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贴心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笑道,“正因为不知道,表少爷还出手相助,就更显得难能可贵。”

    齐大少爷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么说,他还有挖墙脚的机会了?

    王妃不想让齐大少爷和楚墨尘多待,免得一言不合吵起来,就道,“陪姑母说说话。”

    齐大少爷和王妃走在前头,楚墨尘臭着张脸望着明妧,眼底是细碎光芒,“没想到你也会溜须拍马。”

    说话可真不好听,明妧抱着拐杖道,“你这表弟是真不错,仗义相救,送你的礼物也贴心,要不了几天就能用到了,多好。”

    喜儿站在身后,差点喷血。

    世子妃,你不要一生气就故意气世子爷啊,你说话容易把人气出内伤来。

    楚墨尘脸都紫了,尤其明妧故意摸着拐杖,夸质感好,气的楚墨尘头冒青烟,“拿去当柴火烧了!”

    明妧抱着拐杖,喜儿肯定不敢上前拿的,只听明妧道,“当柴火烧了多可惜,王爷都不赞同你太浪费,就算要烧,也得等你用不着的时候再烧。”

    字字句句,大有不把楚墨尘气死不罢休的架势。

    喜儿上前提醒道,“王妃走远了。”

    这是要明妧和楚墨尘追上,楚墨尘没好气道,“蓬头垢面,没得叫人瞧了笑话,回去更衣。”

    明妧轻耸肩,抱着拐杖往前,喜儿只好推着轮椅跟上。

    她一身抖不干净的豆腐渣味道,熏的楚墨尘额头一颤一颤的,偏赵成忙去了,不让喜儿推他,他就只能自己推轮椅了,他忍。

    这边明妧和楚墨尘回了沉香轩,那边齐大少爷的护卫救了三太太的事就传了回来。

    为了向齐大少爷表达感谢,老夫人把他请到长晖院说话。

    这事传到明妧耳朵里的时候,她嘴角都快抽筋了,她以为自己够倒霉的了,但和三太太一比,实在不值得一提,人家不仅落了水,还把罪魁祸首当救命恩人对待啊。

    偏偏某个表少爷还没有罪魁祸首的惭愧,面对老夫人的感谢,他坦然道,“举手之劳而已,护卫也没少跟我来镇南王府蹭吃蹭喝,眼见王府的马车出事,怎么能袖手旁观?”

    这些话传到楚墨尘耳朵里,他把手中茶盏重重的放在桌子上,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脸皮可真厚!”

    明妧在一旁补了一句,“有句话,不知道相公听过没有?”

    楚墨尘斜眼过来,直觉告诉他不会是什么好话,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便问道,“什么话?”

    明妧摇头晃脑道,“有其表兄必有其表弟。”

    楚墨尘只觉得手心痒痒,想掐明妧的脖子,“你就非要袒护他吗?!”

    明妧眼神无辜,她哪里袒护了,她说的都是大实话好不好,齐大少爷的性子和他至少有七成相似,长眼睛的都能感觉的出来。

    但听丫鬟传话,老夫人似乎特别喜欢齐大少爷?

    按理两人性子这么相似,没道理老夫人喜欢齐大少爷不喜欢楚墨尘啊,明妧把疑惑问出来。

    楚墨尘深深的看了明妧一眼,道,“你这脑袋瓜时灵时不灵。”

    明妧眼睛轻眨了几下,就懂楚墨尘话中深意了,老夫人不是喜欢齐大少爷,只是凡和他楚墨尘作对的,老夫人都格外宽厚。

    齐大少爷和楚墨尘一个作对,却取悦了镇南王府更多的人。

    两人在屋子里闲聊,更多的时候还是拌嘴,周妈妈打了珠帘进屋,道,“世子妃,三太太落水受惊,按礼你该去探望一番。”

    马车发狂,她也受惊了好不好。

    明妧郁闷的想,但是她实在没有一点受惊吓的样子,现在装也来不及了,便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吃了午饭就去探望她。”

    既然是探望,就不能空着手去,周妈妈转身下去准备,转身几步后,又回头道,“方才齐表少爷派人来传话,说是一会儿来陪世子爷用午饭。”

    陪他吃饭?

    楚墨尘臭着张俊脸,真来了,他还吃的下饭吗,气都气饱了。

    不管楚墨尘愿意还是不愿意,齐大少爷这个深受王妃疼爱的侄儿以及三太太救命恩人的主子都掐着饭点来了。

    楚墨尘不想陪他吃饭,更不想他陪着吃饭,故意让厨房提前了两刻钟把饭菜端上来,可人家时间就是掐的准准的,饭菜刚端上桌,齐大少爷就到了。

    嗅着饭菜飘香,仿佛八百年没吃过饭似的嘴馋道,“真香。”

    都不用人请,齐大少爷直接就坐下了,然后明妧就见识到什么叫抬杠了。

    两人吃个饭都不安生啊,一双象牙筷你来我往,一根鸡腿你争我夺,看的人眼花缭乱,恨不得拿扫把将两人撵出去。

    至于最后那鸡腿谁吃了……

    喂了明妧的裙摆。

    仿佛不愿意明妧待在屋内似的,楚墨尘手一动,那根鸡腿就朝明妧飞了过来,她躲避不及,鸡腿砸她裙摆上,吧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气的明妧恨不得把鸡腿捡起来,扔他们两脸上去。

    齐大少爷道,“把卫姑娘的裙裳弄脏了,待会儿我陪你上街买几套新的。”

    这人才救过她,她忍。

    可是明妧忍的了,某男可忍不了,磨牙道,“她是你表嫂!”

    齐大少爷属于那种欠揍型的,最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只道,“现在是表嫂,我知道,但十一个月以后可就是表妹了。”

    喜儿和雪雁互望一眼,眸底流露一抹同情。

    世子爷真惨,最不乐意听的就是世子妃喊他大哥,世子妃一个就能气的他炸毛了,现在又多了一个比世子妃性子还要恶劣七分的,左右夹击,世子爷怎么招架的住啊。

    楚墨尘游走在愤怒的边缘,那喷火的眸子仿佛随时会揍人。

    齐大少爷不惧他,从小斗到大的,他要是怕他,就不来捋他倒毛了,不过他觉得半年没见表哥,表哥性子温和了不少,要是以前早过来揍他了,他可能是托了轮椅的洪福,嗯,还是坐轮椅的表哥比较招人喜欢。

    外面,曲妈妈走进来,齐大少爷和楚墨尘互望一眼,把脸上的神情收了收,继续吃饭,乖的不得了,和先前打斗的简直判若两人。

    明妧当场凌乱,这简直就是两没长大的孩子,要大人看着才能安分的乖乖的把饭吃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