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消气
    ,精彩小说免费!

    把东西送到指定地点,楚总管前脚回王府,后脚一穿的破烂不堪的小乞丐就送了一封信来王府。

    信上写了药方和如何给楚墨尘的腿施针,拿到药方,某世子爷大喜过望,道,“赵院正呢,怎么还没来?”

    一般的太医,楚墨尘信不过,得赵院正来帮忙施针他才放心。

    等了小半盏茶的功夫,赵院正拎着要箱子就来了,身为为数不多知道明妧会医术的人,赵院正有点心累,完全不知道世子爷和世子妃在玩什么把戏。

    只能楚墨尘吩咐什么,他就做什么。

    进了长晖院正堂,赵院正先给王爷王妃请安,王妃见楚墨尘心急,她也着急道,“尘儿有好些天没治腿了,有劳赵院正帮忙医治。”

    赵院正忙说不敢当。

    明妧把药方递给赵院正,赵院正看过后,眉头微扭,楚墨尘见了就问道,“这药方不对?”

    赵院正忙道,“这药方……平平无奇。”

    见楚墨尘眉头扭着,赵院正担心自己说错了话,忙道,“江湖郎中医术高超,远非臣能比,此药方虽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大音希声,只要对症,寻常方子也能有奇效。”

    楚墨尘扭紧的眉头松开,他还以为别人想要他的命呢,不过想也知道药方不会有大问题,毕竟都知道他会找太医验看,太假了容易露陷。

    药方看过后,接着就是针方了,不知道针方有什么问题,方才他注意到明妧看针方时,肩膀直抖。

    楚墨尘把针方递给赵院正,赵院正眉头扭了又扭,楚墨尘就问道,“赵院正这表情是……?”

    赵院正先看了明妧一眼,脸上带了几分茫然之色,道,“这两张针方看似治腿,实则是……”

    吞吞吐吐,招人不喜,“实则是什么?”

    赵院正不敢多言,王爷追问道,“赵院正有话不妨直说。”

    赵院正声音压低道,“一张是治脑子的,另外一张是治……不举。”

    赵院正说的时候,三老爷正在喝茶,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这方子也……也太狠了点吧?

    楚墨尘脸比锅底还要黑几分,周遭怒气直往外涌,骂他脑子坏了要医治,还咒他不举?

    楚墨尘气的吭哧吭哧,他抽空瞪了明妧一眼。

    他是怪明妧偷笑,可是这样的举动看在赵院正眼里,却坐实了这方子是明妧开的,这小两口开玩笑也没有个度,这不是践踏世子爷的颜面么?

    大太太呀的一声叫了起来,“针方不是治腿的,药方也平平无奇,这不会是……遇到假江湖郎中了吧?”

    楚总管脸色一白,“王爷……”

    王爷还没说话,就听楚墨尘气道,“还不赶紧派人去追!”

    不敢耽搁,楚总管赶紧退出去,十三万两银票啊,但愿还能追的回来。

    楚墨尘脸都气绿了,明妧站在一片,觉得先前自己是杞人忧天,还担心他演技不行被人看出端倪来,看来那两张药方是真把他气着了。

    岂止是气着了,楚墨尘没差点气疯掉。

    镇南王世子心急治腿,被人钻了空子,花了十三万两买了一张治不举和治脑子的药方,他会沦为整个京都的笑柄的!

    他都没法想象,街头巷尾会怎么笑他,想起来,楚墨尘都有杀人的冲动。

    大太太则道,“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欺骗我们镇南王府?”

    楚墨尘气的胸口直起伏,明妧忙劝他别气坏了身子,道,“相公消消气,楚总管已经带人去追银票了,那些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明妧一字一顿,语气没有了以往的温婉。

    赵院正心头微动,世子爷动怒就算了,世子妃也这么生气,莫非这事不是他们做戏给大家看的?

    三太太阴阳怪气道,“钱都到骗子手里了,想追回来谈何容易?”

    然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大太太是一脸肉疼,十三万两啊,就这样被人给骗子,整个京都都找不到王爷和世子这般的败家子了,还不能数落几句。

    虽然不能直说,但是眸底的责怪之意很显然,楚墨尘气咻咻的推着轮椅转了身,眼不见为净。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发生在镇南王府的事就传遍了京都。

    不知道多少人都笑的肚子疼,楚墨尘气的午饭都没吃几口。

    出门就看到丫鬟站着树荫下交头接耳,瞧见他,忙做噤声状,脸上还带了躲闪的心虚。

    楚墨尘见了更是来气,“外头都是怎么传的?”

    丫鬟们缩着脑子,不敢回话。

    楚墨尘眉头一皱,丫鬟们就你推我,我推她,最后把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小丫鬟推了出来。

    小丫鬟快吓哭了,道,“外,外面都说,说世子爷您一……一把让人骗了十三万两,脑子的确要,要好好医治了……”

    楚墨尘脸黑的仿佛随时要杀人,小丫鬟吓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是外面人传的,不是奴婢说的,世子爷息怒。”

    明妧走屋内出来,见小丫鬟脸色苍白,便道,“下去吧。”

    小丫鬟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撒丫子就跑开了。

    明妧把轮椅推回屋,道,“装装样子就不成了么,怎么还真生这么大气了?”

    外面这么议论他,他怎么能不生气?

    其实楚墨尘不知道,说他脑子要医治算好的,有些人甚至猜测他是不是真的不举,起初有些人同情明妧,后来一想,觉得她真是福泽深厚,世子爷不举,要是别的姑娘嫁了那是一辈子可怜,她不同,她一年后还能再嫁人啊。

    世子爷举不举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怕楚墨尘气坏,明妧笑道,“他们议论就让他们议论,迟早让他们知道谁的脑子需要医治,蹦跶的越高,才能摔的越惨。”

    他们现在可是在极力的配合他们,让他们高兴。

    这件事,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就连皇上都有所耳闻了。

    孙贵妃知道这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去禀告皇上知道,看着孙贵妃那一脸同情又暗爽的模样,皇上嘴角都抽搐,你们高兴的太早了!

    第二天,王爷告假没有上朝,他可不想看见那些大臣同情的眼神,身为镇南王,他战功赫赫,无人可出其右,可两个儿子,是一个比一个不成器。

    长子贪墨,钻进了钱眼里,被他这个亲爹一刀咔嚓了来立威,次子断了腿,为了给他治病,他堂堂镇南王府被人骗了二十万两,实在是……令人唏嘘。

    这要找不回那十三万两银票,这应该是镇南王这辈子最大的笑柄了吧。

    文武百官还不敢笑的过分,最高兴的莫过于成国公,本来都气病了,这事一传开,成国公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朝堂上。

    看楚墨尘和明妧演的这么辛苦,连王爷都配合,皇上决定也配合下,在百官们议论这事的时候,皇上笑道,“朕没想到镇南王那么杀伐决断的人,腰包里的银票这么好骗,哪一天朕缺钱了,也骗他个十几万两花花。”

    “皇上圣明!”成国公震声高呼,情真意切。

    整个议政殿,就成国公一人附和,他才被镇南王世子打劫,他幸灾乐祸一点,别人不会说什么。

    接下来,整整三天,偌大一个京都都在关心镇南王府有没有找到骗钱的,把十三万两银子追回来,甚至还有赌坊设了赌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