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假借
    ,精彩小说免费!

    这里是王府大门,一旁还有守门小厮,不是谈话之地。

    明妧进了王府,往前走了会儿,四下无人,喜儿才凑到她耳边嘀咕,越说,明妧眉头越皱,脸色也越冷。

    好一个沐家!

    居然敢假借她的名义骗萧小少爷的药膏!

    骗了药膏不算,出了事又怨恨她,沐家的脸比城墙还厚了吧,难怪老夫人都不愿意再见沐大太太了。

    昨天萧小少爷来找明妧要治疗胃疼的药丸,明妧调制了不少,让喜儿给萧小少爷送去。

    萧小少爷把昨天走后发生的事告诉喜儿,昨天他刚出镇南王府,就碰到了来找他的九皇子,两人准备进宫玩,谁想到走了没一会儿,沐大太太的丫鬟就追了上去,说是明妧的丫鬟,拿同样是祛伤疤的药膏和她换那瓶药。

    萧小少爷人虽然小,但记性可不差,明妧的丫鬟他认得两个,一个是喜儿,一个是雪雁。

    要真是明妧找他,又怎么让一个陌生丫鬟来,而且这丫鬟之前在沉香轩,是站在沐大太太身后的。

    鬼灵精怪的萧小少爷当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居然拿他当三岁小孩骗!

    萧小少爷决定给丫鬟一点教训,九皇子觉得这样不好,小小年纪又打又杀的,会挨骂的,正好他随身携带了从明妧那里勒索来的药粉,抹了点药膏涂在脸上,然后把药粉倒进药膏里,一脸嫌弃的把药膏丢给了丫鬟,扬长而去。

    后面的事,明妧都知道了,九皇子下的药粉是让人哑巴的,九皇子和萧小少爷年纪小,天真烂漫的年纪,沐家不会怀疑他们,再加上药膏是江湖郎中给她和楚墨尘的,沐家就把这事算在他们头上了。

    真是比窦娥还冤。

    明妧眸底冷笑连连,这一回,沐家骗药膏,说破天也是沐家无理,现在连沐老夫人都出动了,看她们怎么开口找她和楚墨尘要解药!

    长晖院,内屋。

    老夫人跪在蒲团上,诵读经文。

    怜春进屋,道,“老夫人,沐老夫人来了。”

    一般时候,老夫人诵经,没人敢打扰,但沐老夫人是老夫人的娘家长嫂,身份非同一般,丫鬟不敢怠慢。

    老夫人手里的佛珠一紧,她手抬起来,钱妈妈赶紧扶她起来,道,“莫不是为了表姑娘中毒哑巴一事?”

    不是这事,还能为了什么事?

    老夫人进正堂的时候,沐老夫人正好走进来,老夫人眸光冷了一瞬,复又笑道,“什么风把老嫂子吹来了?”

    沐老夫人叹息一声,“嫣儿是我捧在手心里疼大的,说是我的眼珠子都不过分,这些天,她接连受难,我这做祖母的心如刀割。”

    沐大太太是沐老夫人的娘家侄女,婆媳关系好的跟亲母女似的,在沐家,沐嫣是众星捧月,这么一个宝贝疙瘩,顺风顺水的长大,直到遇到明妧,吃的苦头掉的眼泪比她十五年来加起来的都多。

    老夫人也跟着叹了一声,“嫣儿那孩子怕是和我镇南王府八字相冲。”

    沐老夫人多看了老夫人一眼,眸底有什么东西闪过,沐大太太则哽咽道,“姑母,你可得救救嫣儿啊。”

    老夫人手中佛珠一紧,语气冰冷,像是穿过数丈厚的冰墙而来,“让我怎么救她?昨天的事,你说的出口吗?”

    沐大太太嗓子像是被人给扼住了一般,半晌都吐不出来半个字。

    沐家丢不起这人,老夫人也丢不起这脸。

    沐大太太抹眼泪道,“姑母,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老夫人额头一颤一颤的,她敛紧眉头,不虞道,“果真是药膏出了问题?”

    沐大太太点头,“查过了,就是药膏被人下了毒。”

    “九皇子也中毒了?”老夫人再问。

    沐老夫人摇头,九皇子并未中毒。

    要是九皇子也中了毒,那这事就好办了,无需她跑这一趟。

    老夫人眉头一拧,“九皇子先用药膏,却没中毒,这不可能,除非这毒是在九皇子用了之后才下在药膏里的。”

    要真这样,她爱莫能助。

    不止老夫人,沐老夫人也这么怀疑的,只是沐大太太一口咬定,接触过药膏的都是信的过的,不可能往药膏里下毒,只可能是药膏出了问题,或者九皇子其实也中毒了,只是他用的药膏少,再加上沐嫣之前中毒,身子虚弱,所以先毒发。

    这样的解释,也说的过去,但药膏是丫鬟从萧小少爷手里头骗来的,明妧是百般推辞不给沐嫣,现在出了问题就找明妧和楚墨尘,老夫人是无论如何也张不开这个口。

    沐老夫人眼神冰冷,嗓音低沉道,“来的路上,我倒是想了个法子,可以一试。”

    沉香轩,屋内。

    明妧在喝茶,上等的君山毛峰,茶色清澈碧绿,香气清幽,沁人肺腑。

    一盏茶入腹,什么烦恼和不快都冲淡了几分。

    屋外,有丫鬟唤声传来,“念夏姐姐,你怎么来了?”

    来的还真是快,明妧嘴角浮起一抹讥讽嘲笑。

    嘴角的冷笑还未散开,念夏已经进屋了,福身道,“世子妃,老夫人让您去长晖院一趟。”

    正好,明妧也想去瞧瞧沐家和老夫人的脸皮能厚到什么程度,便将茶盏放下,起了身。

    出了沉香轩,走了一会儿,念夏恍然拍自己的额头道,“看奴婢这记性,怎么忘了请世子爷,奴婢这就回去请。”

    说完,不等明妧说话,转身就往回走,脚步快而凌乱,知道的是去传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身后有恶狗撵她。

    在王府待了许久,去长晖院的路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明妧也没多想,只带着喜儿朝长晖院走去。

    正堂内,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沐老夫人坐在她左边,眼神温和,看起来慈眉善目,但也只是看起来,沐老夫人先前瞧她时那凌厉的眼神还印在明妧脑海中。

    从容迈步上前,明妧挨个的福身见礼,然后问道,“不知老夫人找明妧来是?”

    老夫人眼神淡漠疏离道,“怎么没把药箱子一并带来?”

    明妧眉头一皱,什么时候叫她带药箱子来了?

    念夏可没说要她把药箱子一并带来,不说药膏,直接提药箱子,这是笃定她手里有解药,并且没打算捅破骗药膏的丑事,直接找出解药,算盘倒是打的噼啪响。

    抬头望着老夫人,明妧装傻道,“带药箱子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