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闹腾
    ,精彩小说免费!

    先前楚珂禀告老夫人是这么说的,花园闹鬼,她们不敢在花园放纸鸢,就挑了一处空地方,谁想到纸鸢掉进了沉香轩后院,沐嫣要去捡,丫鬟不让她进后院,丫鬟眼神仇视,沐嫣气不顺,就打了丫鬟一巴掌,明妧替丫鬟出头,还了沐嫣一巴掌。

    掩去了对她们不利的一部分,也就是丫鬟说替她们捡纸鸢,并言明后院不许人进去。

    说了不许进,还硬往里闯,还打了世子妃的丫鬟是她们不对在前,但明妧不该为一个丫鬟出气,就打沐嫣,这是没把老夫人放在眼里了。

    老夫人如何能忍,即便沐嫣错在前,今儿她也要明妧给沐嫣赔礼道歉,做老夫人的连娘家侄女都护不住,威严何在?

    老夫人眸底寒芒毕露,楚珂就道,“丫鬟是说了替我们捡纸鸢,但沐嫣表姐把我的纸鸢弄掉,她说了要亲自替我捡起来,她执意进去,也是为了不食言于我,沉香轩后院我们也不是没去过,世子妃嫁进来就成禁地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许人进去?”

    明妧赫然一笑,道,“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非要让人想进就进吗,皇宫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表姑娘为了不让自己的承诺成为一句空话,我和相公说的话就可以无所谓了是吧?”

    楚珂嗓子一噎。

    看着女儿被人说的哑口无言,三太太不悦了,道,“莫说一个小小沉香轩后院了,就是镇南王府也不敢和皇宫相提并论,外头传言说江湖郎中就在镇南王府沉香轩内,这会儿后院又不许人进,看来流言也不是空穴来风。”

    明妧嘴角闪过一抹冷笑,她就说事情不会那么巧,先是丫鬟想法子进后院,紧接着纸鸢好巧不巧的掉进沉香轩内,还非要亲自去捡,敢情是要帮成国公府进后院找江湖郎中呢。

    现在三太太这么说,这后院不让她们进去瞧瞧,还真的要坐实了成国公府找不到江湖郎中是被她和楚墨尘藏起来的流言了。

    三太太话音一落,外头轮椅车轱辘声传来,还有楚墨尘的呵斥声,“我到底养了一群什么样的酒囊饭袋,三婶大病初愈,消息都这么灵通了,你们倒好,让你们找江湖郎中,这些流言怎么没一个告诉我的?”

    赵风被骂的委屈,“属下没有听见街上传这样的流言啊。”

    楚墨尘绵长的哦了一声,“没有传,那怎么传到三婶耳朵里了?”

    楚墨尘望向三太太,三太太脸色如常,既然是流言,往丫鬟身上一推便是,谁还能刨根揪底不成。

    明妧走到楚墨尘身边道,“相公是最着急找到江湖郎中的,却被人编排说江湖郎中就藏在后院,现在又不许三姑娘和表姑娘进去,连三婶都这般怀疑,其他人就更不知道怎么想相公你的。”

    大太太就道,“别人这么怀疑总是在所难免,重要的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在别人怀疑的情况下,要想证明清白,只能让人进后院检查。

    明妧望着楚墨尘道,“要不,让她们检查?”

    反正后院没有江湖郎中,他们就是翻个底朝天,也还是没有。

    但楚墨尘不同意,而且不同意的理由很强大,“本世子没有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

    本来明妧主动让人检查后院,大太太她们还以为猜错了,现在楚墨尘又不同意,她们刚动摇的心又坚定了,后院绝对有猫腻。

    这时候,沐嫣嘤嘤哭泣声传开,怎么听怎么委屈,三太太就道,“世子妃还不赶紧给嫣儿赔不是。”

    明妧一股怒气直接从脚底心蹦到了嗓子眼,让她给沐嫣赔不是?吃错药了吧!

    偏还有个帮沐嫣的,楚墨尘道,“不就赔一句不是,就赔一句吧。”

    明妧眼睛睁圆,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直勾勾的望着楚墨尘,想看清楚这厮是不是被人假冒了。

    明妧没说话,楚墨尘就道,“赔完了不是,再陪表妹去后院,扶着她爬上竹屋把纸鸢捡下来,之后你和我送表妹回沐家,向沐家长辈赔不是。”

    “然后呢?”明妧牙齿磨的嘎吱响了。

    她倒要看看这厮还能不能更向着点他的好表妹!

    只听楚墨尘歪着脑袋道,“沐家好玩的地方很多,有些地方我都没去过,既然去了,少不得到处转一转瞧一瞧了。”

    明妧的瞪眼收了回来,这厮在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呢,明妧嘴角一勾,看向沐嫣。

    沐嫣脸色难看,不止她,老夫人脸也难看。

    原以为楚墨尘向着沐嫣,没想到他要明妧赔不是,还是为了帮明妧出气,他和明妧不许人进的地方,让沐嫣去了,那沐家那些外人不能随便进的地方,他可得要好好进去看看。

    不让进?那不可能!

    不就赔一句不是,又不会少块肉,明妧上前一步,正要福身,结果沐嫣猛然站起来,直接往前跑。

    这要真让明妧赔礼了,他们真的会去沐家闹腾,可要说算了,沐嫣说不出口。

    她就那么横冲直撞过来,明妧身子保持福身状,被她一撞,身子往后一仰,后腿几步,一个没稳住,一屁股坐在了楚墨尘的双腿上。

    明妧还没来得及脸红,耳畔啊的一声传来,耳膜差点被穿破。

    她侧头,就瞧见沐嫣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那叫一个惨,发髻凌乱,头上的玉簪都摔的老远。

    老夫人见了赶紧道,“还不快扶表姑娘起来!”

    丫鬟赶紧把沐嫣扶起来,不得不说这孩子有点惨,脸和手心从地上的碎茶盏片上划过,血流不止。

    看着那血,明妧只觉得一万两银票朝她飞过来,哼,傲娇而又不差钱的某女决定不挣这笔钱,留不留疤,关她屁事!

    明妧这样想,只听耳畔一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声音传来,“娘子,你好沉,大腿怕是压断了。”

    明妧后知后觉,自己还坐在某男大腿上,他说话声又不小,不少人听见了齐齐望过来,就看到明妧爆红的几乎要滴血的脸。

    不过视线在明妧身上逗留的并不久,毕竟表姑娘哭的太惨了,大太太急道,“快传太医!”

    屋子里乱做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