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弹劾
    ,精彩小说免费!

    屋子里,丫鬟婆子们大气都不敢粗喘,敢这么明着讥讽老夫人的,整个王府,估计也就世子爷一人了。

    这时候,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急切而凌乱,丫鬟进屋道,“老夫人,不好了,成国公夫人一出镇南王府就又晕倒了。”

    闻言,大太太嘴角往上勾了勾。

    这是不好吗?这是好事啊!

    看来方才装晕没成功,成国公夫人是真气着了,在长晖院晕倒,明妧和楚墨尘要扎醒她,谁也拦不住,现在她在回成国公府的途中晕倒,世子和世子妃总不好跑去将人拦下吧。

    人一晕,势必会把楚墨尘和明妧推到风口浪尖上,有热闹瞧了。

    明妧抬头朝天花板翻了一白眼,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成国公夫人的举动了,该说她在什么地方跌到,就从什么地方爬起来呢,还是在什么地方跌到,就在什么地方躺下碰瓷?

    明妧看了楚墨尘一眼,这厮神情坦然,不论成国公府闹什么幺蛾子,他都不怕,毕竟让他打砸抢的是……王爷。

    天塌了,有王爷顶着呢。

    楚墨尘让赵风带人把成国公府外院洗劫了一通,十几口大箱子从成国公府抬出来,早就传遍京都,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

    成国公夫人来王府赔罪,最后却在王府大门前晕倒的事很快就传开。

    第二天,弹劾王爷和楚墨尘的奏折堆的小山高。

    御史台在议政殿公然弹劾王爷教子无方,楚墨尘身为镇南王世子,却抢劫了成国公府,行为恶劣,据说有不少世家少爷学着他欺行霸市,还请皇上严惩,肃杀这股不正之风。

    皇上听后,一脸严肃,绝不宽容的望着王爷道,“确有此事?”

    王爷看着御史台,语气寻常道,“尘儿昨天才抢了成国公府,这么快就有人有样学样了,都是哪些世家子弟跟着学坏了?本王教子无方,那些跟着学歪的人,本王负责将他们掰正了。”

    此言一出,御史台脸都白了。

    镇南王之心狠,连自己的儿子,太后的亲孙儿都能狠的下心杀掉,在京都,镇南王那就是拿来吓唬小儿,使其不敢夜啼的,把儿子拿来让他管教,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说谁,不就是把谁往火坑里头推吗?

    御史台不说话,王爷催道,“怎么不说话了?还是说陈大人压根就没打听清楚,不知道有哪些世家少爷在胡作非为?”

    陈御史惶恐不安,声音颤抖道,“只听到些流言,还没有查清……”

    王爷很宽厚道,“御史台有望风而奏的权力,本王不怪你,给你两天时间查清是哪些世家子弟学歪了,查不出来,这御史的位置也别做了。”

    陈御史双膝一软,差点没当场跪下。

    晋王望着王爷道,“镇南王未免太袒护世子了吧,这可一点都不像战场上那个狠得下心杀子立威的镇南王了。”

    王爷神情冷肃道,“这是议政殿,军国大事都还没有商议,一个个这么关心本王管教世子,犬子打砸抢了成国公府是不对,但不是无缘无故,无事生非,找到江湖郎中,成国公府的损失,本王双倍赔偿。”

    成国公站出来,打算说话,王爷抬手打断他,“再给成国公府五天时间,找不到江湖郎中,犬子抢来的东西一律典当充作军饷。”

    成国公脸色一变,道,“镇南王!你休要欺人太甚!”

    说完,成国公跪下请皇上给他做主。

    皇上没说话,于私,他更信任镇南王,于公,抢来的东西典当充作军饷,恶名镇南王府担了,好处全落在了他这个做皇帝的腰包里,让他帮成国公,可能么?

    皇上摸不吭声,成国公心里就凉了半截,靖王站出来道,“成国公先赶紧找人吧,江湖郎中医术超群,太医们解不了的毒,江湖郎中悬丝诊脉就给解了,这才几天,老太妃精神比以前好多了,昨儿还提起找到江湖郎中,让本王请进府,她要亲自道谢。”

    成国公就是因为江湖郎中骗钱才把江湖郎中抓了的,现在靖王却站出来当众打他的脸,偏帮镇南王世子,实在可恨。

    见他气的吭哧吭哧,脸色泛紫,靖王道,“老国公别气坏了身子,虽然现在损失不小,但镇南王当众承诺,双倍赔偿,只要找到人,你非但不亏,还能挣一笔。”

    成国公吐血,要是能那么轻易找到,镇南王绝对不会说这话!

    其他大臣站出来帮成国公说话,皇上就道,“看来成国公是没把握找到江湖郎中了,这事也不能一直没玩没了,要是镇南王真的把世子抢来的东西典当了,江湖郎中的事就一笔勾销,镇南王世子再找你麻烦,朕绝不饶他。”

    可就是这样,成国公也还是肉疼的很。

    但皇上已经两边都打压了,谁让江湖郎中是因为他“找茬”才不出现给镇南王世子治腿的,他理亏在前,再不满,皇上该恼了。

    这一回,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但这口气,他绝咽不下!

    这件事,在朝堂之上暂告一段落,其余的就看成国公府能不能找到江湖郎中了。

    朝堂上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沉香轩,楚墨尘悠哉的品茗,俊美无匹的脸上是洋洋得意,眼底流光溢彩,着实欠揍的很,但不得不说,有个支持儿子横行霸道,还负责帮忙善后的亲爹真是太太太给力了!

    明妧眸底不经意流露一抹羡慕,她是真羡慕,不是故意恭维,虽然同样受皇上信任,但定北侯远不及镇南王来的霸道护短。

    明妧的羡慕,楚墨尘很受用,道,“为夫早说过,怂恿为夫打砸抢的是父王,他肯定会帮忙善后的,无需你我操心。”

    丫的,本来就够羡慕他的了,还傲娇的像只大孔雀似的抖着羽毛,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明妧暗想,王爷敢不帮忙善后吗,他要敢放任不管,以楚墨尘的性子,他绝对会把王爷卖个底朝天。

    当然,这话明妧不会说,主要是不够气人,她有更气人的,只见明妧白净的脸色三分羡慕七分欢喜道,“就是因为父王够护短,所以当初我嫁给你冲喜,父王许我镇南王府郡主之位,才有那么多人羡慕妒忌恨。”

    一句话,楚墨尘脸上的笑容凝滞住,眸底细碎的怒火几乎能把明妧席卷。

    风水轮流转,这回轮到明妧悠哉喝茶了,小样,在姑奶奶面前得意,那是自找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