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用心
    ,精彩小说免费!

    见明妧望着秋千走神,喜儿也想起那天的事了,道,“观景楼上能看到秋千,世子妃从秋千上耍出去会不会和琅嬛郡主有关?”

    明妧收回眸光道,“没有证据的话,不能乱说。”

    喜儿回头张望,确定只有她们两人才小声道,“反正奴婢就觉得琅嬛郡主不是什么好人,她的那丫鬟秋露就更坏了。”

    喜儿嘀咕,明妧嗔她,喜儿可不怕,“是她们先在背后说世子妃坏话的,不过幸好花园闹鬼,琅嬛郡主胆小搬回东王府住了,只是大少爷什么时候才能抓到杀人凶手啊。”

    这么美的花园,当然要近距离欣赏,而不是站在观景楼上看。

    明妧眺目远望,看着天上浮荡的白云,眼神澄澈如泉,道,“应该快了。”

    喜儿呆呆的望着明妧,“世子妃就这么笃定?”

    明妧只笑不语。

    北鼎侯府给了长房三个月时间查出杀害姜大姑娘的凶手,不然就把楚瑜嫁给北鼎侯府少爷,这是约定好的事,大太太不会舍得女儿嫁进北鼎侯府的,势必会尽全力查出凶手。

    在观景楼上看了会儿,明妧打算回沉香轩,刚准备离开,楼梯传来一阵踩踏声。

    循声望去,就看到琅嬛郡主迈步上台阶,明妧微微一愣,她怎么回来了?

    刚刚喜儿还说庆幸她回东王府呢,不过王府不是她的,观景楼更不是,她能来,琅嬛郡主自然也能,明妧走过去,还没来得及福身,琅嬛郡主眉头一皱,“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说的,她为什么就不能在这儿?

    琅嬛郡主孀居,再加上她小产和楚珂她们闹出不愉快来,所以楚珂她们都孤立她,琅嬛郡主应该也知道,所以楚珂她们多逛花园,琅嬛郡主则待观景楼,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她呆的多,不代表观景楼就是她的,明妧道,“我来看会儿风景。”

    琅嬛郡主则道,“世子妃是嫁给世子冲喜的,应该多陪着世子,和大少爷在观景楼上待许久,没得招惹闲话。”

    明妧蹙眉,琅嬛郡主是吃错药了还是吃了炸弹,火气这么冲,喜儿则护主道,“观景楼上只有我家世子妃和奴婢,哪来的大少爷?”

    琅嬛郡主抬手一指,“那不是吗?”

    明妧望过去,就看到观景楼房梁上躺着一人,不是大少爷楚墨枫,又是何人?

    看到楚墨尘,喜儿吓了一跳,忙往明妧身边站了站,明妧嘴角扯了下,她和喜儿在观景楼上待了小两刻钟,居然都没发现横梁上有人,还有她们方才是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喜儿脑子转的飞快,还好,没有说世子妃调制药膏和江湖郎中的事,只是说了两句琅嬛郡主的坏话,但愿大少爷不要告状,不过就算真告状了,她们也不怕,琅嬛郡主和丫鬟能说世子妃的坏话,她们自然也能说她了,大家彼此彼此。

    见明妧和喜儿一脸惊讶,琅嬛郡主眉头拧了下,看样子她们是真的不知道楚墨枫在观景楼上。

    楚墨枫从横梁上一跃而下,道,“我应该没有打扰到卫姑娘欣赏风景。”

    明妧出嫁后,还称呼她卫姑娘的,楚墨枫是第二个。

    明妧尴尬一笑,“应该是我和丫鬟打扰到大少爷了。”

    明妧觉得自己有阴影了,回头上观景楼,她肯定会先抬头扫一眼横梁。

    琅嬛郡主匆匆而来,应该是找楚墨枫的,只是她刚刚说的话,明妧有点不喜,她不能和楚墨枫在观景楼上待许久,她琅嬛郡主就可以了吗?

    明妧打算离开,那边台阶又传来一阵蹬蹬蹬声,这回来的是楚瑜。

    她眼眶微红,脚步快而凌乱,一听就知道有急事。

    她三步并两步的走过来,抓着楚墨枫的胳膊道,“大哥,你什么时候抓到杀害北鼎侯府姜大姑娘的凶手,我宁死也不会嫁给北鼎侯府上的少爷的!”

    琅嬛郡主站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楚瑜的丫鬟拽了拽她的云袖,楚瑜这才发现琅嬛郡主看着她,忙擦掉眼角的泪花,道,“二嫂不是回东王府了吗,什么时候回来了,我还打算过两日去东王府看你呢。”

    琅嬛郡主挤出一抹干笑道,“方才上街,听晋阳郡主说你回来了,便回来看看。”

    明妧挑眉,老夫人中毒,琅嬛郡主都没有回来,楚瑜回来,她回来可能么,而且在看楚瑜之前,先找楚墨枫,她应该是冲着楚墨枫回来的。

    不过这和她没关系,明妧淡笑福身,带着喜儿施施然离开。

    身后楚瑜缠着楚墨枫,让他尽快找出杀害姜大姑娘的凶手,“大哥,你就算不为了我,你也得为了你自己上点心吧,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不娶妻,顶着克妻的恶名过一辈子。”

    楚墨枫哑然失笑,“大哥不可能一辈子不娶妻的。”

    “那你答应我,一个月之内找到杀人凶手,不然我会寝食难安的,大哥,你答应我。”

    “……好。”

    “大哥最好了!”

    楚瑜嘴甜如蜜,楚墨枫道,“你先下去。”

    楚瑜一脸古怪,大哥和二嫂又什么好聊的?

    但见琅嬛郡主冰冷发青的脸色,她还是乖乖下去了,道,“二嫂,我在楼下等你。”

    再说明妧,下了观景楼,在花园小逛了片刻,就回沉香轩了。

    回来的很凑巧,在岔道处碰到了曲妈妈,她带着大丫鬟春兰走过来,曲妈妈两手空空,春兰却是端着托盘,用红绸缎盖着,不知道放的是什么。

    见明妧眸光落在绸缎上,曲妈妈笑道,“是王妃差奴婢送来的。”

    不知道送的是什么,曲妈妈也没说,明妧笑道,“谢母妃了。”

    春兰偷笑,笑的明妧一头雾水,她不应该道谢吗,就听曲妈妈笑道,“世子妃太客气了,快进院子吧。”

    明妧转身进院子,曲妈妈随后,再是春兰,春兰路过的时候,风吹起红绸,喜儿看到一抹白。

    那是什么?

    带着狐疑,喜儿抓耳挠腮的跟在后头。

    进了屋,刚走到珠帘处,明妧就想自剜双目,一眼的红,还是大红。

    大红的纱帐,鸳鸯百子被,还有喜字和喜烛,还有堆的高高的枣子、花生、桂圆、莲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