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连累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话音未落,怜春已经快步上前,从明妧手里接过绣帕,拿解药去救钱妈妈。

    怜春不敢不积极啊,昨天这药膏都快送到钱妈妈嘴边了,她最先上前阻拦,肯定把钱妈妈得罪了。

    钱妈妈要是解不了毒死了,那一了百了,可钱妈妈毒解了,依然还是伺候了老夫人几十年的心腹,不是她能比的。

    这会儿把药丸送去,希望钱妈妈能不计前嫌,以后别给她穿小鞋才好。

    怜春只接了绣帕,药膏还在明妧手中,明妧修长的睫毛眨了眨,大太太就道,“听说江湖郎中在药箱子里下了毒,这药膏会不会有问题?”

    明妧一脸茫然,“大伯母怎么这么说?”

    大太太笑道,“这药是江湖郎中送给你和尘儿的,都是价值不菲的药,江湖郎中离京了,整个京都估计就只有这一瓶子了,不送给表姑娘也无妨,但要是表姑娘用了,出了问题,可就不好交代了。”

    明妧回头看了楚墨尘一眼,而后望着老夫人,献殷勤道,“这药膏让赵院正检查过,没有问题才敢给表姑娘用的,表姑娘若是不放心,用之前还可以让太医检查一翻。”

    老夫人眸底像是覆了一层寒冰。

    她不信他们两狐狸会猜不到沐嫣是怎么中毒的,明知道这药膏有毒,太医检查不出来,还故意送给沐嫣用,她要上当,那她这辈子可就真的白活了。

    老夫人拨弄着手中佛珠,把眼底寒芒敛去,道,“这一瓶药膏,你自己留着吧。”

    之前强要,她不给,现在白送,人家还端架子不要,有没有搞错啊,丑话说在前头,东西她可就送这一次,不会有下回了。

    明妧把药膏收起来,打算福身告退,只是药膏人家不要,别的东西却不会少开口。

    三太太眸光从明妧身上瞥过,落到楚墨尘身上道,“这药箱子既然江湖郎中给你们两了,那之前给老夫人解毒的药丸,不好再收钱吧?”

    楚墨尘眉头狠狠一皱,道,“老夫人服用的解药是成国公府付的钱,三婶的意思是让我把八千两送还成国公府?”

    说着,楚墨尘一脸怀疑三太太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的表情,他没再派人去打砸抢成国公府就不错了,到手的银票还给人家送回去,他有这么蠢吗?

    三太太嗓子一噎,道,“那八千两是成国公府先付的,老夫人觉得不应该让成国公府破费,昨儿让人拿了八千两还给成国公府了……”

    楚墨尘臭着张脸,明妧忍不住翻了一白眼,她鄙夷的表情正好被大太太捕捉到,发难道,“世子妃那是什么表情?”

    被点了名,明妧倒也不害怕,背脊挺直,一脸坦然的望着大太太,缥缈的声音仿佛从远山飘来,“明妧在替相公不值,昨儿相公在院子里说八千两让成国公府付的时候,没有阻拦相公,就算是认可了,相公进宫,当着皇上和太后的面逼迫成国公府掏钱,王府又觉得此举不妥,把八千两送去给成国府,坏人相公做了,现在三婶又让相公把八千两还给老夫人,昨儿那封信大家都瞧见了,江湖郎中可明确写着一颗解药八千两,三婶是要相公替成国公府付八千两?”

    三太太脸色一僵,道,“这不是江湖郎中把解药都送给你们了吗,哪还能按一颗解药八千两来算?”

    楚墨尘手在轮椅上轻敲了两下,眸光清淡冷漠,“同样是解药,在江湖郎中手里值八千两,在本世子手里敢情就一文不值了?”

    三太太背脊一凉,笑道,“那江湖郎中生了一副土匪心,你是镇南王世子,怎么能和江湖郎中比呢?”

    敢说他娘子生了土匪心,楚墨尘冷哼一声,明妧嘟嚷道,“昨儿相公还说,这解药如果让他卖,绝对卖一万两一颗,或者让成国公和晋王竞争,价高者得,这不是解药是江湖郎中的,怕江湖郎中说我们赚差价没敢说么?”

    三太太彻底败下阵来,她都说江湖郎中是土匪了,敢情他们两比江湖郎中还要土匪!

    老夫人看着楚墨尘,脸上不带一丝笑容,淡漠道,“中毒的不止成国公,还有晋王,晋王中毒吃尽苦头,江湖郎中把药箱子给了你们,你们还收晋王的诊金,难保太后不会把对江湖郎中的怒气迁怒在你们身上,不缺钱用,还是别为了一点钱竖敌才好。”

    三太太点头附和道,“王爷手握兵权,太后和晋王不能拿他怎么样,可你们大伯父和三叔,还不任由晋王搓扁揉圆?”

    这是在拿大老爷和三老爷的前程给他们施压了,如果他们不把买解药的八千两还给成国公和晋王,消他们的怒气,他们一定会针对大老爷和三老爷。

    真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明妧心底鄙夷,她很想问一句,如果江湖郎中没有把药箱子送给他们,是不是还要他们自掏腰包帮晋王和成国公解毒?

    就因为药箱子送给他们了,反正不花钱,动动嘴皮子就能让晋王和成国公少花八千两,博够好感,更愉快的联手继续算计他们?

    这是拿他们当傻子看呢,要是楚墨尘真的有那么傻,还用得着他们联手算计吗,还以为她们能吃一堑长一智,看来是她想的太美好了。

    还有,楚墨尘让人抢了成国公府,是送八千两银子就能让成国公平息怒气的吗,至于晋王,怕太后迁怒就太可笑了,晋王中毒和老夫人一样是收了成国公送的银票,与江湖郎中何干?

    明妧都不想说什么了,明明是狐狸,非得装出人人可欺的模样来。

    这些话,明妧放在心里,并未说出口,楚墨尘可就没她这么好脾气了,直接吩咐喜儿道,“去告诉父王,就说老夫人和三婶她们让他一会儿拿了银票,去成国公府和晋王府赔礼,务必让他们和太后消气,不然将来大伯父和三叔仕途受阻,全是受我连累,我担待不起。”

    喜儿点头如拨浪鼓,转身就要走,被三太太的丫鬟拦下。

    老夫人脸都绿了,三太太就道,“这事怎么能让王爷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