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拆桥
    ,精彩小说免费!

    这座四进的偏院,环境清幽雅致,里面的勾当却是叫人唾弃不耻,里面不少人在临摹春、宫、图。

    从靖王世子公然买春、宫、图,到清雅轩往岳麓书院送春、宫、图被查封,皇上是勃然大怒,没想到他们在抓江湖郎中的时候,会无意把春、宫、图的老窝一把端了。

    大理寺卿想哭,他之前高兴的太早了。

    他今儿算是踢到铁板了。

    这么大一座偏院,一看就不是随便人家能拥有的,尤其在门口,一个小小管事的也敢阻拦他大理寺卿抓人,足见后台强硬,不是他小小大理寺卿能招惹的起的,但发现了有人制造春、宫、图,大理寺不能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吧,人家楚总管还在呢。

    不止在,楚总管还拿了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随手翻了几页,楚总管道,“把春、宫、图藏在《尚书》里,斯文扫地,看样子像极了清雅轩往岳麓书院送的那批书。”

    大理寺卿泪流满面,咱们能不能以抓江湖郎中为首要任务,暂时不管这偏院的破事?

    不管大理寺卿时候怎么想的,楚总管把书丢桌子上,顺带把话挑明,“前几年,这座偏院还是晋王府的,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易主?”

    大理寺卿双腿一软,要不是衙差扶着,几乎能摔倒在地。

    晋王府什么身份,这么好的宅子,怎么可能会随便易主?

    楚总管撂完这句话,就把这事放下,问道,“找到江湖郎中了吗?”

    衙差摇头,“将偏院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没瞧见江湖郎中,守在外面的衙差也没发现有人逃走。”

    楚总管皱着眉头道,“那还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那江湖郎中有通天彻地的本事,能从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

    大理寺卿身子发凉,别太后交代的差事没办好,还把太后的儿子晋王给卷了进来,立不了功无妨,千万不能惹祸上身啊,大理寺卿急道,“再给我仔细的搜!一个角落也不要放过!”

    衙差们继续搜,就差没掘地三尺了,可就是没再瞧见江湖郎中的人影。

    有楚总管在,大理寺卿带人撤出偏院时不得不秉公把偏院管事的和那些春、宫、图一并带回大理寺。

    这些消息传回沉香轩的时候,天边已经晚霞绚烂,仿佛云锦横过天际。

    喜儿高兴的合不拢嘴,道,“先前还不知道是谁偷换了清雅轩送往岳麓书院的书,现在可算知道那些书是打哪儿来的了,苏家很快就能洗刷冤屈,清雅轩就能重新开张,舅老爷也能夺回岳麓书院山长一职,这全都是世子爷的功劳呢。”

    喜儿太高兴了,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

    明妧手里端着茶盏,用眼角余光斜了一眼正在看书的某世子爷,那厮没说话,目不斜视,但整个人就像是几个大字叠在那里:没错,就是我的功劳。

    难怪他之前就让她准备谢礼了,人家是真的胸有成竹,明妧把茶盏放下,走过去问道,“相公,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春、宫、图和晋王府有关的?”

    楚墨尘随手翻了一页书,道,“今儿早上。”

    这几天,楚墨尘一直让人查这件事,好帮苏家,早上暗卫才告诉他,清雅轩的事可能和晋王府有关,只是还没有确凿证据。

    楚墨尘本打算让暗卫晚上摸黑去偏院查探一翻,再看怎么把晋王府拖进来解苏家之危,没想到还等不到夜幕降临,太后就把这么好的机会送到他手里来了。

    江湖郎中东躲西藏,无意间躲进晋王府偏院……

    如果偏院没问题,那没什么可说的,连打草惊蛇都算不上,可要有问题,大理寺卿正好先抓人,再审案。

    江湖郎中露面,免了大理寺卿来搜查沉香轩,找到春、宫、图,帮了苏家,再顺带把晋王府卷进来打太后的脸,简直就是一箭三雕的好计谋,估计这会儿太后要气个不轻了,让她再多管闲事。

    明妧心底佩服楚墨尘,但就是不说一个谢谢,楚墨尘憋不住道,“你打算怎么谢我?”

    明妧望着他,烟眉上挑,一副你说怎么样我都答应的神情问道,“你要我怎么谢你?”

    楚墨尘没说话,眼睛先瞥了喜儿和雪雁一眼。

    两丫鬟眼睛齐齐一眨,齐齐转身闪人。

    走到屏风处,然后回头瞄一眼,只见楚墨尘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显然是要明妧亲他。

    明妧脸不红气不喘,道,“就这样?”

    楚墨尘狐疑的看着她,这女人今天特别大方啊,便补了三个字,“一百下。”

    一百下?

    喜儿捂嘴偷笑,“一百下,世子妃都能把世子爷的脸亲肿了吧?”

    明妧摸着鼻子,有些为难道,“能不能换个谢礼?让表哥亲你一百下,我张不开这个口。”

    喜儿脚步一踉跄,差点没摔趴下。

    楚墨尘一脸恶寒,黑着脸道,“你能不能不要恶心我?”没见过这么恩将仇报的,没良心。

    明妧一脸无辜,无辜的叫人觉得后槽牙痒痒想扑过去狠狠的咬上几口出气,只听她道,“我也觉得恶心,所以让你换一个啊,你帮了苏家,苏家理应谢谢你。”

    这话也没错,帮了苏家这么大的忙,苏家不谢谢他说不过去,但要不是她,他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去管苏家的闲事,帮了忙还故意恶心他,楚墨尘不爽了。

    但很快,他脸上的薄怒又消了,道,“你表哥还是省省吧,要亲,让你表妹亲。”

    明妧眼珠子睁圆,“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楚墨尘斜了她一眼,把脸侧了道,“是你亲我一百下,还是你苏家表妹亲我一百下当谢礼,为夫随便,你且看着办吧。”

    那一副特别好说话的模样,换明妧牙痒痒了,说的好听二选一,有给她选择吗?有吗?

    连表哥都张不开这个口了,何况是表妹。

    虽然楚墨尘帮了忙,但明妧还是抑制不了那股想揍他的冲动,她能不能抵赖不谢他?反正苏家过了河,可以拆桥了……

    明妧的小心思都挂在脸上,楚墨尘看在眼里,只道,“不要仗着自己会凫水,就做过河拆桥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