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过分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把瓷瓶打开,把里面的铜钱倒在地上,粗略的看了一眼,随即呲牙道,“便宜那小丫鬟了,这哪是不到二两,最多不过一两二钱!”

    喜儿只是随口抱怨一句,她其实挺同情那小丫鬟的,这么点钱还不知道攒了多久呢,同样是做丫鬟,她运气好多了,跟了世子妃,财源滚滚,这府里有她富裕的丫鬟婆子不多,而且她的钱都来路正当,可不是贪墨所得。

    见喜儿数铜钱,脸上挂着笑,都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便道,“别数了,拿两坛酒和一把小匕首来。”

    喜儿啊了一声,抬眸望着明妧,“世子妃要喝酒吗?”

    喝酒就算了,要匕首做什么?

    “照办就是。”

    喜儿乖乖应下。

    胡乱把铜钱装起来,喜儿抱着瓷瓶退下,明妧又晒了会儿太阳,便往竹屋走,只是她前脚进竹屋,后脚一只断了线的纸鸢飞到竹屋顶上。

    屋内,明妧在看药箱子,这两天调制了不少药丸,有几味药用的差不多了,得补一点。

    正写药单,外面海棠一阵风跑过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世子妃,三姑娘和沐表姑娘的纸鸢掉进了后院,要进来捡,喜儿快拦不住她们了。”

    闻言,明妧赶紧把手中狼毫笔放下,迈步起了身,海棠一边和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院门口,喜儿双臂张开,把三姑娘楚珂和表姑娘沐嫣拦在门外,明妧人还没靠近,就先闻到一股子酒香。

    走近一瞧,就见地上碎了一坛子美酒,不止打碎了一坛子酒,就连喜儿脸上也挨了一巴掌。

    这丫鬟忠心,明妧说过不许人进后院,即便挨了一巴掌,她也没有把路让开。

    被人拦了路,楚珂和沐嫣一脸的不快,脸色臭的活像谁欠了她们债不还一般。

    而明妧又护短的很,喜儿是她的丫鬟,两人跑到沉香轩来打她贴身丫鬟的巴掌,这跟打她一巴掌也没什么区别了。

    眼底蒙了一层寒冰,明妧走过去,看到她来,原本还倔强死扛着的喜儿再忍不住,眼泪滑了下来,明妧拿帕子帮她擦眼泪,一边问道,“谁打的?”

    “是表姑娘打的,”喜儿憋着嘴哭道。

    明妧看向沐嫣的眼神就不善了,沐嫣昂着脖子道,“是我打的怎么了,你还想替丫鬟打回来不……”

    一个成字还没有发出来,明妧手一抬,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传来。

    所有人包括沐嫣和楚珂在内都懵了。

    尤其是沐嫣,那清晰的疼痛感清楚的告诉她,她被人给打了,她气捂着脸,指着明妧道,“你……你敢打我!”

    喜儿站在一旁,眼泪还挂着睫毛上,但是她却忘了哭,她做梦也没想到世子妃会为了她一个小丫鬟出气,还表姑娘一巴掌。

    沐嫣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般屈辱,她转身就走,楚珂用责怪的眼神望着明妧道,“三嫂,你太过分了!”

    丢下这一句,楚珂就追着沐嫣跑了。

    明妧冷冷一笑,跑到沉香轩来耀武扬威,还指责她过分?!

    明妧望着喜儿,见她眸底眼泪闪烁,心疼道,“还疼不疼,一会儿记得上药。”

    只是喜儿眼底的泪花不是疼的,是感动,她摇头如拨浪鼓道,“世子妃,你为奴婢打了表姑娘,老夫人不会饶了你的。”

    明妧不以为意道,“打了就打了,我既然敢打,就不怕老夫人替她撑腰。”

    她看沐嫣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着沉香轩上下的面打了喜儿,她做主子的若是连贴身大丫鬟都护不住,岂不令人心寒。

    送上门来给她立威,她没有理由不接着。

    书房内,楚墨尘正在作画,专注而认真。

    赵风闪身进屋,道,“爷,世子妃打了沐表姑娘一巴掌。”

    楚墨尘眉头一皱,道,“表姑娘还手了?”

    “……没有。”

    “没有有什么好说的。”

    赵风,“……”

    再说沐嫣,挨了明妧一巴掌后,捂着脸就跑去了长晖院,一进门,就扑到老夫人怀里哭,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直接把老夫人哭懵了,又是心疼又是担忧道,“好好的去放纸鸢,怎么哭着跑回来了,谁给你委屈受了?”

    沐嫣只哭,一句话也不说。

    楚珂随后进屋,老夫人望着她,脸色冷肃道,“到底怎么了?”

    楚珂绷着脸皮道,“世子妃打了表姐一巴掌。”

    几乎瞬间,老夫人就勃然大怒了,“她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嫣儿巴掌!把她给我叫来!”

    那一巴掌打下去,明妧就知道长晖院一趟省不掉,她也知道老夫人偏疼沐嫣,是以进屋时,瞧见老夫人冰冷的几乎骇人的眸光,她一点都不诧异。

    连诧异都没有,就更谈不上害怕了。

    她从容不迫的走进来,镶嵌了小米珠的绣花鞋踩在老夫人泄愤摔在地上的茶盏碎片上,发出碎裂声,她脸上挂着如常淡笑,别说丫鬟婆子了,就是大太太和三太太都不得不服气。

    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还得看主人,沐嫣是老夫人娘家侄女,平常她们瞧见都不敢怠慢,世子妃真是仗着自己嫁进来是给世子冲喜的,有恃无恐,居然敢打沐表姑娘巴掌,这一顿罚,她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

    两位太太脸上挂着瞧热闹的笑容,那边老夫人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声传来,“跪下!”

    只是她喊她的,明妧压根就不听,让她跪在碎茶盏片上那么是不可能的,只道,“明妧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下跪?”

    打沐嫣巴掌,老夫人本就怒火中烧,明妧又公然忤逆她,老夫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眼神冰冷如刀,“来者是客,你就是用巴掌招呼客人的?!”

    明妧笑了,看着她净白脸庞上的笑容,不少丫鬟婆子都倒抽气,这么多年,老夫人气头上,还敢笑的只有世子爷一人,现在又多了一个世子妃。

    只听明妧讥笑道,“来者是客不错,但还有句话叫客随主便,这么喧宾夺主的还是头一回见,沉香轩后院没有我和相公允许,谁也不许进。

    三姑娘和表姑娘的纸鸢掉进了后院,丫鬟帮忙取还不行,一定要亲自去拿,丫鬟阻拦,就掴掌丫鬟,我实在没看出来表姑娘哪里像客人了,就是相公,也不敢随便掴掌我的丫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