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自找
    ,精彩小说免费!

    远处,喜儿追上明妧道,“世子妃,世子爷还在流鼻血,咱们就这么走了不好吧?”

    “他自找的,不用理会他,”明妧闷气道。

    他好好的练走路,她调制她的药丸,互不干扰,非得要她扶着,结果大家都摔了,满意了吧。

    知道明妧脸皮薄,脾气执拗,喜儿也就不说什么了,但世子爷流了鼻血,没人照顾肯定不行,喜儿一边紧随明妧往前,路过院子的时候,一把将海棠抓住道,“世子爷流鼻血了,你去后院看看。”

    海棠啊了一声,“世子爷好好的怎么会流鼻血?”

    喜儿凑到她耳边咕噜两句,海棠脸一红,“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你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喜儿觉得自己不大厚道,她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没有留下,跟着世子妃跑出来的,现在却把难题扔给了海棠,赶明儿请她吃糖葫芦。

    一路上,明妧走的都很快,可真瞧见长晖院,明妧的脚步反倒慢了下来,用膝盖也能猜到老夫人这会儿找她所为何事,明妧有种上赶着找气受的感觉。

    朝天翻了一记白眼,明妧从容迈步进了长晖院。

    屋内,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喝茶,氤氲茶汽遮挡了她的神情,不知喜怒。

    明妧上前,恭谨的福身请安,然后才道,“老夫人找明妧来是……?”

    老夫人喝了口茶,把盏茶放下,优雅的擦拭嘴角的茶渍,然后才道,“你真把那瓶祛伤疤的药膏送给了萧小少爷?”

    明妧点头,再点头。

    “尘儿知道吗?”老夫人问道。

    这是敲打她在擅作主张吗?

    明妧嘴角微勾,一抹冷笑忽闪而逝,道,“早上从长晖院离开时,相公说那瓶药膏随明妧处置。”

    老夫人眸光一缩,道,“把那瓶药膏要回来。”

    方才绕了两弯子,现在突然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明妧还真有点跟不上,是她说的不够清楚,还是老夫人中毒留下了后遗症,她都说了那瓶子药膏随她处置了。

    明妧不说话,只望着老夫人,想听听她凭什么要她把送出去的药膏拿回来,就听老夫人道,“你们把药膏送给嫣儿,我都没收,是怀疑药膏有毒,把药膏送给萧小少爷,出了什么事,你担待不起。”

    明妧淡淡一笑道,“老夫人多虑了,我如实告诉了萧小少爷,他说出了事,他一力承担,我不好拒绝,就把药膏送给他了。”

    老夫人眸底闪过一抹不虞,她习惯了发号施令,做小辈的只要听话就够了,而不是反驳,“穆王府小少爷才六岁,他能懂什么?他要有什么万一,穆王爷、穆王妃会不怪你吗?”

    明妧气笑了,以前老夫人还稍微讲点道理,自打中毒吃了点苦头,就变的蛮不讲理了,自私就直说,把话说的这么冠名堂皇,吓唬谁呢,明妧眸光淡淡道,“穆王爷和穆王妃我见过,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老夫人要真担心,明妧可以让丫鬟去和清宜郡主打声招呼。”

    反正让她开口把送出去的东西拿回来,绝无可能。

    明妧油盐不进的态度,令老夫人恼火,但凡她懂事点,沐大太太要药膏的时候,她就该把药膏要回来,明摆着是不想便宜了沐嫣。

    外面,进来一丫鬟,朝沐大太太点头,沐大太太见老夫人动怒,就道,“老夫人关心世子妃,世子妃并不领情,您何必呢。”

    老夫人诧异的看了沐大太太一眼,不是她一定要药膏的吗,怎么又……

    老夫人摆摆手道,“是我老婆子多管闲事了,退下吧。”

    明妧眉头拧成麻花,总觉得沐大太太的态度逆转的有点叫人摸不着头脑,巴巴的把她找来,老夫人也在帮她女儿,她却说这话,是不打算要药膏了?

    不要了正好,明妧乖乖的福身告退。

    等明妧出了门,老夫人才望着沐大太太,沐大太太的丫鬟上前,把云袖里藏的药膏拿出来,赫然是早上明妧和楚墨尘打算送给沐嫣的那一盒。

    丫鬟眉间尽是得意,沐大太太接了药膏,打开闻了闻,道,“的确是祛伤疤的药膏没错。”

    老夫人眉头拧紧道,“怎么拿回来的?”

    丫鬟长得眉清目秀,眼底透着一股子机灵,道,“奴婢拿了一盒祛伤疤的药膏和萧小少爷换的,正好他嫌弃这药膏乌漆嘛黑的抹在脸上难看。”

    萧小少爷身份再尊贵,毕竟也才六岁大,好骗。

    而且连毒都不用试了,丫鬟笑道,“这药膏萧小少爷是替九皇子要的,奴婢追上去的时候,九皇子额头上还抹了一点,确实难看。”

    九皇子都敢用,沐大太太就放心的拿着药膏离开。

    再说明妧和喜儿出了长晖院后,就躲在了假山后,没一会儿就看着沐大太太笑容满面的走远,丫鬟亦步亦趋。

    喜儿古怪道,“沐大太太怎么笑的这么高兴?”

    “一定有问题。”

    “奴婢去找萧小少爷问问?”

    明妧摇头一笑,“不用,萧小少爷人小鬼大,机灵着呢,想从他手里骗东西,谈何容易。”

    喜儿想想也是,便道,“那咱们回沉香轩吧。”也不知道世子爷鼻子怎么样了?

    想到楚墨尘,明妧就不想回沉香轩,道,“去花园走走。”

    “……花园闹鬼。”

    “去观景楼上瞧瞧总行吧?”

    语气带了点薄怒,喜儿怕明妧说她胳膊肘往外拐,再不敢不多言,跟着明妧穿过花园,上了观景楼。

    观景楼上,风有点大,纱幔翻飞,但风景绝好,眺目远望,整个花园的美景都尽览无余。

    “王府花园可真漂亮,还是琅嬛郡主会挑地方,站在观景楼上,可以把整个王府的花园都瞧遍,”喜儿感慨道。

    她东张西望,指着花园的秋千道,“连秋千都看的一清二楚呢。”

    随着喜儿手一指,明妧望过去,果然就看到了秋千。

    她眉头微拧,心底有什么闪过去,她来观景楼的次数并不多,那天她就是上观景楼找琅嬛郡主和她说了会儿话,然后琅嬛郡主提议去花园走走,再然后她就坐秋千出了意外……

    明妧仔细回想了那天她们所占的位置,还有聊的并不开心,去花园散步也是琅嬛郡主突然提议的,当时她还觉得琅嬛郡主有点喜怒无常。

    直觉告诉明妧,琅嬛郡主瞧见有人在秋千上动手脚,不知道是故意针对她,还是将计就计,只是那天琅嬛郡主先坐上秋千,但是并没有荡过,也正因为如此,明妧从没有怀疑过她。

    可她和琅嬛郡主没有结过仇啊,难道就因为她冲喜,王爷给她二十万两,没有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