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实诚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一脸黑线,“真想钻你脑袋里看看,你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她想的是乱七八糟的,他想的就高大上吗,“那你吃晚饭的时候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楚墨尘眸光躲闪道。

    “我说实话了,你也要说实话!”明妧呲牙。

    楚墨尘眸光挪向窗外,嘴里三个字往外蹦,“春、宫、图。”

    明妧,“……”

    实诚的不能再实诚了。

    明妧耳根一红,恨不得把舌头咬掉,道,“说我想的是乱七八糟,我还以为你在想保家卫国,报效朝廷的事呢,原来净想些龌龊事……”

    话还没说完,脑门上就挨了楚墨尘一记敲打,“说你胡思乱想,还真没说错,我想的是周妈妈把你的压箱底翻出来藏在了枕头底下,上回你取笑我,风水轮流转,这回该轮到我笑回来了。”

    明妧揉着脑门,脸红的滴血,但是输人不输阵,“风水轮流转没错,但这回还轮不到你,我又没打算圆房,我不看。”

    轮不到你……轮不到……

    楚墨尘没脾气了,他撑着轮椅起身,怕他摔着,明妧扶着他坐到床边,结果转身的时候,一把被楚墨尘抓了手,他一用力,她就跌他怀里去了。

    还没反应过来,楚墨尘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生下,“这回没轮到我,什么时候轮到我?”

    像是故意惩罚她似的,楚墨尘身子压的死死的,压的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他说话声,炙热的气息扑打在她脸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恼道,“你快压扁我了!”

    楚墨尘很听话的离远了些,手却是伸了出去,在她隆起的小山丘上轻轻一捏,“哪里扁了?”

    一股火苗从被他捏处嗖的一下蹿到了明妧脸上,让她本就羞红的脸腾的一下火烧火燎了起来,像极了傍晚天边的火烧云。

    明妧用力挣扎,可是楚墨尘不让,即便他断了一条腿,也不是明妧能反抗的,双手被束缚,想下毒都做不到。

    捏一下不够,他又捏了一下,并发表看法,“有点小。”

    “嫌小,那你还摸!”明妧觉得每个毛孔都叫嚣着愤怒。

    要不是她动弹不得,真的要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他一脚踹下床。

    楚墨尘看着她,低笑出声,“你要再叫大点声,整个王府都知道我对你做了什么。”

    屋外,喜儿和雪雁捂着脸跑远,还一边道,“叫那么大声,羞死人了。”

    屋内,紫檀木雕花大床上,明妧咬着唇瓣,那双干净的眸子此刻怒火熊熊,楚墨尘看着她眼中的自己,他伸手摸着她的眼睛,问道,“我哪里不够好,让你一直想着离开?”

    他声音一如既往的醇厚,只是眼神有些黯淡和挫败,她从书房离开,在后院待了一下午,他打定主意不强逼她,等腿一好,就让她离开。

    可是吃晚饭的时候,她只是没有和他说话,他就浑身不痛快,他改主意了,哪怕她恨他一辈子,他也要把她留在镇南王府。

    看着他那溢彩流光星河倒流的眸子蒙了一层黯淡,就像是皎月星辰被乌云遮挡,明妧心口一窒,想抬手将那抹乌云给拂开。

    明妧没有说话,楚墨尘看着她,道,“回答我。”

    明妧认真道,“你还算不错。”

    楚墨尘眉头一皱,“只是还算不错?”

    明显不满的语气,明妧道,“就算我说你好的天上有地上无,但你真的喜欢我吗?”

    楚墨尘笑了,捏着明妧的琼鼻道,“我若不喜欢你,只是治腿而已,需要把你娶回来吗?”

    以镇南王府的权势,他镇南王世子唯一的儿子,别说她只是定北侯府嫡女,就是真嫁给了四皇子,贵为四皇子妃,皇上也会下旨让她给他治腿。

    明妧扭头把他的手撇开,道,“要不是我及时给你送信,你娶的就是苏梨表妹了。”

    还说不是为了治腿娶她,她记性好着呢。

    楚墨尘无力道,“你冒用别人的名字骗我,又恰好在苏家,还怪我认错人,能不能讲点道理?”

    明妧鼓着腮帮子,她哪里骗人了?哪里骗了?在成为定北侯府嫡女之前,她就是苏离!

    可这话到了喉咙口,也还是被明妧给咽了下去,这黑锅,她是要背到底了。

    明妧闷气道,“就算这是我的错,但满京都都知道你娶我是为了冲喜,你不承认也不行。”

    提到这事,楚墨尘就一肚子邪火,都是父王给他挖的好坑!

    这回轮到楚墨尘郁闷了,明妧道,“你就算再好,你能这辈子身边只有我一个世子妃吗?”

    楚墨尘望着明妧,道,“为何不能?”

    轻飘飘一句反问,问的明妧都懵了,他不应该说她善妒吗,“我不是和你开玩笑。”

    楚墨尘愉悦的笑起来,声音洪亮恣意,漂亮的凤眸更是温柔的能掐出水来,“弱水三千,也不及你这一瓢。”

    这一瓢就能撂倒好多瓢了。

    明妧心里闪过一抹异样,好像快要沦陷了,她掐自己,嘴里还在嘀咕,让自己清醒。

    楚墨尘耳朵很好,明妧说的再小声,他也听见了,嘴角狂抽不止。

    她在说男人的话不可信,尤其是在床上说的话,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男人靠的住,猪都会爬树……

    “床上说不可信,那要不要我下床再说一遍?”楚墨尘扶额道。

    那么小声,都能听见?

    明妧坦然一笑道,“你说,我信你,如果你将来食言,我就废掉你第三条腿来消我的怒气。”

    “第三条腿?”楚墨尘咀嚼这几个字,忽而一笑,“你是指这条腿?”

    话音犹在耳畔,明妧就感觉到小腹被顶了两下,她脸腾的一红,“无耻!下流!不要脸!”

    楚墨尘,“……”

    到底是谁先提第三条腿的?

    这也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点吧?

    不管了,先圆房。

    楚墨尘福身而下,把他惦记许久的耳垂含在嘴里,明妧一个激灵袭来,身子都软了一半,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楚墨尘推开,道,“现在还不是圆房的时候。”

    楚墨尘眼睛里的火苗都快溢出来了,他道,“那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