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噩梦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盆冷水泼下来,大太太脸上笑意僵滞了几分,什么喜悦和笑容都被乌云遮挡住。

    北鼎侯府昨儿派人来说烧纸钱,结果大家从早等到晚,北鼎侯府没来人,也没派人来说一声,实在是失礼,结亲不成反生怨,大太太心头不爽。

    大太太知道三太太见不得她得意,她脸上僵滞散去,又带了几分笑容道,“北鼎侯府好不容易才得到来王府湖畔祭拜的机会,怎么会不来,至于人家什么时候来,我管不着也不想管。”

    三太太点头笑道,“那大嫂这么高兴是?”

    大太太坐下来,道,“柳太傅府三老爷担任岳麓书院山长了。”

    三太太怔了一下,眸光不着痕迹的从明妧脸上扫过去,意味深长道,“那可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欢喜的自然是大太太,人家脸上就挂着这两个字呢,她帮楚墨枫相中了柳太傅府的姑娘,即将成为姻亲,柳太傅府即将桃李满天下,对楚墨枫来说百利而无一害,而明妧,江大老爷没了岳麓书院山长一职,苏老太爷气病,清雅轩被查封,苏家焦头烂额,她这个外孙女当然会愁眉苦脸一点儿。

    三太太瞥过来的眼神,明妧瞧见了,但并未放在心上,人生的道路难免有坎坷,跃过去就什么都不是,谁能笑到最后才是胜利者,在这之前,那都不算。

    苏家不会一直颓败,大太太也不会一直春风得意。

    长房想和柳太傅府结亲,可惜,有的是人拖她的后腿。

    明妧刚这样想,外面进来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丫鬟道,“大太太,柳太傅府大太太来了。”

    “快请!”

    大太太迫不及待吩咐道。

    因为高兴,在丫鬟出去迎接柳大太太后,她自己也追了出去,她一走,三太太脸上的笑容就湮灭了几分。

    她的脸一沉,半晌都没染一丝笑容,直到柳大太太进来,脸上又带了几分迎客的微笑。

    明妧本来打算闪人的,但现在么,当然是留下来看热闹了。

    才三天没见,柳大太太脸色微白,脚步虚浮,瞧见她这样,老夫人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柳三老爷和柳大老爷是亲兄弟,手足情深,柳三老爷出任岳麓书院山长,她做长嫂的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脸色这么苍白,还有几分愁容?

    不止柳大太太脸色不好,大太太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柳大太太叹息一声道,“我是来退亲的。”

    三太太眼睛睁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的声音带了几分热切,毕竟女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尤其方才大太太那么得意。

    柳大太太坐下来,虚弱道,“前几天,大太太邀我来王府喝茶赏花,并给娉婷定下亲事,从镇南王府回去,我们主仆三人就噩梦不止,我已经三宿没睡好觉了,娉婷身子骨弱胆小,这会儿还高烧不退,我……怕了。”

    外界传言镇南王府大少爷克妻,克死了北鼎侯府大姑娘,又险些克死三姑娘,她以为女儿有福气,谁想到她太高看了自己,楚大少爷是好,若不是怕死,柳大太太也不愿意登门退亲。

    虽然从柳大太太的脸色上能猜到她来是为了退亲,但她真说出口,三太太嘴角不自觉往上勾了勾,怕幸灾乐祸被瞧出来,三太太故作惋惜道,“可惜了,我瞧着枫儿和柳大姑娘是天作之合,谁想到会这样……”

    柳大太太也十分惋惜,和北鼎侯府二太太同款的惋惜,毕竟楚墨枫是真的不错,只道,“大少爷一定会遇到一个福泽深厚的姑娘共度一生。”

    但这个姑娘不会是她的女儿。

    柳大太太从怀里把前两天才收的定亲信物拿出来,用绣帕裹着的,不是怕弄坏了,而是已经坏了,用手拿怕会割破手。

    大太太皱眉道,“这是……”

    柳大太太惋叹,“这玉佩拿回去我就给了娉婷,她夜里做噩梦,不小心把玉佩给摔了。”

    镇南王府大少爷和未来大少奶奶的定亲信物肯定不是一般的贵重,又是同心玉佩,摔了心疼,且不吉利。

    大太太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喜悦,她望着老夫人,老夫人道,“这桩亲事一点转机都没有了?”

    柳大太太没说话,她其实并不想退亲,可她们惜命啊。

    屋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屋子里越安静,屋外传来的脚步声就越清晰,丫鬟进来道,“大太太,北鼎侯府大太太来了。”

    大太太想破口大骂的心都有了。

    三太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呀了一声把大家的眸光吸引住,道,“怎么这么巧,都是做噩梦?”

    柳大太太望着她,“还有谁做噩梦?”

    三太太就是要她问,便道,“北鼎侯府大太太啊,说是姜大姑娘夜夜给她托梦,这不要来我们镇南王府烧纸钱祭拜女儿。”

    柳大太太脸色僵了僵,庆幸自己登门退亲了,别是姜大姑娘阴魂不散缠上了她们才好。

    说话的功夫,北鼎侯府大太太就来了,她的脸色比柳大太太还要难看几分,毕竟柳大太太只是做噩梦,姜大太太不止做噩梦,还思念过世的女儿。

    瞧见柳大太太坐在屋子里,姜大太太脚步一滞,道,“我是不是来的不凑巧?”

    来烧纸钱,不论什么时候来都不凑巧。

    柳大太太便起身道,“府里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

    丫鬟赶紧扶着她离开,大太太忙着招呼姜大太太,没有去送她,三太太就更犯不着了,老夫人让钱妈妈送柳大太太出府。

    姜大太太惭愧自责道,“昨儿听说长房和柳太傅府结亲,怕上门烧纸钱晦气,所以特意往后挪了一天,没想到还是碰上了。”

    三太太眼底泻出一抹讥讽的笑,语气平常道,“姜大太太也不用太惭愧,柳大太太今儿登门是来退亲的。”

    姜大太太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语调拔高三分,“退亲?柳大姑娘怎么了?”

    大太太脸阴了阴,一口银牙险些没咬碎。

    三太太叹息一声,道,“定亲三天,柳大姑娘就做了三天的噩梦,人都消瘦一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