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实话
    ,精彩小说免费!

    之前还拐弯催他们圆房,给楚墨尘塞春、宫、图,现在干脆摆喜房了,她有说要和楚墨尘圆房吗?

    喜儿恍然想起来,把托盘里的是什么,是元帕啊。

    想到明妧道谢,喜儿也捂嘴笑了,笑的明妧恨不得钻地洞,实在扛不住曲妈妈和春兰的笑脸,明妧转身出了门,问道,“爷呢?”

    “爷在书房。”

    明妧就去找楚墨尘了,这厮在看书。

    明妧手撑着书桌,道,“谁让周妈妈带人准备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楚墨尘把书放下,摸了下被明妧撞了,现在还有点疼的鼻子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周妈妈说的,她以为我上火流鼻血,传到了母妃耳朵里,然后就这样了。”

    明妧猛然回头望着喜儿,喜儿眼睛瞪圆道,“奴婢只告诉了海棠啊。”

    未免明妧怪她,虽然她也希望世子妃和世子爷能早日圆房,但事情还是要弄清楚,喜儿赶紧把海棠叫来,问她,“世子妃流鼻血的事,你怎么告诉周妈妈了?”

    海棠一脸懵怔,“你怎么告诉我的,我就怎么和周妈妈禀告的啊,不能告诉周妈妈吗?”

    喜儿哑然,好像是没什么不能告诉的,她望着明妧,为什么不能告诉周妈妈,世子爷的确是抱着世子妃才流鼻血了啊,明妧想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他流鼻血是撞出来的!

    不是因为抱着她心神荡漾上火导致的!

    明妧瞪向楚墨尘,羞恼道,“她们误会了,你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窗外,赵风扶额,世子妃是气傻了么,这么正中世子爷下怀的事,世子爷怎么可能会解释呢,他现在都有点怀疑他流鼻血是故意的。

    只听楚墨尘无辜道,“我总不能说我鼻子流血是你撞出来的吧,一样丢人。”

    海棠和喜儿互望一眼,脖子都缩了三分,是她们误会了。

    以前在定北侯府,皇上把紫月和青霜两美人赏赐给侯爷时,她去大厨房拿饭菜的时候,婆子说两人身段玲珑,男人见了都要流鼻血,有不懂事的丫鬟问为什么流鼻血,婆子说好色的男人看到女儿时会心跳加速,过分的会流鼻血,这样的人身子容易憋坏。

    虽然世子爷不好色,但那么抱着世子妃,怎么可能不激动心跳加速,她们不能让世子爷憋坏身子啊。

    海棠一吓,不知道怎么办,就禀告周妈妈了,说的时候被别的丫鬟听到了,一溜烟去告诉了王妃,王妃还赏了那丫鬟一两银子呢。

    谁想到最后竟然是一个大乌龙,她们两丫鬟还是始作俑者。

    外面,周妈妈出现在书房,喊道,“世子妃,你出来下。”

    明妧是有气都没地儿撒,狠狠的剜了楚墨尘一眼,就出了书房,周妈妈把她拉到一旁道,“世子爷对世子妃是没话说,他都憋出火来了,王妃也让人送了元帕来,世子妃和世子爷就把房圆了吧,这日子也好,保不齐世子妃能一举怀上,给世子爷添个小世子。”

    明妧喷血,她连圆房都想法都没有,遑论生孩子了。

    这副身子才十五岁啊,让她十五岁就生孩子,未免太狠了点儿吧?

    还有周妈妈说这话,明妧在心底一算,嘴角就扯了下,周妈妈不会一直记着她小日子吧?

    见明妧不说话,周妈妈苦口婆心一通劝,都是夸楚墨尘的,夸的天上有地上无,明妧头大道,“他怎么样,我心里有数。”

    周妈妈就道,“不只是我和王妃,还有夫人和侯爷还有老夫人都希望世子妃能和世子爷过一辈子,乖,听话。”

    一着急,周妈妈就习惯把明妧当小孩子哄。

    明妧呲了呲牙,头也不回去的去了后院。

    这一忙,就忙到了太阳落山,喜儿看看天色,走到明妧身边道,“世子妃,你都制了这么多药丸,差不多够右相吃一年了,歇歇吧,都到吃晚饭的时辰了。”

    喜儿刚说完,外面雪雁就走进来道,“世子妃,该用晚膳了。”

    那一屋子的红,怎么吃得饭啊。

    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再者她也不能在药房过夜,明妧把手里的活放下,起身回了内屋。

    她打了珠帘进屋时,楚墨尘正在屋内看书,见她进来,道,“摆饭吧。”

    平常明妧和楚墨尘吃饭,总会斗几句嘴,今儿是破天荒的谁也没开口说话,各吃各的。

    屋子里安静的只听见细微嚼菜的声音。

    喜儿和雪雁两丫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世子爷和世子妃这哪有点要圆房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要分家呢。

    一刻多钟,两人就歇了碗筷,吃的不多,也不用溜达消食。

    楚墨尘继续看书,明妧做针线活,谁也不打扰谁。

    半个时辰后,喜儿憋不住了,凑到楚墨尘身边,提醒道,“世子爷,该沐浴了,一会儿还要施针用药。”

    楚墨尘淡淡应了一声,把书放下,喜儿推着他去了浴室。

    等他一走,明妧就把手里的绣绷子扔了,憋死她了。

    雪雁端茶过来,道,“世子爷好像生气了。”

    “我还生气呢!”明妧哼了鼻子道。

    雪雁小心翼翼道,“那世子妃一会儿还给世子爷治腿吗?”

    明妧看了雪雁一眼,“我不会那么没有医德。”

    不间断施针这么多天,怎么能因为吵架就前功尽弃呢,虽然现在不施针影响很小,但她不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

    平常楚墨尘沐浴,她也沐浴,今天也不例外。

    等她沐浴完,车轱辘声就传来了,雪雁把药膏摆在小几上,一如往常。

    雪雁把楚墨尘的断腿扶架在绣蹲上,明妧坐下帮他施针,然后上药,专注而认真,楚墨尘就那么看着她,看的明妧忍无可忍,瞪向他道,“哑巴了?”

    完了,这是要开战的节奏啊。

    雪雁扯了下喜儿的云袖,两丫鬟一块儿闪了。

    把门一关,两丫鬟贴着门偷听,就听楚墨尘的声音传来,他问在明妧,“你吃晚饭的时候在想什么?”

    明妧眉头一皱,“我能想什么?”

    “说实话。”

    “……是你让我说实话的,那我可直说了,我在想你们家怎么没有想爬床的丫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