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失算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朝楚墨尘投去一记你失算了的眼神,你想看狗咬狗的戏码,然而人家上演的是鹣鲽情深和互相谦让。

    成国公如何能和晋王相比?

    太后可就晋王这么一个儿子,要是解药真的被成国公抢去了,晋王一命呜呼,太后一定会杀了江湖郎中,也不会放过镇南王府,更是会视抢了她儿子活下去机会的成国公为眼中钉肉中刺。

    成国公知道自己不是太后的对手,所以他宁肯大度的放弃活的希望,给成国公府谋一个锦绣未来。

    老狐狸啊!

    不过晋王也不差,他明着抢,估计会激起成国公争夺之心,干脆谦让,老国公不可能说好,他一定会谦让回来……

    太后就道,“国公爷和国公夫人鹣鲽情深,令人动容,既然成国公有心成全你,和夫人一同赴死,晋王就别再推辞了,先皇过世,留下哀家,那种滋味,哀家清楚。”

    成国公脸色白了白,明妧想他此刻心里应该在循环一句话:你为什么不继续谦让,为什么不继续谦让……

    皇上坐在龙椅上,脸色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成国公和晋王互相谦让并不是皇上想看到的,两人联手算计楚墨尘,又在生死关头互相谦让,说明两人关系绝非一般的好。

    晋王是太后的儿子,没少惦记皇位,是皇上的最忌惮的人。

    楚墨尘把解药送到皇上这里来,不论晋王和成国公是狗咬狗,还是互相谦让,他都立于不败之地。

    皇上没说话,太后就道,“皇上,解药。”

    皇上摆摆手,德顺公公就把解药拿给晋王,晋王迫不及待的接了药瓶,都等不及宫女端茶,他就把药给咽下了。

    这时候,外面一公公捧着药箱子进来,他走上前,也不知怎么了,身子一歪,把药箱子扔了出去,好巧不巧的扔向明妧的方向。

    离的很近,明妧也没多想就直接把药箱子抱紧了。

    她站稳身子,抬头就瞧见成国公府大老爷嘴角一抹得逞的笑忽闪而逝,快到明妧一眨眼,再看又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悲伤和愤怒。

    是她的错觉吗,绝对不是,她不信公公把药箱子摔倒是简单的意外。

    难道里面的药被毁了,小公公这一摔,正好给他们家背黑锅的管事再背黑锅,但为什么不摔给别人,故意摔给她呢?

    明妧眸光一转,把药箱子抱稳,鼻尖微微一动,眉头就拧成了麻花。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居然把银票上的毒粉抹在药箱子上,她一碰药箱子就会中毒。

    楚墨尘可以不在乎晋王和成国公的性命,总要顾忌她一二吧,江湖郎中最先救的就是她,如果楚墨尘知道江湖郎中的下落,她一定也知道。

    明妧眸底寒芒点点,楚墨尘问道,“你没事吧?”

    小公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请皇上恕罪。

    都不用皇上发话,德顺公公就道,“这么笨手笨脚的,拖出去杖毙三十!”

    小公公苦苦哀求,但很快就被人捂住嘴拖了下去。

    明妧摇头,“我没事。”

    楚墨尘伸手,明妧就把药箱子给他,那边成国公道,“别……”

    楚墨尘望着他,“怎么了?”

    成国公就道,“银票是放在药箱子里的,管事的拿出来时,不知道银票上有毒,碰过药箱子……”

    看到明妧和楚墨尘都中毒了,成国公脸色好转了许多,就算死,也多了两个垫背的。

    楚墨尘脸色变了一瞬,随即笑道,“成国公果然大度,我让人打劫了成国公府,你还希望我好好活着,不过这毒和平常的毒不一样,两天就散了,这会儿药箱子上已经没毒了,我抱着无妨。”

    楚墨尘说的云淡风轻,成国公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脸色比之前看着晋王把解药吞下还要难看。

    毕竟这是他反将一军,活下去唯一的希望,现在就这样破碎了,怎么高兴的起来?

    楚墨尘觉得自己有点残忍,就这么无情的把他的希望给捏的粉碎,他应该配合一下的,他现在配合还来得及么?

    太后捕捉到什么,道,“镇南王世子是怎么知道这毒两天就散了?”

    楚墨尘望向太后,道,“猜的。”

    太后脸色一变,“猜的?这样的理由,你以为哀家会信吗?!”

    楚墨尘翻了一记白眼,他说他的,至于太后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与他何干,楚墨尘懒得解释,明妧替他道,“江湖郎中救死扶伤,当初救我的时候,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毒是下在银票上的,银票不同寻常之物,谁也不知道它在市面上流通时会经过多少人的手,但凡碰到的人都中毒,这太过残忍,以我们对江湖郎中的了解,他不会做这么残忍的事,他既然送信让我们替他拿回药箱子,说明药箱子肯定没有问题。”

    这样解释合情合理,太后也无话可说,只是明妧那句江湖郎中救死扶伤,太后不敢苟同,她绝对相信死在江湖郎中手里的人远比他救的人要多。

    要是赵成听到这话,估计会对太后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的确杀的人比救的人多……

    楚墨尘把药箱子打开,道,“检查下药有没有丢失。”

    明妧把药瓶挨个的打开,然后检查,道,“我瞧着好像都在。”

    江湖郎中的药价值昂贵,没事不会用的,等成国公他们中毒后,这药他们不敢碰。

    药都在,银票也一张不少。

    明妧检查完,楚墨尘把药箱子合上,外面一公公快步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道,“皇上,有人往宫门上射了一封信,是给镇南王世子的。”

    皇上嘴角扯了下。

    这也太过分了!

    往镇南王府射箭就算了,居然还敢往宫门上射箭!

    皇上知道是楚墨尘和明妧捣鬼的,没有动怒,太后怒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往宫门上射箭,如此蔑视皇家威严,其罪当诛!”

    小公公缩在一旁,楚墨尘道,“有话就说。”

    小公公弱了声音道,“宫门有侍卫把守,射箭之人不敢靠的太近,这箭刚刚要碰到宫门就掉在了地上,没有伤及宫门……”

    楚墨尘笑了,“这哪是蔑视皇家威严,这么自取其辱的行为反倒彰显了皇家尊不可侵,他肯定以为皇宫和我镇南王府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