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不急
    ,精彩小说免费!

    射了箭,却没有射到宫门就掉了下来,传出去可一点都不有损皇家威严。

    皇上暗瞪了楚墨尘一眼,真是胆大心细,一点把柄都不给人逮。

    明妧催楚墨尘道,“相公,你先看信上写了些什么。”

    楚墨尘把信打开,扫了一眼,脸色大变,明妧低呼,“银票上的毒能存十天?!那,那不是说……”

    成国公眼前一亮。

    银票上的毒十天才散,那不是意味着镇南王世子和世子妃也中毒了么?

    果然老天爷是厚待他的。

    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下,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明妧,真的很考验演技啊,只见明妧脸上满是害怕,然后渐渐的眉头蹙拢,到最后竟然松了一口气,再最后还朝成国公投过来一记同情的眼神。

    那眼神看的成国公心底发毛,皇上抬手扶额,定北侯到底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儿,这脸上的表情也太丰富了一点吧?

    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两又要联手挖什么坑了,皇上隐隐有些期待,道,“信上写了什么?”

    楚墨尘忙把信叠好,道,“没写什么。”

    太后冷哼一声,“皇上问话,也敢搪塞。”

    楚墨尘正要把信往怀里塞,闻言又拿了出来,道,“我是为了晋王和成国公好,这信不看也罢。”

    皇上眉头一挑,问道,“直说就是。”

    楚墨尘轻咳一声,道,“江湖郎中送信进宫,是怕我和世子妃不知情碰到毒药,谁想到晚了一步,他大概也想到这种可能,所以在信上告诉我,成国公和晋王他们中的毒的解药就在药箱子里,有不少……”

    真的,就是皇上听到这话,也有想喷血的冲动了,果然是没有最狠,只有更狠啊。

    他们是想把成国公和晋王活活气死在御书房内呢。

    解药就在药箱子里,就在成国公手里,他却不知道,被毒折磨的死去活来,吓的魂不守舍,现在解药落到楚墨尘手里,他要想活命,还得花钱买。

    成国公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父亲!”成国公府大老爷直叫。

    楚墨尘揉着耳朵,埋怨皇上道,“我说了是为成国公好,偏不信我,这回信了吧。”

    那无辜的模样,皇上恨不得亲自将他丢出御书房。

    皇上扶额道,“还不赶紧救成国公。”

    楚墨尘脸色牲畜无害,“解药八千两一颗……”

    皇上都无力了,“人家成国公府不会少你八千两。”

    楚墨尘这才打开药箱,这里找那里翻,磨蹭来磨蹭去,和明妧的对话能把人惊呆。

    “这瓶应该是解药吧?”楚墨尘猜道。

    明妧摇头,“我觉得是这瓶。”

    “这大小一样。”

    “这味道差不多。”

    皇上,“……”

    最后楚墨尘被明妧说服了,道,“就吃这个吧。”

    成国公府大老爷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他们这是在拿国公爷的性命在开玩笑,他强忍着道,“世子爷和世子妃也中毒了,你们先吃。”

    楚墨尘手里拿着药丸,漂亮的凤眸闪着琉璃般璀璨光芒,只是说出来的话能把人气的吐血,他说,“我们毒发还早,不急。”

    你们不急,就能随便不拿别人的性命当回事给你试毒吗?!

    皇上看不下去了,“传太医!”

    很快,太医就来了,检查一翻,回道,“这颗是不是解药,臣不敢确定,但是其他的都不是解药。”

    太医说话和他们开的药方一样谨慎保守。

    楚墨尘随手把药丸丢进嘴里,看着他吃下去,成国公府大老爷才敢喂给成国公吃。

    明妧也吃了一颗,楚墨尘道,“有一瓶解药,害的我还真以为只有两颗,巴巴的进宫一趟,回府了。”

    明妧福身向皇上告退,然后推着楚墨尘离开,被成国公府大少爷拦下,“家母也中毒了……”

    楚墨尘望着他,“八千两。”

    “……回府就差人送王府去,”成国公府大老爷咬牙道。

    楚墨尘给了他一颗药丸,然后道,“那些铺子管事的记得和银票一起送去。”

    成国公府大老爷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楚墨尘和明妧走后,皇上摆手道,“都退下吧。”

    王爷是最先转身的,结果皇上道,“镇南王留下。”

    等晋王扶着太后离开,皇上从龙椅上站起来,吩咐德顺公公道,“监督镇南王把这些奏折都批阅完。”

    王爷眉头一皱,“批阅奏折是皇上的事,怎么能交给臣?”

    皇上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儿子和儿媳来找朕撑腰,耽误许久,这些奏折朕早看完了。”

    王爷瞥了眼堆的老高的奏折,嘴角猛的一扯,皇上,你能要点脸吗,这么多奏折,你能晚膳前看完就不错了。

    见皇上抬脚就走,王爷道,“皇上去哪儿?”

    皇上不高兴道,“还能去哪儿,找人生儿子去!”

    王爷,“……”

    镇南王府,长晖院。

    宫里发生的事,在楚墨尘和明妧还没有回王府时,就已经传到老夫人耳朵里了。

    老夫人又是气愤又是高兴,气愤很显然,没人被算计的死死的,颜面尽失还能不气愤,江湖郎中送来的那封信这会儿早传来了,就算他们再怎么隐瞒,极力把这事圆过去,也堵不住悠悠众口,她身为长辈联合外人算计小辈钱财,还败坏小辈名声的恶名怕是要背一辈子了。

    但不幸中的万幸是那毒还有解药,不是真的只剩下一颗解药,成国公和晋王真的只能活一人,还有沐嫣,她也能活下去。

    外面,沐大太太快步走进来,得知有解药,沐大太太第一时间就赶来王府,却被告知仅剩的最后一颗解药被楚墨尘送进宫了,沐大太太当着老夫人的面哭了半天,最后悔的莫过于舍不得那八千两银子,没有祛伤疤的药最多脸上带疤,以沐家的权势,沐嫣不会嫁不出去,最多嫁的没那么好。

    可现在呢,为了占那八千两的便宜,女儿吃尽苦头,现在更是连命都快保不住了,这对沐大太太来说,无疑是拿刀子剜她的心。

    老夫人被她哭的心烦意乱,悔不当初,让人把她送回沐家,不过刚走到二门,她就得知解药还有的消息,当即赶了来。

    沐大太太红着眼眶,求道,“姑母,世子手里还有解药,你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嫣儿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