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膈应
    ,精彩小说免费!

    姜大太太这回是真诧异了,她是装病做筏子,给长房不痛快,变着法的逼长房查出她女儿溺亡的真相,柳大姑娘却因为做噩梦退亲,一而再,再而三定亲就出事,莫非真有这么邪门?

    有人陪着她女儿,姜大太太有了些许安慰,但更多的还是心痛,可别人定亲还能躲开,她女儿却搭进去了一条命。

    老夫人似乎不愿意听这些糟心事,摆手道,“先去湖畔祭拜吧。”

    大太太就望着明妧道,“我头晕的厉害,世子妃,你陪着点姜大太太。”

    明妧嘴角一扯,敢情她是怎么也躲不开呢,昨天好不容易避开了,还是推到她身上来了,而且这么公然说自己头晕的,好吧,儿子亲事又黄了,头晕也正常。

    姜大太太也不多说什么,丫鬟扶着她起身,明妧耷拉着脸色领着姜大太太去湖畔祭拜过世的女儿。

    北鼎侯府婆子抬了一箩筐的纸钱来,还有烧纸钱的铜盆。

    丫鬟跪在地上烧纸钱,一边烧一边哭,湖畔杨柳依依,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有些阴凉,喜儿吓的背脊发寒,拉着明妧站到太阳底下。

    姜大太太眼泪模糊双眼,丫鬟也不知道劝了她多少声别太伤心,保重身体。

    那么多纸钱,烧的又慢,半天也才烧了一半,整个花园都是纸钱燃烧的气味,有点儿刺鼻。

    本来烧点纸钱就算了,可既然北鼎侯是打定主意膈应长房,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过去了?

    这不丫鬟笨手笨脚,“不小心”把装纸钱的篓子踢翻,一阵风吹来,纸钱被吹的到处都是……

    明妧在一旁看的嘴角抽搐不止,还得忍着头疼吩咐丫鬟赶紧把纸钱捡起来。

    喜儿赶紧帮忙,虽然她并不想这么做,她追着纸钱跑远,刚抓到纸钱呢,那边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传了来,连耳膜都差点被震碎。

    声音有点儿熟悉,像是……

    明妧快步过去一看,就瞧见琅嬛郡主和她的丫鬟秋露在手忙脚乱的把被风吹过来的纸钱给扒拉开,琅嬛郡主吓的六神无主,毕竟纸钱沾身太过晦气。

    琅嬛郡主站的正好是风口,那边被吹乱的纸钱正好往她身上吹,估计是吓坏了,也不知道往一旁躲,就一直尖叫。

    丫鬟秋露冲喜儿发火道,“怎么招呼的,让纸钱到处乱飞,还不过来帮忙?!”

    喜儿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她算哪根大葱,居然也敢使唤她,她是吃了她家大米饭,还是拿了她家郡主的月钱?!

    非但不帮忙,喜儿把随手捡起来的纸钱也扔了,不过好在秋露顾着琅嬛郡主,没注意到。

    琅嬛郡主气的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她磨牙道,“还不扶我回去!”

    秋露一边扶着她一边道,“郡主,咱们回东王府吧?”

    “少废话!赶紧扶我回去沐浴更衣!”

    北鼎侯府的丫鬟一“失误”,可是忙坏了王府的丫鬟婆子,到处找被风吹散的纸钱,花园重地,太太姑娘们经常来散心,要是瞧见有纸钱,到时候觉得晦气生气,还不知道谁倒霉遭殃,找起来格外的仔细认真。

    这一找,就是半天。

    明妧忽然懂姜大太太昨儿为什么不来烧纸钱了,昨儿没风啊,在没风的情况下,实在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

    这样的手段,明妧看不上眼,但是女儿无缘无故的死在镇南王府却没有一个交代,也不怪她做娘的用这样拙劣的办法膈应大太太和镇南王府,逼王府早点查出杀人真凶。

    明妧陪了差不多两刻钟,那边海棠就过来道,“世子妃,世子爷让你回去。”

    明妧也不想待了,便朝姜大太太福身,然后让丫鬟去告知大太太,至于大太太来不来,那和她无关。

    沉香轩内,明妧打了帘子进屋,楚墨尘斜眼看过来,眸底有淡淡细碎光芒道,“那么晦气的事,大太太都躲着,你就不知道拿我做幌子推掉?”

    烧纸钱而已,也没有多晦气吧。

    明妧走过来,问道,“柳大姑娘被人下药的事,你没和你大哥说?”

    楚墨尘狐疑的瞅了明妧一眼,道,“我和他说了,怎么了?”

    “柳太傅府登门退亲了。”

    楚墨尘眉头皱的没边,明妧还以为楚墨尘忘记了没说,既然说了,那这事就奇怪了,楚墨枫明知道他自己不克妻,是有人故意算计柳大姑娘,在他身上摁一个克妻的恶名,他居然都不上心,也不告诉大太太。

    要是大太太知道,肯定如实告诉柳大太太了,而不会任由柳大太太退掉亲事。

    算了,皇上不急太监急,楚墨枫的亲事他自己都不关心,他们咸吃萝卜淡操心做什么,苏家的事都还管不过来呢。

    明妧坐下来喝茶,楚墨尘继续看书,他似乎挺喜欢看书的。

    外面丫鬟进来道,“世子妃,穆王府萧小少爷来了。”

    明妧眉头一挑,笑道,“快请。”

    丫鬟退出去,没一会儿,萧小少爷就来了,明妧笑道,“萧小少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萧小少爷扔过来三个字,“假客套。”

    哪有坐在罗汉榻上说有失远迎的,好歹也出沉香轩迎接他一下吧,算了,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他不在乎。

    这么不给面子的戳穿,明妧忍俊不禁,道,“来找我有事?”

    萧小少爷朝桌子看了一眼,道,“我是不是来早了点儿?”

    明妧有点懵,来的早还是晚还不是小少爷你说了算,那边楚墨尘问道,“来蹭饭的?”

    萧小少爷拉了一凳子就凑到楚墨尘身边坐下,和楚墨尘道,“听我大哥说你媳妇做的菜特别辣,我来挑战一下。”

    明妧囧了,这种两个大男人说话,她一个女人家不便插嘴的错觉是怎么回事,萧小少爷就是一小屁孩啊,连熊孩子都还算不上。

    偏偏萧小少爷一句你媳妇成功取悦了某世子爷,他道,“你大哥还好吧?”

    萧小少爷点头,笑出几颗雪白的牙齿来道,“还好,就是昨儿夜里辣的胃疼,母妃骂了他一顿,没别的了。”

    明妧,“……”

    有那么辣吗?

    有过一次把人吃进医院的经历,她下手收敛了不少,不至于这么凶残吧,肯定是这些娇生惯养的世家少爷的胃格外脆弱,扛不住火辣辣的摧残。

    看着萧小少爷一脸笑容,明妧道,“我怎么觉得你挺幸灾乐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