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气晕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家子护短的,难怪楚墨尘敢无法无天了,而且王妃这话说的解气。

    楚墨尘是抢了成国公府,但不是因为看上了那点东西,王爷能随随便便拿出二十万两来给楚墨尘冲喜,又岂会在乎那点东西,没瞧见楚墨尘都没把东西带回王府么?

    这话,触怒成国公夫人了,她道,“镇南王府家大业大,我成国公府自是比不上,世子砸的抢的是我成国公府一半的家产了!”

    楚墨尘歪着脑袋来了一声,“才抢了一半啊?”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成国公夫人却是差点背过气去,强忍着怒意道,“怎么?世子还想再去抢一回?!”

    楚墨尘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道,“哪天腿疼的受不了,还真说不一定。”

    这不是说不一定了,几乎就是肯定还有下一回了。

    成国公夫人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气晕了过去。

    看着她晕倒在罗汉榻上,一屋子人都吓白了脸,老夫人叫道,“快传太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的明妧都无语了,要不要这么脆弱啊?

    楚墨尘打砸抢也不是一回了,成国公夫人都没气晕,还能来镇南王府找老夫人帮忙,却被楚墨尘三两句话给气晕,这可能吗?

    成国公夫人一晕,慌神的就多了,头一个就是王妃。

    毕竟成国公夫人上了年纪,楚墨尘虽然打砸抢了成国公府,但那是气头上,因为他断了腿,气头上冲动点大家也能理解,但把一老人家气晕过去,这就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而且成国公府在朝中的势力也不弱,此事一传开,明儿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弹劾楚墨尘不尊老爱幼,王爷教子无方。

    丫鬟赶紧去请太医,楚墨尘名声毁不毁,除了王妃,其他人可不在乎。

    明妧上前一步,拦下要去传太医的丫鬟道,“进来明妧也在学歧黄之术,还是让明妧先看看吧?”

    老夫人斜了明妧一眼,道,“成国公夫人都气晕了,没有十足的把握,你最好还是不要试。”

    明妧就望着王妃,王妃道,“你试试吧。”

    明妧身上带了银针,但她不会用,望着喜儿道,“给我一根绣花针。”

    喜儿麻溜的把荷包里随身携带的绣花针拿给明妧。

    明妧接了绣花针,又让丫鬟拿了蜡烛来,针过了一遍火,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太医的讲究,太医给人施针前,也会银针过火的。

    拿起成国公夫人的手指,明妧要扎下去,十指连心,疼都会把人生生疼醒过来。

    成国公府大太太阻拦道,“你这是治病还是伤人呢?!”

    明妧就道,“我下手很轻的。”

    再轻,那也是十指连心!

    明妧要下手,成国公府大太太不让,大太太也阻拦道,“还是叫太医来吧,万一扎出好歹来,你担待不起。”

    明妧只好回头望着楚墨尘,人家不让她施针,她也不能来硬的。

    楚墨尘推了轮椅上前道,“我来!人是我气晕的,我有责任救醒她,出了什么事,我一力承当。”

    明妧麻溜的把绣花针递给了楚墨尘。

    楚墨尘还是第一次捏绣花针,拿惯了剑的手,这么小小的绣花针还真有些拿它没辄,知道,“扎下去就行了吧?”

    明妧轻点头,“医书上是这么说的,当初我晕倒,江湖郎中也是这么将我扎醒的。”

    楚墨尘看着成国公夫人的手,做了两个扎针的手势,那架势,看的人心惊胆战。

    老夫人都不敢看,心颤抖的,总觉得楚墨尘一阵扎下去,成国公夫人会嗷的一嗓子叫起来。

    不过成国公夫人并没有叫,倒不是楚墨尘下手留情,而是人家老夫人胆小,装不下去了,就在楚墨尘真要扎下去的时候,成国公府大太太赶紧掐人中,就把人掐醒了。

    楚墨尘大失所望,“这么容易就醒了,看来成国公夫人身子骨硬朗的很,并没有气大伤身。”

    成国公夫人气的嘴皮子直哆嗦,忍不住扶着成国公府大太太的手起了身,连句告辞都没说,就直接走了。

    钱妈妈追出去送她们出府。

    等人走后,老夫人指责王妃道,“世子断了腿,是叫人心疼,但你这么纵容他不是护他,是在害他!”

    王妃淡漠而疏离道,“成国公府之前没有招惹尘儿,尘儿也没有去成国公府找过麻烦吧,去成国公府打砸抢一通,成国公府都还没有反省,什么都不做,尘儿腿疼又该找谁诉苦?”

    对楚墨尘,王妃是偏袒到底。

    她已经没有了长子了,要是楚墨尘再有什么万一,她也不想活了。

    和楚墨尘的腿比,其他的都不重要,而且她的儿子是什么人,她心里头清楚,无需他人置喙!

    王妃公然顶撞,老夫人气的手都颤抖,“你执意要惯他,我老婆子还能说什么,慈母多败儿,别走了琛儿的老路才好。”

    楚墨琛,王妃那因为贪墨被王爷杀了的儿子,是王妃心底的痛,平常都没人敢提起来,但不敢提的人不包括老夫人。

    她在拿这话扎王妃的心呢。

    王妃说王府不缺钱,楚墨尘不在乎,一母同胞,她对自己的儿子又了解多少?

    如果不是因为贪墨,楚墨琛会走上绝路吗?

    王妃眼眶一红,望向楚墨尘,却见楚墨尘自嘲一笑,那讥讽的笑声在寂静的正堂格外的响亮。

    明妧适时的问道,“相公,你在笑什么?”

    楚墨尘道,“我在笑母妃不够圆滑,所以总会多受些指责,她明着护我,私下里却在教训我,旁人不知道,只当她一味的护我,而有些人是明着装样子,看上去比谁都严厉,实则为了面子不顾里子,最后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楚墨尘声音醇厚如酒,一字一句如刀般朝老夫人扎过去。

    虽然说得委婉,但长了脑子的都知道楚墨尘说的是三老爷,在办差时和人苟且,生下庶子,最后人家找上门来,为了替三老爷遮掩,老夫人可没少费心思。

    这才是真的为了面子和前程,不顾里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一巴掌打的干脆响亮,老夫人的脸隐隐泛青,却忍着不能发作。

    楚墨尘给她留着脸面,她要是再指责王妃,那他可就有什么说什么,连个弯都不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