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凌乱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明妧进竹屋,楚墨尘眉头一拧,有什么忙不能找他帮忙,需要找人家萧小少爷的,她不会真打人家的主意吧?

    很快,竹屋就传来一阵捣药声,在宁静的后院,声音传的格外的远。

    那声音听的人烦躁,楚墨尘频频朝竹屋张望,还故意叫疼,明妧都没出来看一眼,楚墨尘脸就臭了,如果眸光能放火,竹屋这会儿早烧成灰烬了。

    赵风有点心累,完全琢磨不透世子爷在想什么,先前他练习走路,脚用力过猛,有点疼,他要请世子妃,他不让,世子妃来药房制药,也不妨碍世子爷,世子爷又不高兴,故意装疼,男人心海底针啊。

    身为世子爷的暗卫,当然要帮世子爷了,赵风道,“世子妃调制药丸的时候格外专注,应该是没听见世子爷叫她。”

    赵风去请明妧,明妧正翻抽屉,看见他进来,道,“你来的正好,有几味药不够用,让人买一点儿回来。”

    赵风赶紧道,“属下去吧。”

    明妧看了眼屋外的楚墨尘,道,“你还有事,让别人去就行了。”

    赵风上前,把桌子上的药单拿在手里道,“缺了药,世子妃也没法调制药丸,世子爷方才腿有点疼,正好世子妃可以给爷看看。”

    话音未落,人已经不在竹屋内了,闪的还真是快,她都还没答应呢。

    这时候,楚墨尘要茶喝,明妧翻了一白眼,茶就在院子里,有叫她的功夫,都能过去喝两杯了,真是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明妧迈步走出去,就看到楚墨尘站在那里,他没有拄拐杖,就那么站着,风掀起他的锦袍,妖冶的凤眸闪着星辰般璀璨光泽,勾魂夺魄。

    至于拐杖……

    已经被他扔出去七八米远了。

    “你怎么把拐杖扔了?”明妧拧眉道。

    楚墨尘一脸无辜道,“方才脚下一滑,只顾着稳住身子,它自己就飞出去了。”

    说的还真煞有其事,她有那么好骗吗,“你怎么没和拐杖一起飞出去?”

    楚墨尘耳根微红,用审度和质疑的眸光望着明妧,“娘子是希望我和拐杖齐飞?”

    不只是希望,都恨不得抬脚将他踹飞了,明妧走过去要把拐杖捡起来,可是拐杖已经被他给砸坏了,好好的拐杖招他惹他了,要拿它出气,明妧回头道,“拐杖坏了,我给你拿齐大少爷送的那根吧,他送的拐杖质量好,没那么容易坏。”

    明妧一恼,就点楚墨尘的炮仗,一点就炸,楚墨尘磨牙道,“我要喝茶!”

    为了堵明妧让他自己倒茶喝,楚墨尘直接把拐杖扔了,不留话柄给明妧,可明妧还记得他虽然断了腿,武功还在,当初她荡秋千出事,那么远的距离都救下了她,这么点距离,自然不在话下。

    只是,这事不能拿来做回绝的借口,显得她没心没肺,人家救过她,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明妧很听话的过去倒了茶,楚墨尘喝完一杯,她问道,“还要不要?”

    楚墨尘深深的看了明妧一眼,方才还火大,转过脸就这么好说话了,有点不大适应,她不会在他喝的茶里下毒了吧?

    “这茶味道有点特别,”他说。

    明妧接过茶盏,抬眸一笑,“你尝出巴豆的味道了?”

    楚墨尘,“……”

    这女人要不要这么狠啊,看着明妧把茶盏放下,他道,“快扶我去茅房。”

    明妧白了他一眼,“我给你下的巴豆,明天才反应,现在扶你去,难不成相公打算在茅房过夜?”

    果然是吓唬他的,楚墨尘嘴角噙着一抹妖孽笑容,“那就不急了,我再练会儿走路。”

    没有了拐杖,还不让明妧去给他拿,只能明妧扶着他了。

    起初还好,走了一会儿,他半边身子就歪在明妧身上,压的明妧腰都直不起来,让他站直点,他就叫腿疼,明妧知道他故意的,想丢下他不管吧,偏肩膀被人抱着,想走都走不掉,只能忍,忍到最后,忍无可忍的时候……两人都摔了。

    明妧一袭云锦裙裳,走路都不露绣鞋,身子一歪,裙摆拖地,心思都在楚墨尘身上,脚踩了自己的裙摆而不自知,楚墨尘故意压着她,明妧一摔,他只能跟着摔倒,眼看着要脸着地了,楚墨尘胳膊一用力,自己给明妧做了垫背的。

    后背砸在地上,疼的他龇牙咧嘴,完了,明妧额头还撞在了他鼻子上……

    不知道楚墨尘鼻子有多疼,反正明妧脑袋有点晕乎乎的,她睁开眼睛,就看到楚墨尘望着她,俊美的脸上带了点痛苦,只是漂亮的凤眸里溢出柔光来,看的她心软绵绵又酥酥麻麻的像是被人拿羽毛撩拨一般。

    四目相对,时间好像凝滞了一般。

    渐渐的,明妧眼睛越睁越大……

    那边,喜儿一阵风跑过来,见楚墨尘躺在地上,明妧扑在他怀里,那姿势怎么看怎么暧昧,喜儿啊的一声尖叫起来,连忙背过身去,脸红的能滴血了,世子爷和世子妃就不能矜持点吗,这还是后院呢,就算后院没什么人来,也还是有人来的啊,而且这还是大白天。

    喜儿一尖叫,明妧知道喜儿误会了,挣扎着要起来,楚墨尘不松手,明妧道,“你流鼻血了。”

    楚墨尘怔了下,连忙把手松开。

    喜儿小碎步悄悄离开,只是走了几步后,身后明妧唤她,“喜儿,快过来帮忙。”

    喜儿回头就看到楚墨尘流鼻血的样子,心下一惊,赶紧过去帮明妧把楚墨尘扶坐轮椅上。

    明妧小心碰着楚墨尘的鼻梁,确定没有被她砸断,便松了一口气,一边瞪着楚墨尘,一边用手捏紧他双侧鼻翼。

    半盏茶功夫后,楚墨尘的鼻血就止住了,明妧松了手,道,“你自己再捏会儿。”

    楚墨尘很听话,明妧揉着酸疼的手,问喜儿道,“来找我有事?”

    喜儿先茫然了会儿,然后想起自己来做什么的,忙道,“老夫人找你去长晖院。”

    说完,喜儿说她去回了老夫人,毕竟楚墨尘流鼻血了,结果话还没说,明妧就道,“耽误半天了,不能再耽误了。”

    一边说,一边头也不回的走了,喜儿看看走远的明妧,再看看楚墨尘,迟疑不决,最后快步追上明妧。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某个坐在轮椅上的世子爷凌乱了。

    真就这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