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闲言
    ,精彩小说免费!

    进了宫,从马车内下来,明妧推着他往前走,东张西望了会儿,才道,“真的要把从成国公府抢来的东西都买下吗,半个成国公府,不少钱呢,我救过柳州沈家大少爷,沈家在京都有当铺,我出面找沈家,沈家肯定会卖我一个薄面的。”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道,“我堂堂镇南王世子,连成国公府都抢了,现在东西典当不掉,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爷的笑话,让我去求沈大少爷,你脑子坏了吧?”

    你脑子才坏了呢!

    明妧对着他后脑勺一阵张牙舞爪。

    楚墨尘回头望过来,明妧忙把脸上的神情收了,一脸殷勤笑容,活脱脱一小媳妇。

    楚墨尘见了就道,“皇上信任父王,也很疼我,我会让皇上找个眼力好又懂事的来估价,等过了这阵风头,那些典当铺还能不收?本来我也没打算挣钱,成国公逼我挣几瓶子药膏钱,我没理由不笑纳了,爷我什么都吃,我就是不吃亏。”

    声音越说越大,明妧紧张的东张西望道,“别说那么大声,小心被人听去了。”

    楚墨尘重重哼一鼻子,“我既然敢做,还怕他们偷听不成,敢传我的闲言碎语,丢他进莲花池里喂鱼!”

    声音霸道而凶残,吓的偷听的公公身子一哆嗦,再不敢偷听,一溜烟跑远了。

    明妧推着楚墨尘直奔御书房,皇上正好在御书房内批阅奏折。

    听到他们两来,皇上脑海里闪过七个字:无事不登三宝殿。

    尤其楚墨尘,从小到大进宫,就没有哪一次是正儿八经的请安的,尤其现在断了腿,出行不便。

    楚墨尘是镇南王唯一的儿子,镇南王又手握重兵,权势赫赫,做儿子的有事肯定头一个想到亲爹,之后才是他这个皇上,如果镇南王都推脱的事,肯定棘手啊。

    抬手揉太阳穴,皇上道,“让他们进来。”

    小公公赶紧退出去,没一会儿,轮椅的轱辘声就传来了。

    看到楚墨尘,皇上笑道,“应该不是卖了成国公府的东西,亲自把银票送进宫吧?”

    楚墨尘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神情看着像是有好事的样子吗?

    叹息一声,楚墨尘郁郁道,“别提了,我有张良计,人家有过墙梯,我想把东西当掉出气,可是京都那么多当铺,竟没一家敢收的。”

    果然,找他没好事,皇上坐正了几分,道,“那你们进宫是?”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道,“东西我也不能一直放在手里不处置,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直接带进宫,让皇上您找人给估估价,免得那些当铺拿不好出价来搪塞我。”

    皇上说东西值那个价,谁还敢说不是?

    这么一点小事,对皇上来说,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德顺公公就举荐道,“皇上,管着您小库房的小喜子,眼力就很毒辣,他掌眼的宝贝,最多也就隔一百两,要不让他过来估价?”

    皇上点点头,“就他吧。”

    德顺公公应了一声,就赶紧让人去传话。

    不过先来的却不是小喜子公公,而是太后和孙贵妃。

    在楚墨尘和明妧在御书房,皇上也没心思看奏折的情况,没有理由拒绝太后和孙贵妃,皇上便让她们进来了。

    一进来,孙贵妃就扫了楚墨尘一眼,道,“前些日子,太后传召,镇南王世子以腿疼为由拒不进宫,这会儿来找皇上,看来腿是不疼了?”

    楚墨尘瞥了孙贵妃一眼,没说话。

    明妧替他解释道,“这两天,相公的腿没之前那么疼了,有时候还麻木,和江湖郎中给他医治前差不多了,大夫看过,说再不接着医治,之前的治疗全白费了。”

    对断腿的人来说,疼比不疼好。

    孙贵妃眼底闪过一抹痛快,面上不动声色,甚至带了几分惋惜,“那可得尽快找到江湖郎中。”

    皇上起身给太后见礼,道,“太后怎么过来了?”

    太后坐下,道,“整日闷在宫里头,身子骨都乏了,让孙贵妃陪哀家散会儿心,走着走着就到了御书房,就过来看看,哀家进来,瞧见御书房外头摆着几口大箱子是?”

    皇上笑道,“那箱子里装的就是镇南王世子从成国公府抢的东西,抬进宫找人估价的。”

    果然是估价的,孙贵妃听了就道,“正巧,礼公公眼力就不错,伺候太后十几年,见多了宝贝,正好帮着掌掌眼。”

    都不给人拒绝的机会,孙贵妃话音一落,眼里不错的礼公公就上前见礼,道,“贵妃娘娘谬赞了,论眼力,奴才哪比得过皇上还有您和太后?”

    说着话,的德顺公公举荐的喜公公也到了。

    太后就道,“皇上日理万机,这会儿耽搁太久,皇上还得熬夜补回来,快些估价吧。”

    两位公公连忙应下。

    箱子抬进来,那些宝贝一件件拿出来,每一件都精美无比,看的人挪不开眼。

    喜公公报价的时候,孙贵妃就看着她,脸上挂着笑,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喜公公忙道,“礼公公请。”

    礼公公手里拿着一柄血如意,放下道,“血如意价值三千两。”

    喜公公忙道,“奴才估价两千八百两。”

    两百两的差别,不算大了。

    不过这血如意,楚墨尘估价一千五百两,这是价格翻倍了说啊。

    喜公公来之前,应该是被威胁了,估的价格和礼公公的相差不过三百两,偶尔高一点,偶尔低一点,所有的加起来差不离。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脸色越来越臭。

    两人掌眼,速度快很多,皇上只喝茶,不说话。

    两刻钟,几大箱子就估价完了,有公公负责把宝贝名字和价格记下来。

    楚墨尘慵懒道,“都估算完了?”

    礼公公道,“除了几口箱子没算,其他的都估算完了。”

    楚墨尘冷冷道,“几口箱子价值多少?”

    “十两,”礼公公回道。

    楚墨尘眼底划过一抹讥笑道,“本世子还以为你们会说价值几百两呢!”

    礼公公忙说不敢,所有东西中,就箱子说的是实在价。

    孙贵妃笑道,“成国公府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宝贝,自然价值不菲,听说当铺不敢收这些东西,镇南王世子这会儿进宫让皇上找人估价,是想买下?”

    楚墨尘两眼一翻,“我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