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失望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夫人让陶姨娘去佛堂诵经祈福,三老爷就算再舍不得陶姨娘,也不敢在佛堂胡来。

    杨大太太望着三太太,让她见好就收,男人不能逼的太紧,要张弛有度。

    至于陶姨娘,一个无权无势无靠山的妾而已,以为三老爷护着她就能翻天了,要她的命易如反掌,就算三老爷知道是三太太杀的陶姨娘,他还能把三太太怎么着不成?

    见杨大太太把这事看的很轻,仿佛不值一提般,三太太心底说不出的苦,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这一下,着实把杨大太太吓着了,她可极少瞧见三太太哭,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她一哭,三老爷心也跟着疼了起来,进屋道,“我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

    沉香轩内,明妧在做绣活,自打被楚墨尘笑话后,她还和绣绷子较上劲了,她连银针都能玩的那么溜,不信会拿小小绣花针没辄,她一定要学会做针线,但是给谁做衣裳也不会给那混蛋做,活活气死他。

    正学的专心,外面海棠站在珠帘外道,“世子妃,夫人和表姑娘来看你了。”

    明妧还没反应过来,喜儿先笑道,“奴婢就说杨家都来人探望三太太了,夫人肯定会来。”虽然世子妃不需要探望。

    不过苏氏来,明妧还是很高兴的,她把绣绷子放下,起身去迎接。

    出了沉香轩,往前没走一会儿,就瞧见苏氏走过来,她身侧跟着谢婉华,明妧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是谢婉华陪苏氏来,卫明蕙呢?

    明妧脸上挂着笑迎上去,福身给苏氏请安,苏氏上下打量她,道,“又坐马车出事了?”

    一个又字……

    实在是扎心的很啊,她能不能不点头?

    “娘,我没事,”明妧摇头,圆润耳垂上东珠晃出明媚的光晕来。

    谢婉华就道,“表姐福大命大,断不会有事的。”

    虽然苏氏也知道明妧没事,但总不大放心,镇南王府事太多了,她现在都怕明妧的陪嫁丫鬟回定北侯府禀告,唯恐是明妧又出什么意外了。

    虽然她能逢凶化吉,但遇难呈祥哪有顺风顺水强,她始终不信,一个人能永远遇到意外而能全身而退。

    明妧朝谢婉华一笑,又问苏氏道,“是不是明蕙定亲了,娘不许她出门,就让婉华表妹陪你一起来?”

    苏氏嗔了明妧一眼,道,“明蕙去探望你外祖父了。”

    明妧惋惜,“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半道回头,外祖父身子可好转了些?”

    苏氏知道明妧是在苏家附近出事的,外祖父病倒,她怎么会不去探望,但是这会儿,苏氏道,“你外祖父的病没有大碍,修养些日子就好了,你还是安生的待在镇南王府里,不要到处乱跑,就算出门,也别坐马车了,坐软轿吧。”

    苏氏对马车都有阴影了,亏得明妧这个当事人还跟没事人一般,心大的苏氏都不知道她是随了谁。

    路上不是说话之地,明妧领着她们进沉香轩。

    楚墨尘很恭敬的给岳母大人请安刷好感,刷完好感,还贴心的不打扰她们说话,去书房看书。

    看书就看书吧,还特地跟明妧说一声,生怕苏氏不知道他勤奋好学一般。

    明妧恨不得补一句,你丫的去看春、宫、图还到处打招呼,怎么着还想大家去观摩你看的多仔细不成?

    明妧那眼神,看的楚墨尘差点当场喷血,他不就看了一次被她逮住吗,至于揪着不放么,那还不是父王和母妃坑他的。

    楚墨尘保持微笑转身,一转身,脸色是要多臭有多臭,不过很快嘴角又勾了起来,苏氏夸赞他用功并让明妧多跟他学学。

    明妧暗翻一白眼,道,“娘,咱们进屋说话。”

    喜儿屁颠屁颠的上了碧螺春,谢婉华忍不住问道,“听说王府花园闹鬼,表姐,是真的吗?”

    明妧知道谢婉华倾慕楚墨枫,但大太太连北鼎侯府二房嫡女都没看上眼,应该不会满意谢婉华的家世,她想嫁给楚墨枫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她不反对她朝着这方向努力,再加上苏氏也望着她,对于鬼神,虽然苏氏不怎么信,但总会怀着一颗敬畏之心。

    听到这事的时候,苏氏后悔把明妧嫁给楚墨尘冲喜,怕她会出意外。

    明妧摇头道,“娘,鬼怪之说,不过是人传出来的,哪能真信?”

    谢婉华大松一口气,“这么说镇南王府花园纸钱满天飞是人为的了?不是说王府守卫严明么,在镇南王眼皮子底下也有人敢这么败坏王府名声?”

    苏氏望着明妧,明妧轻颔首,道,“是为了查案,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回头会澄清的。”

    这话也是告诉苏氏和谢婉华,暂时不能往外传,以免坏王府好事。

    只要不是真的闹鬼,苏氏就放心了,谢婉华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也松了几分,要真闹鬼,她可不敢再来借明妧近水楼台。

    正聊着呢,外面海棠进来道,“世子妃,老夫人让您和世子爷去长晖院一趟。”

    老夫人找她和楚墨尘是意料之中的事,明妧并不奇怪,只道,“爷怎么说?”

    海棠就道,“爷说半个时辰后再去。”

    这是给她和苏氏半个时辰说话,时间足足的,苏氏很满意女婿的善解人意,但是半个时候后她再回定北侯府太晚了,再者让老夫人等她们小辈不礼貌,苏氏就道,“你没事,娘就放心了,娘就先回府了。”

    谢婉华有些舍不得走,来一趟不容易啊。

    但她和苏氏一起来的,总不能让苏氏独自先走。

    她起身陪苏氏离开,只是绣帕悄悄掉下,喜儿眼尖瞧见了要喊她,被明妧拦下,明妧朝她摇头。

    喜儿眼睛眨巴眨巴,表姑娘的绣帕掉了,世子妃为什么不让她说啊?

    眼珠子咕噜一转,喜儿就懂了,表姑娘是故意的!

    明妧起身相送,苏氏只让她送到沉香轩门口,让雪雁送她们出府。

    明妧回了屋,喜儿手里拿着绣帕道,“世子妃,这绣帕怎么办?”

    “收好,等她过几日来取。”

    丢下一句,明妧转身去了书房。

    楚墨尘在看书,专注而认真,为了表示他的专注,明妧进屋,走到他跟前,他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明妧凑上去瞄一眼,楚墨尘扫了她一眼,“没瞧见想看的,是不是大失所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