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护短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脸不红气不喘道,“所以,相公是故意装样子给我看的?”

    “什么逻辑,”楚墨尘抬手,用书在明妧脑门上轻敲了下。

    只要认真看书就是装的?

    “为夫认真看书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楚墨尘摆年龄优势。

    他比明妧大三岁,正好三岁启蒙。

    明妧觉得这优势她比楚墨尘更明显,他出生,大字不识一个的时候,她都十一岁,不说认了一箩筐的字,太自负,但医书她可是实打实的背了二十多本了。

    和她比认真,旁的书背错一两个字无妨,医书攸关性命,那是一个字都错不得的。

    楚墨尘说完,继续看书,明妧就道,“回来再看吧,老夫人还等着你呢。”

    楚墨尘随手翻页,不以为意道,“又不是什么好事,急着跑去做什么?”

    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但让长辈等总不好,之前还能拿她娘做幌子,现在她娘也走了,不过楚墨尘不去,她不会傻到先去的,打砸抢,她连配角都算不上,不过是老夫人怕楚墨尘不去,顺带把她叫上,楚墨尘敢忤逆老夫人,她可不敢。

    明妧坐下喝茶,随手拿了块糕点啃着。

    过了一刻钟,楚墨尘还在看书。

    又过了一刻钟,他一本看完,又换了一本。

    明妧有些坐不住了,丫的,还去不去了,这一趟又不是抵着就能赖掉的,早去晚去都得去好么。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楚墨尘才把书放下,道,“去吧。”

    这尊大佛总算是肯移驾了,明妧起身拍拍手,推着楚墨尘出书房。

    这边出了沉香轩,远远的就瞧见一穿着淡粉色裙裳的丫鬟快步走过来,瞧见他们出院子,脚步一停,又飞快的转了身。

    看样子就知道是他们迟迟不去,老夫人等的不耐烦,派丫鬟来催了。

    如明妧猜测的那般,老夫人的确等的不耐烦,而且面子上过不去,因为成国公夫人一直就没走,楚墨尘的人去成国公府砸了一拨,成国公到太后跟前诉苦都没用,这一次被抢,干脆不去麻烦太后了,直接来找老夫人,做小辈的总不好忤逆长辈吧?

    当着成国公夫人的面,老夫人直接让丫鬟来传楚墨尘和明妧,结果话是送到了,人却迟迟不到,这是一点儿也没有把老夫人放在眼里啊。

    老夫人和成国公夫人年纪差不多,在成国公夫人面前没了脸,老夫人心里头不痛快,这不,一见面就发难道,“怎么这么会儿才来?”

    明妧用眼角余光斜了楚墨尘一眼,看吧,她就说来的太晚老夫人会生气,果不其然吧。

    不过,楚墨尘没把老夫人的发难放在眼里,正好借着老夫人的责怪反将一局,淡淡道,“腿疼了半天,这会儿才好些了。”

    他腿为什么疼?还不都是因为成国公府事多,把江湖郎中吓跑了,他有钱都买不到药吗?

    一句话,不止把老夫人的怒气给堵在了胸口,成国公夫人连椅子都坐不住了。

    孙儿腿疼的都出不了门,做祖母的还一心帮着外人,这合适吗?

    屋子里,陷入静谧,明妧望着成国公夫人道,“成国公府找到江湖郎中了?”

    成国公夫人脸色变了又变,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要是找到江湖郎中了,还用得着她来镇南王府找老夫人卖情面吗?

    早知道一等再等,等不到他们来,她就该走的,连老夫人请他们过来都敢推三阻四,她能指望老夫人给他们施压,帮抢走的东西还回来?

    至于楚墨尘说腿疼,成国公夫人并不信,只是人家要这么说,腿断又是人尽皆知的事,由不得他们质疑。

    成国公夫人没说话,她下手边坐着的成国公府大太太则道,“国公府已经派人找了,相信很快能找到的。”

    楚墨尘脸色就臭了起来,“没找到,那来镇南王府做什么?”

    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啊,成国公府大太太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不给脸,脸色难看的就像是打翻了颜料盘一般,五颜六色的。

    老夫人则道,“不得胡说,江湖郎中跑了也不是成国公府愿意的,你让人去成国公府打砸了一回,能找到江湖郎中,怎么会不找来?”

    楚墨尘一脸的不高兴,活像谁欠了他百八十万两不还似的道,“江湖郎中脾气大,一点药膏要八千两,为了治好腿,我堂堂镇南王世子对她都是哄着捧着的,唯恐怠慢了她,成国公府倒好,把人送去衙门,还威逼利诱。”

    明妧站在一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这厮简直就是信口拈来,他什么时候对她哄着捧着了,还唯恐怠慢了她,能不能稍微要点儿脸?

    不过硬要说哄着捧着,倒也不算错,要不是看在二十万两诊金和镇南王府郡主身份的份上,她才不嫁给他冲喜呢。

    闻言,大太太就道,“这些事,你之前怎么没说?”

    楚墨尘臭着一张别人欠他二十万两的脸道,“堂堂镇南王府,手握重兵,一个小小江湖郎中却这么不给脸,又不是什么长脸的事,值得我大肆宣扬吗?”

    大太太哑然,从楚墨尘的脸色能判断他说的不是假话,其实想也知道这是真的,不这么目中无人,怎么可能太后传召都敢先要钱?

    成国公府大太太则道,“江湖郎中脾气古怪,世子爷也不能把气全撒在我成国公府头上吧?”

    楚墨尘看了成国公府大太太一眼,“砸江湖郎中招牌的不是成国公府吗?”

    成国公府大太太也有点忍不住怒意了,国公府什么时候砸江湖郎中招牌了?她花了八千两买了一瓶毒药,险些毁容是事实!

    国公府抓江湖郎中给她出气有错吗?!

    这时候,王妃走了进来,她给老夫人见礼,老夫人看着她道,“我镇南王府可还没有这么土匪的小辈,打砸抢,无恶不作,你好好管管世子。”

    楚墨尘砸成国公府一通,因为惊动了太后和皇上,楚墨尘没有受罚,所以王妃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一次,楚墨尘抢了成国公府,王妃也有责怪之意,尤其因为楚墨尘出府,明妧追去差点出事。

    但她责怪楚墨尘是一回事,被老夫人责怪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王妃淡漠道,“以镇南王府的家业,从成国公府抢的那点东西还入不了尘儿的眼,不过是心头不痛快,找地儿出出气罢了,找到江湖郎中,抢来的东西自然会如数奉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