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背锅
    ,精彩小说免费!

    镇南王儿子不多,一共就两个,皆是王妃所出。

    嫡长子贪墨军饷,被王爷一刀砍了脖子,拿来立军威了,这是王爷人生的败笔。

    皇家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但凡有家业继承的人家,长子总是寄予厚望,若是严加管教的长子都不成器,那娇惯长大的次子更是别提了,可镇南王府却不按常理,长子往列祖列宗脸上抹黑,次子却青出于蓝胜于蓝。

    想到镇南王府大老爷,皇上悻悻然把眸光收回来,这大概是镇南王府的传统。

    看着手里的信,皇上想知道这些计谋是镇南王世子想出来的还是镇南王帮的忙,这也忒狠了点儿,先下毒把成国公和晋王他们折腾的奄奄一息,让他们有苦说不出,再卖解药把他们气个半死,这还不算,解药还不是有钱就能买到,来一招离间计让他们狗咬狗去争活命的机会。

    能想出这么绝的连环计,皇上方才压下去的羡慕嫉妒又涌到了嗓子眼,他要是有这么聪慧的儿子,还用得着纠结立谁为太子吗?

    王爷不知皇上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皇上走神了,他轻咳一声,把皇上从走神中拉回来。

    皇上回过神来,把信放下,道,“传晋王和成国公进宫。”

    德顺公公连忙应下,出去让人传话。

    晋王和成国公进宫还要一会儿,皇上想起上回楚墨尘和明妧进宫找他让人估价时想问却没有来得及问的事,开口问道,“贤老太妃果真中毒了?”

    这话是问明妧的,明妧摇头,“贤老太妃没有中毒。”

    皇上怔了下,音调都高了两分,“没有中毒?”

    明妧点头,“太妃的确没有中毒,她得的其实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江湖郎中只能顺着她,让她听到自己想听的,看到自己想看的,心病一除,自然不药而愈。”

    早在楚墨尘形容贤老太妃情况的时候,明妧心里就有几分了然,那么多大夫和太医都诊断她没有病,十有**是真的没病。

    只是贤老太妃口口声声说自己中毒,命不久矣,这样的情况,明妧以前也见到过类似的病症,所以事先准备了药丸,那颗药丸,不论是谁服下,第二天的尿都特别黄。

    而叮嘱贤老太妃喝水,也是为了让她更相信自己排毒了。

    再加上江湖郎中名声在外,远非太医能比,更是得贤老太妃的信任,就把老太妃的心病结了。

    皇上听后,点头称赞,“医术果然不同凡响!”

    虽然夸的是明妧,但明妧不好上前谦虚两句,只红了脸,站在一旁。

    没一会儿,外面就进来一公公道,“皇上,太后来了。”

    公公禀告完,退到一旁,皇上撇头就瞧见嬷嬷扶着太后进来,皇上起身给太后请安,“太后怎么过来了?”

    太后淡淡道,“哀家听说江湖郎中往镇南王府送了解药,楚老夫人的毒已经解了?”

    皇上点头,“楚老夫人的毒的确解了,还剩下一粒解药,镇南王世子不知道该拿来救谁,送进宫交给朕了。”

    太后注意到龙案上的药瓶了,当即道,“送去晋王府。”

    干净利落的声音毋庸置疑,把一个上位者的霸道和威严表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这里是御书房,没有皇上发话,谁也不敢拿药瓶。

    皇上坐下道,“太后别急,晋王虽中毒,但这两日不会有性命之忧,这解药只剩一颗,朕已经传晋王和成国公进宫了。”

    这话并不能宽慰太后的心,解药只有一颗,皇上不直接给晋王,就代表成国公也有拿到解药的希望。

    太后眸底闪过一抹冷芒,极力压抑怒气道,“好一个江湖郎中!让那么多人中毒,却只给两颗解药,他到底想做什么?!”

    明妧站在一旁,听着太后的话,朝天花板飞去一记白眼,明妧还能忍,她身边坐轮椅的可没有那么大的忍耐,只听楚墨尘道,“把江湖郎中那封信拿给太后过目,免得江湖郎中无辜受太后责骂。”

    毒的确是人家江湖郎中下的,可人家下在银票上,而且那银票是楚墨尘给他做诊金的,也就是江湖郎中自己的东西。

    他在自己的银票上下毒,妨碍晋王和成国公什么事吗,假借江湖郎中的名义骗他十万两诊金,还给他送去两张药方羞辱他,却反过来责怪给他治病的江湖郎中,是可忍孰不可忍。

    太后额头青筋跳动,凤颜带怒,江湖郎中无辜,那中了毒的晋王就是罪有应得了?!

    德顺公公把信拿给太后过目,太后看了几眼,讥笑道,“一个胆大包天的江湖郎中的话也可信?”

    楚墨尘嗤笑一声,“本世子的腿京都但凡有点医术的大夫都瞧过了,皆束手无策,只有江湖郎中才能医治,救命恩人的话,本世子不信,太后让本世子信谁的话?晋王、成国公还有老夫人一起中毒,中毒的原因正是银票,如果晋王不是因为碰了江湖郎中在银票上下的毒,那晋王自己找下毒凶手,另寻解药,这颗解药正好卖给成国公了。”

    如果眼神能杀人,楚墨尘这会儿早被太后眸底的寒芒给戳出来千百个窟窿了。

    太后怒目而视,楚墨尘却是气定神闲的坐在轮椅上,不论太后怎么袒护晋王和成国公,明妧下的毒,只有她能解,要想活命,就得乖乖的把分赃的银票送回来,少一张就得用人命去填他们的怒气。

    在看到银票和药箱子之前,这颗解药谁也别想吃。

    楚墨尘就歪在轮椅上等着,皇上让太后坐下,德顺公公亲自给太后上了茶。

    一盏茶喝完,晋王和成国公就进宫了,两人是被抬进宫的,太医随行。

    看到两人,皇上着实吓了一跳,这才几天啊,人就消瘦了一圈,脸色苍白,痛苦不堪。

    两人强忍着痛苦要起身给皇上见礼,皇上摆手道,“免礼。”

    “谢,谢皇上。”

    晋王坐下了,成国公还是跪了下来,他一脸痛色,“皇上,臣有罪,是臣没管教好下人……”

    提着一口气,成国公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然后就疼的整个人都揪在了一起。

    成国公府大老爷跪在成国公身边,把成国公要说的话补齐,然后又出来一个背黑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