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可怕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日,明媚的阳光从微开的窗柩中射进来,一室温暖。

    明妧站在床前,双臂微张,任由雪雁伺候她更衣,衣裳都快穿好了,也不见喜儿,明妧便问道,“喜儿呢?”

    雪雁一边整理裙摆,一边回道,“方才喜儿和我一起进屋,临进门被一个小丫鬟拉了过去,也不知道说什么,半天都没进来。”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喜儿的脚步声,有些急切。

    明妧望过去,就见喜儿打了珠帘进来,脸色微白,一副受惊不轻的模样,明妧见了就道,“出什么事了?”

    喜儿搓着胳膊,打着寒颤道,“以后不能去王府花园玩了。”

    明妧眉头一皱,一个疑问冒出来,“花园死人了?”

    喜儿摇头,再摇头,“比死人可怕多了……”

    凑近几步,喜儿巴拉巴拉倒豆子,明妧才知道喜儿为什么这么害怕,明妧不怕死人,但喜儿禀告的事,她眉头拧成了麻花。

    前几日,北鼎侯府姜大太太来湖畔祭拜女儿,纸钱洒了一地,本来王府就忌讳的很,出了负责清扫花园的丫鬟婆子没人愿意往花园跑。

    今儿一早起来,丫鬟婆子和往常一样扫落叶,虽然没有主子去花园闲逛,游山赏花打发时间,但丫鬟偷懒,分内的活不干是要挨打扣月钱的,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丫鬟婆子们睡眼惺忪,哈欠连天,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落叶,远处吹来一片纸钱,吓的丫鬟赶紧捡起来。

    之前北鼎侯府的纸钱散开,吓的琅嬛郡主直尖叫,大太太来了后,当着北鼎侯府姜大太太的面让她们把纸钱收拾干净,谁要是落下一片纸钱冲撞了人,杖责三十大板,直接卖了。

    丫鬟赶紧把纸钱捡起来,可是捡完一片,又吹来两片,三片……

    丫鬟婆子觉得不大对劲,往前一看,被眼前一幕吓的直尖叫。

    遍地的纸钱,风吹的整个花园都是,本就吓出一身的冷汗,再加上清晨的风微凉,只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一股寒气从脚底心钻进骨头里,然后从皮肤往外散开。

    胆小的丫鬟当场吓晕,胆大的婆子也吓的走不动道,冷汗涔涔。

    喜儿颤抖着声音说完,雪雁也觉得身子凉了一半,声音打着冷颤儿,道,“不,不会真是闹鬼吧?”

    明妧嗤笑一声道,“这世上哪来的鬼?”

    喜儿和雪雁都望着明妧道,“没鬼吗,府里的婆子都说是姜大姑娘死不瞑目……”

    明妧手一抬,一人赏了一记爆栗,道,“要真是姜大姑娘,她难道不知道是谁推她进湖里,导致她溺亡的,直接报仇雪恨不就行了吗,至于撒纸钱吓唬人吗,不过是小人作祟罢了。”

    这个小人,头一个有嫌疑的就是北鼎侯府,但细细一琢磨,又觉得不大可能。

    要是北鼎侯府早有打算这么做,当日在湖畔就不会让纸钱乱飞了,直接暗搓搓来这么一招效果更好,而且楚墨尘说王府守卫严明,那么多的纸钱,想不动声色的带进镇南王府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何况还是内院花园。

    一定是王府里的人捣鬼的。

    可是谁会这么做呢?明妧眉头微敛,陷入沉思。

    大太太肯定不会这么做,她不会没事膈应自己,楚墨枫娶不到媳妇,她最着急,王爷和王妃就更不会吃饱了撑着把王府置于风口浪尖上被人非议,毕竟将来长房和三房是要分家的,王爷和王妃会在王府待一辈子。

    排除了长房和二房,那就只剩下三房了。

    大太太和三太太明面上看起来还算和睦,但既然是妯娌,少不了矛盾的,三太太暗搓搓给大太太添点儿堵,倒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要真是三太太做的,倒是排除了三房害死姜大姑娘的嫌疑,毕竟没有凶手会傻到变着法子逼别人查出真相来。

    当然了,这只是明妧的猜测,她一门心思拿钱闪人,镇南王府的事和她没多大关系,要真危害到镇南王府,楚墨尘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就他睚眦必报又腹黑的性子,明妧相信王府其他人从他手里讨不了什么便宜。

    陪楚墨尘吃了早饭后,明妧就带着喜儿去长晖院请安,一路上,丫鬟婆子都在交头接耳,议论花园的事。

    进了长晖院,整个院子都写着三个字: 不对劲。

    平常清扫落叶的丫鬟婆子都歇了手,望着正堂,低声私语。

    明妧要进去请安,被老夫人的丫鬟怜春上前阻拦道,“世子妃留步,老夫人有令,这会儿谁也不见。”

    一院子的丫鬟婆子,连平常在屋子里伺候的大丫鬟都轰出来了,不让她进屋也很正常。

    明妧轻点了点头,打算转身先走,那边大太太过来了,也被拦下。

    这回,明妧就诧异了,她以为大太太在正堂内,没想到非但不在,而且老夫人也不许她进屋,这事还真耐人寻味了。

    大太太原本就阴着脸,因为花园到处飘散的纸钱不快,巴巴的来请安,还不许她进屋,大太太就不乐意了,“谁在屋子里?”

    怜春如实回道,“三老爷和三太太。”

    果然是亲生的儿子媳妇,不是她能比的,大太太自嘲一笑,但也没有怎么样,她还没有傻到觉得大老爷和三老爷能相提并论,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又怎么能和自己亲生的比?

    可她比不过三太太就算了,比不过三房一小姨娘,大太太就火大了。

    就在大太太转身要走的时候,陶姨娘抱着孩子过来,怜春先后拦下了明妧和大太太,却放陶姨娘进了屋。

    大太太当时脸就绿了,阴阳怪气道,“我长房太太和堂堂世子妃加起来竟还不如一三房姨娘了。”

    明妧站在一旁,心道不要算上她,她就是来打酱油的。

    怜春没法接话,她只做自己分内的事。

    要是平常,大太太会很冷静,但是这会儿,她正在气头上,谁都爬到她头上作威作福了,她迈步上台阶,怜春张臂阻拦,大太太冷眼一扫,怜春就把胳膊收了回来。

    就是老夫人,也不能把世子妃和大太太晾在一旁,先见一姨娘的道理。

    大太太进了屋,明妧犹豫了一瞬,也跟着进去了,怜春没有阻拦大太太,更不会傻到放了大太太进去,唯独拦下她。

    明妧后脚进屋,就听到大太太惊讶声传来,“三弟,你这脸是谁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