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保管
    ,精彩小说免费!

    钱妈妈嘴张开,眼看着喜儿就要把药丸塞进去了,那边沐大太太豁然站起来道,“那颗解药是买了给嫣儿的!”

    喜儿怔住,忙把手收了回来,站到明妧身后。

    楚墨尘眉头拧成一团道,“买给表妹的直接说就是,这么拐弯抹角做什么,看把钱妈妈给感动的,还有表妹什么时候也中毒了,还和老夫人中的一样的毒?”

    明妧嘴角扯了扯,这话不知道钱妈妈听着什么感受,反正她听着很扎心。

    沐大太太坐正了几分,不能说她也说了,要是钱妈妈真的把解药吃了,这八千两谁掏?掏了钱,她女儿还是没有解药,终究还是要说。

    沐大太太闷气道,“我也不知道你表妹怎么就中毒了,但太医说她中的毒和老夫人一样,嫣儿不懂事,冲撞了世子妃闹出不愉快来,我教女无方,实在张不开口,才拿钱妈妈为借口……”

    楚墨尘恍然大悟,没有揪着沐嫣怎么中毒的不放,淡淡道,“我怎么会和表妹一般见识,沐家未免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被说是小人,沐大太太手紧了紧,道,“那解药……”

    楚墨尘吩咐喜儿道,“把解药拿给沐大太太。”

    沐大太太则道,“这颗解药掉地上了,换一颗吧。”

    银票没见着,事情却不少,楚墨尘不虞道,“先付钱。”

    沐大太太没推脱,左右这八千两省不掉,她是带了银票来的,当即拿出来交给了明妧,一两不多,一两不少。

    明妧又倒出一颗解药,沐大太太拿了解药后,朝老夫人福身就赶紧离开了。

    喜儿手里捏着颗解药,道,“世子妃,这颗解药怎么办?”这么价值不菲的药,她不能一直拿在手里吧。

    钱妈妈眸光从解药上扫过,看着喜儿用绣帕小心翼翼的包起来,眼底的渴望渐渐被凄凉覆盖,她艰难起身,哽咽道,“奴婢……奴婢先回去了。”

    老夫人眸带不忍,毕竟是陪了她几十年的人,但八千两……实在是太多了。

    从内屋出来,灼热的阳光打在身上,钱妈妈却感觉不到温暖,只有一阵阵凉意。

    看着钱妈妈落寞而凄凉的背影,明妧都有点儿同情她。

    回了沉香轩,喜儿喜滋滋的算今儿一天明妧挣了多少钱,老夫人、成国公和成国公夫人还有晋王和沐表姑娘,整整五条命,足足四万两啊,不过现在拿到手的才八千两,不知道成国公和晋王什么时候把银票送来。

    这边喜儿在心底祈祷快点,那边海棠跑进来,道,“世子爷、世子妃,成国公府把银票和管事的送来了!”

    楚墨尘正喝茶,闻言一笑,“送来的还真快,让那些管事的进来。”

    海棠面色古怪,道,“来,来不了了……”

    “怎么了?”明妧问道。

    海棠咽口水道,“八名管事的全部服毒自尽,成国公府管事的是用板车把他们的尸体拉来的。”

    送了八具尸体来,还直接送到王府大门口,没有比这更晦气的了。

    明妧倒吸了一口气,成国公府未免太心狠了点儿吧,为了保住脸面,不背上一个欺君之罪,不惜将那些为他卖命的管事的全部灭口,还把尸体送来故意恶心他们。

    人都死了,还是“畏罪自杀”,这案子没法再继续往下查。

    不过明妧也没有同情死的那几个管事的,要他们的命的不是她和楚墨尘,是他们卖命的主子,只怕这些年帮成国公府谋利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就当是替天行道了。

    这一次,他们和成国公、晋王还有老夫人正面杠上,除了之前楚墨尘名声受损外,并没有吃亏,最后不仅把名声挽回,还狠狠的重挫了成国公他们一把,一扫阴霾扬眉吐气。

    只是现在春风得意,但和他们的梁子却也是越结越大,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谨慎,还有就是楚墨尘的腿,江湖郎中绝不能再露面,他的腿治的七七八八了,是适合练习走路了,不出一个月,便能健步如飞。

    既然演戏了,就得把戏演好。

    第二天一早,天才麻麻亮,王府小厮开门,一只箭嗖的一下射到王府大门上,小厮一声尖叫打破宁静。

    那封信,是江湖郎中差人送来的,信里夹了两张药方,是给楚墨尘治疗断腿的,因为之前被人耍过,所以药方请了赵院正过目,确定是难得一见的良方,才敢抓药服用。

    药方是重点,但信上还顺带说了其他事,就是关于那十万两诊金和药箱子的事。

    在信中,江湖郎中把药箱子赠与明妧和楚墨尘,那十三万两诊金让楚墨尘代收,将来他会来取,至于什么时候来,或许半年,或许三年五载,或许永远也不会再进京……

    没错,江湖郎中离京了,早在他在银票上下毒后,便知京都没有他容身之处,安排了一切,便悄然离京。

    这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江湖郎中。

    卸下江湖郎中的身份,赵成表示浑身轻松,吃嘛嘛香。

    用了早饭后,明妧就推着楚墨尘去长晖院给老夫人请安,一夜好眠,老夫人气色红润,从她脸上再难寻觅前两日疼的额头青筋暴起的模样。

    看见明妧和楚墨尘进屋,老夫人眸底一抹冷芒忽闪而逝。

    大太太率先出声,道,“江湖郎中真的把药箱子和银票留给你们,然后离京了?”

    楚墨尘懒得回答,明妧回道,“药箱子送给了我们,那些银票只是让相公代为保管。”

    三太太阴阳怪气道,“如果江湖郎中永远不回京,这银票不就等于是送给你们了吗?”

    楚墨尘漂亮凤眸淡淡一扫,三太太话锋一转,笑道,“尘儿将来是要继承镇南王府的,又岂会把那区区十几万两银子看在眼里,是三婶失言了。”

    明妧上前给老夫人请安,她手里拿着一药膏和绣帕,道,“江湖郎中把药箱子送给了我们,里面的药我和相公能做主,这是祛伤疤的药膏,表姑娘脸颊受了伤,这药膏送给她,还有这帕子里包裹的是解药,可以拿来救钱妈妈。”

    药箱子送给了他们,里面的东西自然不能收钱,左右老夫人和沐家会开口找楚墨尘要药膏和解药来救钱妈妈,不如直接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