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假冒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回头,就看到雪雁跑过来,跑的有点急,脸蛋红扑扑的,气喘吁吁,明妧走过去几步道,“出什么事了?”

    雪雁忙回道,“江湖郎中射了封信在王府大门上,让世子爷把他的药箱子和诊金还给他。”

    雪雁说的时候,嘴角抽搐不止,阳光下,隐隐可见她脑门上的黑线。

    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江湖郎中是假的,是世子爷的暗卫赵成假扮的。

    这会儿赵成就在沉香轩内,怎么可能往王府大门上射箭?

    就是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啊。

    明妧无语道,“想不到假江湖郎中还有人假冒。”

    楚墨尘则问道,“那封信呢?”

    雪雁忙回道,“信射到王府大门前的时候,正好大老爷路过,虽然上头写着世子爷亲启,大老爷还是直接拆开看了,这会儿信应该送到长晖院了。”

    一般府里有什么大事,都是在长晖院商议。

    雪雁说完,那边海棠就快步过来道,“世子爷、世子妃,老夫人让你们去长晖院一趟。”

    长晖院,正堂。

    济济一堂。

    不止长房和三房,就连王爷和王妃都到齐了。

    镇南王府声名显赫,朝中地位都不是举足轻重能形容的,这么一个没人敢惹的府邸,居然被人在大门上射了一箭,只怕这会儿都惊动皇上了,王爷和王妃又怎么能当做不知道充耳不闻,何况事关江湖郎中和楚墨尘的腿。

    明妧推着楚墨尘进屋,王爷眸光落在楚墨尘身上,儒雅俊美的脸上,眉头微皱,显然在质疑楚墨尘在弄什么幺蛾子。

    那眼神看的楚墨尘郁闷,他还想知道是谁在和他弄幺蛾子呢。

    上前,挨个的请安后,楚墨尘眸光就落在了王爷手边的信上,道,“信上都写了什么?”

    丫鬟忙把信拿给楚墨尘过目。

    字写的很不错,但信上的内容就不大讨喜了,难怪王爷怀疑是他让人射的箭。

    信上不止让他把江湖郎中的药箱子和之前挣的诊金还回去,还另外写了几句话,江湖郎中说成国公被气晕,他一露面绝对没有好下场,他不想多事,但之前承诺帮他治腿就不会食言而肥。

    十万诊金和药箱子一并奉上,他会把医治办法和药方子交给他,明日午时,如果不送到,他就直接出京,永不再踏入京都半步。

    事情闹到成国公晕倒的地步,江湖郎中肯定不能再随便出来了,但楚墨尘的腿又要医治……现在江湖郎中不用亲自出现,楚墨尘的腿疾又能治好,算得上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看到这封信,王爷就觉得自家儿子欠揍,一开口就要十万两,还这么招摇,要个三四万两,也不用惊动这么多人,真缺钱了,他可以私下要,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不会不给。

    楚墨尘白眼一翻,这么低劣的手段,父王居然都分辨不出来,这不明显不是他做的吗,他要真开口,怎么可能只要十万两?没有二十万两他都不会提!

    那边,老夫人望着王爷道,“给世子治腿,你到底花了多少钱?”

    这么多人齐聚长晖院,除了王妃是真的关心楚墨尘的腿之外,其他人关心的都是诊金。

    江湖郎中生了一颗土匪心,一点药膏就要八千两,楚墨尘的腿治了这么久,没人能估计他花了多少钱,但为了给楚墨尘冲喜,王爷许诺了二十万两,这事大家都知道。

    现在又要再花十万两,虽然钱不是他们掏,但是听着也心疼啊。

    王妃望着王爷,她也想知道,王爷淡淡道,“这得问尘儿,我还没有给过江湖郎中钱。”

    王妃就望着楚墨尘了,楚墨尘歪着脑袋,望向明妧,给多少,明妧说了算。

    明妧暗瞪了楚墨尘一眼,她可只收了楚墨尘一万两诊金,但之前楚墨尘在宫里放了话,让人误会江湖郎中给他医治收了不少的诊金,现在说一万,那之前岂不是骗人了?

    明妧就道,“相公给了五万两诊金。”

    大太太倒吸一口气,“尘儿身上怎么有那么多钱?”

    楚墨尘之前是镇国公府四少爷,月钱是一百两,册封世子后长了,也不过一百五十两,如何积攒到五万两之多?

    能随便给五万两,都没有找王爷要过,说明他身上肯定还有钱。

    王爷能随随便便的掏二十万两给儿子娶亲,做儿子的又能随随便便付五万诊金,敢情王府的钱全部在他们父子二人身上,其他人都是穷光蛋呢。

    这么大笔的钱,狠狠的扎疼了大家的心,包括老夫人在内。

    她嫁给老国公几十年,钻营了几十年,摸到的见到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老国公防备着她,她心底发寒。

    大太太看了大老爷一眼,她知道老国公生前就想把爵位传给王爷,只是王爷所出长子不成器,远不及楚墨枫来的招人喜欢。

    再加上之前王爷对爵位没有那么在意,也不曾争过,所以爵位最后落到了大老爷头上。

    可爵位大老爷继承了,国公爷觉得亏欠王爷和三老爷,公中其他东西三房平分。

    这对长房来说有点不公平,但比起那些身外之物,爵位才是最重要的,有了爵位和兵权,其他东西还愁没有?

    如今瞧来,老国公最偏袒的还是王爷,家产大头都给了王爷!

    要是爵位还在手里也就罢了,可爵位也被王爷给抢了去,留给长房的只有耻辱!

    大太太一口银牙险些咬碎,大老爷拳头攒紧,手背上青筋暴起。

    之前楚墨尘还想找机会坑王爷一把,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楚墨尘也不回答,只望着王爷。

    他可没明说是王爷给他的。

    但是大家直接对号入座了,整个王府,只有王爷这么有钱,也只有做亲爹亲娘的才舍得这么大笔的给儿子掏诊金。

    王爷头疼,他几时给过他钱了?

    罢了,他和世子妃胡诌骗人,这笔子虚乌有的诊金可不得他来担着。

    王爷不想多谈,望着楚墨尘道,“这信你打算怎么处置?”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这事情有点棘手啊,谁都知道父王为了他的腿不惜重金,二十万两都舍得了,十万两没有理由不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