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矜持
    ,精彩小说免费!

    萧小少爷昂着头,道,“我绝对相信你是福星,自打遇见你,我的日子好过多了,以前在王府里,我天天挨打挨骂,看大哥挨骂还是头一回呢,风水轮流转,我能不高兴么?”

    明妧哭笑不得,指着楚墨尘打趣他道,“回头等他腿好了,我嫁给你怎么样?”

    楚墨尘脸一黑,这女人乱开什么玩笑!

    萧小少爷看了明妧一眼,若有所思了会儿,才认真道,“那不行,你比我大太多了,要不你嫁给我大哥怎么样?做了我大嫂,你一样可以罩着我。”

    明妧憋笑道,“可我就想嫁给你。”

    萧小少爷脸一红,望着楚墨尘道,“你媳妇可真不矜持,你好好管管她,别打我的主意,我还小。”

    明妧就那么凌乱了,矜持,这真的是一个六七岁小屁孩知道的词吗?

    楚墨尘看过来的眼神,眸底是星星点点的火苗,明妧扶额,开玩笑逗萧小少爷玩没成功,反倒把这厮惹恼了,他还比不上人家萧小少爷开得起玩笑,明妧没有下厨的打算,便吩咐喜儿道,“去拿治胃疼的药来。”

    萧小少爷忙道,“多拿两份,皓哥哥……靖王世子好像也疼的厉害,我还得去右相府看看去。”

    喜儿摇头,世子妃造孽啊,画幅画败坏了靖王世子的名声,做几个菜又连累人家的**,身心都遭到了重创啊。

    喜儿很快就从后院取了药来,萧小少爷接了道,“我卖钱,就不跟你分了。”

    明妧哭笑不得,“你还收钱?”

    萧小少爷眉头扭着,“为什么不收钱,大人不是常说亲兄弟明算账吗?”

    真的,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

    萧小少爷喜滋滋的把药瓶子装好,道,“那我先走了。”

    明妧让喜儿送他出府,这边刚走几步,外面海棠进来道,“世子妃,清宜郡主来了。”

    这两姐弟倒是凑到一起了,萧小少爷本来还高兴的脸臭了几分,人小鬼大,不喜欢做事被人盯着,这也不让那也不许。

    见了清宜郡主,明妧就知道她为什么来,萧小少爷说来尝尝明妧的手艺,眼看着穆王世子还胃疼呢,萧小少爷那么点大,就更扛不住了,他要缠着明妧要吃辣的,明妧又不好不给,所以赶紧让清宜郡主追过来阻拦。

    萧小少爷虎着张脸道,“我是开玩笑的,我又没有那么想不开。”

    清宜郡主抬手拍了萧小少爷脑门一下,“你才多大,乱开玩笑吓唬人!”

    萧小少爷鼓着脸,道,“粗鲁!小心嫁不出去!”

    清宜郡主抬手要再打一下,结果萧小少爷躲明妧身后娶了,还补了一句,“铁定嫁不出去!”

    清宜郡主气的脸涨红,回去一定让娘揍他几下,萧小少爷扔下一句,“我去右相府了,你别跟来。”

    萧小少爷越这么说,清宜郡主还非跟去不可,她对明妧道,“我改日再来看你。”

    明妧点点头,清宜郡主就追着萧小少爷走了,一个跑一个追。

    明妧笑看着他们姐弟走远,然后才转身回屋。

    只是刚走到珠帘处,就收到一记闪着星火的眸子,明妧手都碰到珠帘了,默默转了身。

    楚墨尘见了更是火大,“站住!”

    明妧脚步停下,回头望去,道,“相公是在和我说话?”

    和他装傻,这屋子里就她和丫鬟,他不是叫她,难道是叫丫鬟吗?

    楚墨尘推着轮椅过来,道,“你打穆王世子的主意就算了,萧小少爷那么小,你就打他的主意,你良心不痛吗?”

    明妧两眼一翻,把笑话当真话听,你良心不痛吗?

    故意找茬,姑奶奶气不死你,明妧眸带微笑道,“相公这话的意思是我能打穆王世子的主意了?”

    她干净澄澈的眸子闪着璀璨光芒,比盛夏的星空还要美,却是把楚墨尘气的倒仰,脸都黑成一幅山水画了,他磨牙道,“你说什么?”

    明妧眨巴着修长的睫毛,不介意再重复一遍,“相公要是不介意,那我可就真打穆王世子的主意了。”

    “你要打谁的主意?”楚墨尘再问,脸却是又黑了三分。

    “……穆王世子。”

    “谁?”楚墨尘的脸黑成了百年老锅底。

    都回答他三遍了,还想听几遍呢,明妧磨牙道,“打你的主意!相公你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连轮椅都玩的这么溜,我不打你的主意,我打谁的主意?”

    楚墨尘脸上暴雨转晴,“有眼光。”

    明妧一口老血没差点喷出来,这死不要脸的,明妧用眼底的冰刀戳他,坐下来喝茶。

    楚墨尘却是心情很好的把书拿起来,然而明妧只用了三个字,就让他脸再一次黑的光油。

    “小尘儿,”明妧唤道。

    那九曲十八湾的音调,听得喜儿心都颤抖了下,鸡皮疙瘩都爬了两胳膊。

    把鸡皮疙瘩抖掉,喜儿默默后退几步,自家世子妃在变着花样的找揍啊,她还是离远点儿比较好,免得遭池鱼之祸。

    只是刚后退,珠帘外一声音传来,“小尘儿?”

    熟悉而温和的声音,明妧撇头就看到了王妃,她忙起身迎接,王妃打了帘子进来,笑道,“在聊什么呢。”

    王妃都没喊过小尘儿,明妧喊就更不合适了。

    怎么王妃来都没听到鸟叫声,还是她顾着和楚墨尘斗嘴没听见?

    楚墨尘淡淡道,“母妃,世子妃在笑我呢,说生了儿子叫辰儿,音同字不同,叫一声,有两个人应她。”

    明妧脸微微一红,飞快的瞪了楚墨尘一眼,这都是什么解释啊。

    偏偏楚墨尘的解释,王妃挺满意的,笑道,“看来母妃过不多久能抱小孙儿了。”

    明妧本就红的脸又红了三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她虽然不算争强好胜,但今天好像一直倒霉,就没占过上风。

    楚墨尘耳根也带了点红,望着王妃道,“母妃来是有事?”

    王妃嗔了他一眼,“没事,母妃就不能来看你了?”

    楚墨尘哑然,明妧则给王妃倒茶。

    明妧想楚墨尘借口腿疼没出门,两天没去给王妃请安了,王妃想儿子过来看看无可厚非,但这一回,王妃来还真不是随便瞧瞧,她是来送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