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贤惠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她不会出言反驳,陶姨娘也不会,但陶姨娘开口,又在明妧的基础上又补了一巴掌,陶姨娘弱声道,“方才来的路上,我听丫鬟说世子妃手里有最好的祛伤疤的药,能不能给我一点儿?”

    这药显然是替三老爷讨的,嫡妻不顾三老爷的面子,抓花他的脸,做妾室的却还心心念念的记在心上,这是狠狠的踩了三太太一脚啊,还是当着三老爷的面踩的。

    明妧还没答应,那边三老爷从屏风处走过来道,“你身子不适,就回去歇着吧。”

    陶姨娘祈求的看了明妧一眼,明妧只好道,“我一会儿问问相公。”

    三太太就问道,“找到江湖郎中了?”

    明妧摇头,“还没有,不过江湖郎中离开时,把药箱子落下了,里面就有一瓶子祛伤疤的药,三婶要买吗?”

    三老爷脸上的伤并不严重,只是几天没法出门见人而已,毕竟长眼睛的都能瞧出来,那是被女人的指甲挠伤的,只需一点点药膏就可以了,随便挑一点,神不知鬼不觉,可明妧就当着三老爷的面问三太太买不买。

    瞧瞧,做妾室的都这么贤惠了,你这个做嫡妻的把钱看的比三老爷的面子更重要,怎么也说不过去,而且,这件事目前看来是三太太不对,她应该尽力弥补。

    三太太舍不得一万两,但是现在挽回三老爷的心更重要,她咬牙道,“我买了!”

    她话音一落,那边老夫人就道,“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我已经让人去沐家找嫣儿拿药膏了。”

    三太太松了一口气,毕竟一万两不是笔小数目,掏起来肉疼。

    喜儿嘴微撅,她还以为世子妃又能挣一万两呢,结果银票就这么飞了……

    陶姨娘走后,三老爷也不愿多待,三太太想和他说两句软话,结果三老爷就留给她一后脑勺。

    三太太气的直扭帕子,大太太就道,“三弟妹性子太急了点儿,事情都还没弄清楚,就把三老爷的脸抓成那样,实在是太冲动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三太太阴阳怪气道,“大嫂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情是还没发生在大嫂身上,真到那一天,我看大嫂未必脾气会比我好。”

    语气到最后,都重了三分,砸在大太太的心头上有些沉甸甸的。

    她眉头微拧,是她的错觉吗,为何会觉得她话里有话,仿佛她也会有这么一天似的?

    这事,不止三太太不快,老夫人也不虞道,“都给我消停一点儿!”

    顿时,大太太和三太太都不说话了。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看完了热闹,不愿意再多待的明妧适时上前请安,老夫人问道,“尘儿腿还在疼?”

    明妧回道,“断断续续,时好时坏,勉强还能忍。”

    “怎么没请太医?”老夫人语带担忧,但眸带皆是怀疑。

    明妧只道,“母妃给相公请了太医,吃了药没有效果,就没再请了,只等成国公找到江湖郎中,再继续帮相公医治。”

    大太太就道,“王府都找不到人,能指望成国公府吗?”

    明妧没接话,福了福身,就退下了。

    这边明妧出了长晖院,那边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丫鬟火急火燎的跑过来,脚步急切,还撞到了喜儿,喜儿揉着被撞疼的胳膊,小声嘟骂了一句,“跑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呢。”

    不止丫鬟急,就连三太太都急的很,喜儿走了会儿回头,就瞧见三太太三步并两步的往南院走,像是出了什么事的样子。

    再说明妧回了沉香轩,没在内屋,也没有在书房瞧见楚墨尘,便问道,“爷人呢?”

    雪雁便回道,“世子爷见世子妃请安迟迟未回,暗卫又禀告去成国公府打砸抢的事,世子爷觉得无聊,就一起去了。”

    明妧眼珠子睁圆了两分,一屁股坐下来喝茶。

    雪雁见了以为明妧是担心楚墨尘,正要宽慰一句,就听明妧恼道,“太过分了,都不带我一起去!”

    雪雁,“……”

    默默的,雪雁转身干活去了。

    一盏茶喝了两口,明妧就放下了,道,“准备马车,我要去苏家。”

    喜儿知道明妧担心苏老太爷,赶紧差丫鬟去前院传话,准备马车。

    明妧换了身衣裳,又去后院药房拿了点药,然后便带着喜儿出门。

    刚走到二门,就瞧见了三太太,三太太罩着面纱,双眸微红,脚步深浅不一,快而凌乱,丫鬟小跑着才追上,一边劝她别气坏了身子。

    看着三太太走远,明妧嘟嚷一句,“这是又出什么事了?”

    明妧只是随口一问,喜儿就道,“奴婢去打听下。”

    明妧刚要说算了,去苏家要紧,结果一转头,喜儿已经跑远了……

    明妧只好放缓脚步等她,不得不说喜儿打听消息的速度之快,没一会儿,她就跑回来了,气喘吁吁的把打听来的消息告知明妧。

    先前南院丫鬟火急火燎的进长晖院,三太太又火急火燎的离开,是直接去了陶姨娘的院子,陶姨娘捂着肚子离开,半道上她的丫鬟接她,陶姨娘问她那药可藏好了,万不能被三太太发现了,否则她绝没有好果子吃。

    丫鬟说藏好了,陶姨娘不放心,道,“还是在后院找个地方埋了吧,老爷对我有情,以后也用不着催情药了。”

    这几句话正好被偷偷尾随的三太太的眼线听了个正着,急于立功,丫鬟就赶紧告诉了三太太的心腹丫鬟。

    三太太本来就憋着火呢,正好抓陶姨娘个现行,看三老爷还怎么怪她。

    她气势汹汹的去抓陶姨娘的麻烦,陶姨娘和丫鬟自然是百般阻拦,三老爷闻讯赶来,先呵斥了三太太一通。

    陶姨娘越是不让,就越表明有猫腻,三太太就越是执意,让丫鬟把坑挖开,把陶姨娘让丫鬟埋的东西挖出来。

    可是埋的锦盒里,不是什么催情药,是一只碧玉簪。

    三太太气的把簪子扔在地上,当场碎成了好几瓣,偏巧,那碧玉簪是三老爷送给陶姨娘的,算是定情信物。

    陶姨娘哭着把碧玉簪捡起来,又不小心划破了手,哭的是梨花带雨,铁石心肠的人瞧见了也软绵绵的,何况是怜惜她的三老爷,两年前送的一只玉簪,陶姨娘还留着,又在这时候埋葬,这不是埋碧玉簪,分明是埋葬对他的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