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七寸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往前一看,便瞧见三老爷一张脸黑的发光,左边脸上的划痕不止长,而且流血结痂了,敢挠三老爷的,除了三太太没别人了,再加上陶姨娘抱着孩子进屋,明妧心下就明白三分了。

    三老爷一言不发,抬脚就走。

    屋内,三太太在抽泣,哭的很是伤心,而且她右手用帕子包裹着,看不见她涂着丹寇修剪齐整的指甲,那么长的指甲挠三老爷,应该是两败俱伤了。

    陶姨娘跪在地上,她抱着的孩子一直叫,“祖母抱抱。”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脸色阴沉的可怕,吓的那孩子哇的一声哭起来。

    明妧望着老夫人,在孩子哭的时候,老夫人的脸色明显软了点,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孙儿,不是装样子的,贵为镇南王府老夫人,她也没有必要装样子。

    老夫人抬起握着佛珠的手,道,“把宝儿抱下去。”

    屋子里没丫鬟,除了心腹钱妈妈,老夫人一发话,钱妈妈就过来抱小少爷。

    陶姨娘把孩子抱在怀里,抱的紧紧的,钱妈妈怕伤着小少爷也不敢硬抢,只回头望着老夫人,一脸为难。

    老夫人脸阴沉如霜,声音冰冷,“如此防备,是怕我伤了宝儿吗?!”

    陶姨娘连说不敢,却是把宝儿抱的更紧了,她道,“我知道老夫人疼宝儿,可王府容不下我们母子,求老夫人发发慈悲,让我和宝儿离开,王府虽然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但不是我和宝儿该待的地方,老夫人您就当我和宝儿从没有来过吧。”

    陶姨娘苦苦哀求,精致的脸上一抹泪痕,如雨打海棠,我见犹怜。

    果然不是个软角色啊。

    她带着孩子来王府找三老爷,三太太气回娘家,三老爷把她接回来,肯定许下不碰陶姨娘的承诺,可他不碰陶姨娘,却没法不见自己的儿子,陶姨娘趁机给他下点儿催情药易如反掌。

    三太太本就防备着陶姨娘,三老爷和她春风一度,瞒不过三太太的眼,承诺于她,又做不到,气头上势必会吵起来,挠的三老爷没脸出去见人。

    陶姨娘用自己的卑微和温声软语衬托的三太太咄咄相逼,男人都喜欢温柔小意的女人,三老爷只是宠自己的妾室,三太太这么大吵大闹,还抓花他的脸,让他颜面尽失,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她这么做,无疑是把三老爷往陶姨娘身边推。

    陶姨娘伏小做低,拐着弯向老夫人哭诉三太太容不下他们母子,三太太更是火大,冷笑道,“你当我镇南王府是什么地方,容得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陶姨娘脸色苍白,抽泣道,“我只是带宝儿来京都寻庇佑,王府要扣下我们母子吗?”

    大太太正端茶喝呢,闻言,多看了陶姨娘一眼,眸底一抹光芒微闪。

    好一个陶姨娘,好一张伶牙俐齿。

    人家可是打着亡夫病逝前叮嘱他们来京都找三老爷代为照顾的幌子来的,当时王府外不少人都看着呢,人家是自由之身,来去自如,王府就是权势再大,也不能把人扣下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一旦捅大了,三老爷在边关胡来,一定会遭到御史弹劾,这是掐着三老爷的七寸呢。

    她一条贱命,如何跟三老爷的前途相提并论,三太太是忍也得忍,不忍也得忍。

    不过陶姨娘会拿捏分寸,她拿捏三太太,但是她不敢得罪老夫人,她哭道,“我们孤儿寡母,是无处可去才来京的,我是三老爷的人,离开王府,我会找个庵堂,青灯古佛,一生茹素,替老夫人和三老爷祈福。”

    这么明显的讨好老夫人,再加上这些天老夫人对宝儿的疼爱,三太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要一辈子替老爷祈福,我成全你!”

    陶姨娘抹掉眼泪,柔弱中带了一点倔强,更叫人怜惜。

    看着她的柔弱,再见三太太剑拔弩张,老夫人心生不喜,她答应过她的事,就不会食言,半年时间都忍不了吗,竟还敢抓花三老爷的脸,叫他如何出去见人。

    有些事,老夫人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关系到三老爷的名声,老夫人就不会忍了,拍桌子道,“胡闹!”

    这一拍,陶姨娘刚把宝儿哄歇,又吓哭了。

    钱妈妈过来抱宝儿,这一回,钱妈妈直接抢了,陶姨娘挣扎了几下,钱妈妈就把宝儿抱在了怀里。

    陶姨娘伏在地上,疼的脸色刷白,这一下,着实吓坏了钱妈妈,她道,“我没用力。”

    老夫人眉头拧着道,“这是怎么了?”

    陶姨娘摸着肚子,忍了会儿才道,“这两日,我身子不大方便……”

    大太太倒抽一口气道,“身子不方便,怎么还能……这也太不吉利了。”

    陶姨娘脸涨红,却更凄凉道,“我,我和老爷并没有……他只是逗宝儿累了,在我床上歇了会儿……”

    只是躺一会儿,就闹出这么多事来,就是借她几颗虎胆,她也不敢和三老爷怎么样了。

    老夫人见她不像是在撒谎,又见三太太脸色阴郁,却没再说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发生什么,就挠的一脸爪痕了,这要真有点什么,只怕一条小命都要葬送在她手里!

    老夫人冷道,“还不退下!禁足一个月,给我好好反省!”

    这话是老夫人罚三太太的,但陶姨娘认定是罚她的,乖乖领罚,忍着腹疼,转身离开。

    气了三太太一通,又给她送上一台阶,岂止是软角色啊,这事估计还没完。

    明妧站在一旁,琢磨陶姨娘接下来的后招是什么,结果陶姨娘走到屏风处,又回头望向她道,“之前世子妃的马车撞到宝儿,许诺我有事尽管开口……”

    陶姨娘一开口,那边三太太的冷眼就射了过来,仿佛在说她要敢帮陶姨娘,绝对和她没完,帮她拉得一手的好仇恨啊,明妧报之一笑,道,“陶姨娘有什么事尽管开口,你初来乍到,不知三婶的贤惠,能帮都会帮你,无需用到我。”

    无声无息,笑容浅淡的回了三太太一巴掌。

    三太太脸都绿了。

    就凭着三老爷脸上的爪印,她就和贤惠两个字不沾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