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功劳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轻哼一声,道,“给你一瓶子祛伤疤的药做谢礼。”

    八千两,不少了。

    可惜,楚墨尘不答应,“我又没毁容,要你祛伤疤的药做什么?”

    “你表妹需要啊,”明妧提醒他。

    楚墨尘斜了她一眼,妖冶凤眸闪着点点碎芒,“她是她,我是我,一码归一码。”

    这是没得商量了。

    这样抵赖不还肯定不行,苏家被人盯上了,保不齐还有倒霉需要仰仗楚墨尘相助的时候,不宜太过分,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再者,不就亲一百下吗,分分钟占尽他便宜。

    明妧福身要亲上去,就当是亲抱枕了,结果楚墨尘翻书道,“每天晚上亲一下,分一百天谢完。”

    明妧一屁股坐回来,拒绝道,“那不行。”

    “有何不可?”楚墨尘问道。

    明妧耳根微红,回了他一记瞪眼,还有脸问她为什么不行,他自己是什么人自己不清楚吗,大晚上的亲一口,还不知道亲出什么火花来,她可不想把自己搭进去。

    “早上亲!”

    “不行。”

    这回换明妧问为什么不行了,楚墨尘道,“我起床时,你都还没睡醒,我可不想天天叫醒你,你对我发脾气。”

    谁对他发脾气了,不就前几天早上挠醒她,她从美梦中醒过来说了他几句,还记仇了,再说了,非得起床前才叫早上吗?

    “那咱们各退一步,放中午行了吧,”明妧退让道。

    只是这样的退让,楚墨尘有点心累,哪有这样讨价还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买卖呢,想起这几个字,楚墨尘心底就涌起一阵对王爷的埋怨,可不就是做买卖,还是一笔人人皆知的买卖,本来好好的娶媳妇,结果父王一插手,好事也变成了糟心事。

    得想办法坑父王一把消消气。

    楚墨尘没说话,明妧就当他默认了。

    ……

    沉香轩内,虽然经常斗嘴互相拆台,但还算其乐融融。

    但是沉香轩外,是各有各的忧愁。

    沐嫣挨了一巴掌,非但没能让明妧赔礼道歉,甚至还带了一脸的伤回了沐家,老夫人颜面大损,气的晚饭都没吃几口。

    宫里头,太后也是怒不可抑,为了帮成国公,把晋王搭了进去,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说,还没想办法补救,就惊动皇上了。

    大理寺卿不敢继续审问偏院管事,借着进宫向太后请罪的机会,把偏院的事捅给太后知道,正巧说的时候,当时皇上驾到了。

    大理寺卿禀告说楚总管说那偏院之前是晋王府的,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今儿天色不早,他先以抓江湖郎中为重,明儿再审问偏院管事的,这也算是很委婉的向着太后了,人就关在大理寺监牢内,要真的是晋王府的人,就赶紧补救,如果不是,那他就放心大胆的审问了。

    只是大理寺卿给机会,皇上不给,下令让苏大老爷协助大理寺少卿审问,务必尽快查出偏院到底是谁的。

    第二天。

    沉香轩内,明妧陪楚墨尘吃午饭,正吃的津津有味,外面青杏进屋来,一脸喜色道,“世子妃,清雅轩的封条拆了。”

    一抹灿烂的笑绽放在明妧双颊上,她道,“那晋王府呢,皇上怎么处罚的?”

    青杏摇头,“没听说皇上罚晋王了。”

    明妧眉头一皱,怎么会没听说,不应该先处罚晋王府,再拆掉清雅轩的封条吗?

    青杏知道的不多,楚墨尘就道,“晋王今儿没上早朝,早朝过后,他就进宫向皇上请罪了,说要不是大理寺这次帮成国公府找江湖郎中,误打误撞发现了偏院,他都不知道手下人打着晋王府的幌子置办院子,还干出那么伤风败俗的事,有损皇家名声,他已经把管事的送去大理寺了,绝不偏袒,御下不严,让皇上处罚他。”

    晋王口口声声说是手下人所为,把自己摘了个干净。

    谁都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晋王这么说,管事的也被送去了大理寺,稍稍一审问便供认不讳,把制造春、宫、图的罪名悉数揽在身上,然后咬舌自尽。

    大理寺结案,说偏院一事是晋王府管事的一人所为,晋王毫不知情,皇上也只能轻斥晋王几句,再把偏院查封,了结此案。

    这样的处罚,明妧是一点都不满意,春、宫、图一事害苏家名誉受损,苏老太爷病倒,最后查到晋王头上,也不过是不痛不痒的轻斥几句就算了,害人的成本太低,这么轻的处罚,如何刹的住那些想祸害苏家和清雅轩的心?

    只是明妧不满意,苏家却是很高兴了。

    明妧打算午睡会儿的时候,丫鬟禀告她苏大太太来了,明妧亲自去前院迎接。

    看到苏大太太和苏瑶走过来,明妧笑着迎上去,还不等她福身见礼,就被苏大太太给扶了起来,眼底都是欢喜。

    明妧问道,“外祖父身子可好些了?”

    苏大太太点头笑道,“清雅轩的封条解了,还了苏家清白,你外祖父的病就全好了,这会儿你大舅舅也恢复了山长一职,这全都是你和世子爷的功劳。”

    是楚墨尘的功劳没错,但苏家出事后,她连去苏家一趟都做不到,怎么还把功劳分给她一半?

    明妧可不是喜欢居功的人,只道,“是相公帮苏家的,明妧什么都没做。”

    见明妧这么谦虚,苏大太太嗔她道,“你这孩子,就是谦虚,你拜托世子爷帮苏家,世子爷一人去还不放心,结果在半道上马车出事被齐大少爷所救的事,苏家可全都知道,本打算来看你,你娘说你一切安好,舅母就没来了。”

    明妧眼睛眨了几下,那天楚墨尘和丫鬟说去成国公府,哄骗王妃说是进宫,在成国公府没瞧见人,她就真当他是进宫了,原来是去了苏家。

    知道她急着去苏家,还不带她一起去。

    明妧陪着苏大太太有说有笑的朝沉香轩走去,谁也没注意到一旁假山处藏着了一抹倩影。

    等人走远后,楚珂才从假山处走出来,身侧的丫鬟低声道,“怎么会是世子爷帮了苏家呢,不是凑巧吗?”

    楚珂冷冷一笑,“世上哪有那么多凑巧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