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赏赐
    ,精彩小说免费!

    孙贵妃脸色一变。

    明妧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只见楚墨尘望着皇上道,“这些东西都不错,但我留之无用,当铺不敢收,臣也不好强逼他们收下……”

    皇上糊涂了,“那你还来找朕估价做什么?”

    楚墨尘脸上挂着牲畜无害的笑容,“这些东西卖了钱也是充作军饷,臣可不拿一分,臣辛苦将它们送进宫,是想皇上您能将它们买下,将来成国公府的人立功时,您就把这些东西赏赐给他,也省得皇上您为怎么赏赐成国公而煞费苦心。”

    算盘打的噼啪响,皇上的脸像是被算盘珠子给磨了几遍似的,居然把主意打到他身上来了?!

    不好逼迫那些当铺,就能逼迫他这个做皇帝的?

    但不得不说,这办法不错,就怕成国公知道了会气的卧病在床。

    皇上龙颜带怒,但眸底含笑,太后则是气的坐不住椅子,孙贵妃更是脸都发紫。

    她们上当了!

    太后和孙贵妃已经气的一肚子邪火了,偏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道,“臣事先没说是让皇上您买下,两位公公的估价又差不多,臣相信,这些东西就值这个价。”

    太后的人估的价,太后能反口说不值吗?

    皇上则道,“没有逼人买东西的吧?”

    对旁人来说是逼,对皇上来说那就是送馅饼,有理由不接着吗?

    知道皇上会答应,但当着太后和孙贵妃的面,得给皇上面子,求求他,楚墨尘道,“臣可许久没求皇上您什么事了,臣还坐在轮椅上,皇上忍心……”

    皇上摆手道,“成,成,成,朕答应你。”

    说完,皇上吩咐德顺公公道,“这笔钱让户部出,这些东西也登记好,入户部的账。”

    孙贵妃憋不住,道,“皇上,您这不是在纵容镇南王世子胡闹吗?”

    楚墨尘一脸不高兴道,“纵容?我得一点好处了吗?为了治好我的腿,王府花的钱又岂止这些,找到江湖郎中,腿从头医治,这些都不一定够诊金,东西我可以还给成国公府,孙贵妃能说服成国公给我出诊金吗?”

    镇南王府花二十万两银子冲喜,人尽皆知,江湖郎中的药出了名的昂贵,没人知道楚墨尘治腿花了多少钱,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差钱,打砸抢成国公府,也不过是腿疼急了,拿成国公府消气,仅此而已。

    得好处的是皇上,孙贵妃不站皇上一边,却帮成国公府,这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怕皇上不快,孙贵妃没敢再说什么,只是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没人被利用了还能高兴的起来。

    事情忙完了,楚墨尘也就不耽误皇上批阅奏折,和明妧告退。

    出了御书房,明妧就憋不住笑出声来,方才在御书房,太后和孙贵妃那跟咽了苍蝇一般的脸色,她肩膀差点没抖脱臼。

    她们想将计就计坑楚墨尘一把,结果楚墨尘棋高一着,最后掉坑里的是她们和倒霉的成国公府。

    明妧笑道,“你就那么笃定皇上会向着你?”

    楚墨尘眼里泻出光华来,“为夫可是难得送上门来被皇上宠溺,皇上怎么会错失良机?”

    这话说的,明妧想回去和皇上告他黑状,看着他俊美如妖孽的脸,想伸手去捏捏,看看他的脸皮是不是比城墙还厚三分,只听他继续道,“那些东西,皇上大有用处。”

    “除了赏赐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明妧不解道。

    “的确只赏赐一个用处,但赏赐又分很多种,比如敲打和拉拢,还有离间……”

    明妧是聪明人,楚墨尘这么一提点,她就明白了,哪一天皇上把成国公的心头好赏赐给成国公的政敌,那才是真正瞧热闹的时候。

    这边明妧和楚墨尘心情灿烂的回了镇南王府,那边成国公府却是乱成一团。

    御书房发生的事,明妧他们前脚回王府,后脚就传到了成国公府,成国公怒急攻心,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长晖院,内堂。

    老夫人在礼佛,跪在蒲团上,一边拨弄佛珠,一边默念经文。

    桌案前焚了香,如丝如缕的佛香,让人心平气和。

    外面,丫鬟念夏快步走进来,等近前时,脚步又放缓了,没敢上前打扰,只静静的守在一旁。

    半刻钟后,老夫人抬起胳膊,钱妈妈赶紧将她扶起,老夫人问道,“怎么了?”

    念夏赶紧把成国公被气晕的事禀告老夫人知道,老夫人神情晦暗,钱妈妈感慨道,“成国公一把年纪,又是两朝元老,竟然被两个小辈给气晕过去,实在令人唏嘘。”

    老夫人神情淡淡,钱妈妈扶着她坐下,她道,“成国公是被世子气晕的,王爷和王妃又护短,想他们去成国公府探望是不可能的,老国公在世时和成国公的关系不错,让老三备厚礼去探望一番。”

    钱妈妈要去给三老爷传话,老夫人示意她附耳过来,吩咐了几句,钱妈妈一边听一边点头,恭维道,“姜还是老的辣,和老夫人您斗,他们都还太嫩了点儿。”

    这一日,晴空万里。

    后院竹屋内,楚墨尘正在看书,突然一阵砰砰声传来,他眉头微皱,道,“这是什么声音?”

    赵风闪身进屋道,“是世子妃和丫鬟在……钻竹子。”

    听过砍竹子挖竹笋,这钻竹子是什么行为?

    赵风也不知道,只道,“世子妃把竹子挖一点小洞,把爷珍藏的美酒灌进去,然后密封好,属下瞧着像是在储存美酒。”

    只是这样储存美酒的方式还是头一回见,是以赵风也不大确定。

    楚墨尘把书放下,推了轮椅出来,明妧正好忙完出来,楚墨尘问道,“你在藏酒?”

    “我在酿酒,”明妧纠正他道。

    现成的酒,哪里需要她再酿的,楚墨尘抬手扶额,“又是我孤陋寡闻了?”

    明妧轻嗯一声,那边喜儿过来道,“世子妃,多挖了几个孔怎么办?”

    明妧就道,“再去搬几坛好酒来。”

    喜儿得了吩咐,一阵风就跑远了,楚墨尘望着明妧,提醒她道,“那都是我珍藏的酒。”你可别给我祸害没了。

    明妧没听出他弦外之音,只道,“不是珍藏的酒,我还不用呢。”

    明妧手上沾了些泥巴,打算回屋清洗,身后有唤声传来,“世子爷、世子妃,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