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独特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只道,“看情形,那天我脚不疼就让她去,脚疼的话,她得留下来给我捶腿。”

    居然没有一口回绝楚瑜,明妧有点诧异,但楚墨尘这样说,楚瑜也没法再央求,难道参加宴会比楚墨尘的腿更重要?

    楚瑜福身道谢,又小坐了会儿,就告辞了。

    等她走后,明妧微微讶异道,“我还以为你和府里的姑娘关系都一般呢。”

    楚墨尘看向窗外,眼神带了几分落寞,“小时候,我喜欢跟着大哥屁股后面玩,瑜儿也一样,走的近,比其他堂兄妹关系自然亲厚两分,自打二哥出事,父王封镇南王后,和他们的关系就都淡了。”

    虽然长房没有明说,但长房的镇国公之位被夺,而后父王册封镇南王,长房心里能是滋味儿?

    有了芥蒂,关系自然就疏远了,以前他喜欢往大哥的院子里跑,大哥也时常来看他,这两年,大哥来沉香轩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他明显感觉到了大哥的疏远,还有明妧让他告诉大哥的话,大哥或许……压根就没信。

    明妧在心底一叹,她看的出来楚墨尘不想和楚墨枫争斗,偏偏楚墨枫是长房嫡长子,曾经的镇国公府继承人,而楚墨尘是镇南王世子,他们两个太容易走向对立面了。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为什么要让自己过得这么累呢,明妧实在想不通。

    在书房待了会儿,楚墨尘去后院练走路,明妧则回屋做绣活。

    照着绣图,明妧绣了一朵折枝梅花,越看越满意,喜儿端了糕点进来,把红豆糕摆在明妧手边小几上,道,“世子妃,您还记得北鼎侯府姜三姑娘吗?”

    明妧随手拿绣绷子拍了喜儿脑门一下,道,“当然记得,怎么突然提起她来了?”

    喜儿假意摸头,道,“她可能要嫁给东王府世子,也就是琅嬛郡主嫡亲的兄长。”

    明妧眉头一挑,道,“可能?你这是打哪儿听来的八卦?”

    喜儿眨眨眼,道,“就刚刚在厨房听的啊,而且是新鲜出炉的。”

    明妧哭笑不得,她就去厨房端个新鲜出炉的糕点的功夫,前后半盏茶都不到,就顺道给她端了个新鲜出炉的八卦回来?

    明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雪雁则兴致勃勃的催道,“那你快说啊,世子妃都等着急了。”

    明妧扶额,她哪里等着急了,她可没有那么八卦,不过就着八卦吃糕点,别有一番滋味。

    喜儿巴拉巴拉倒豆子,道,“厨房小丫鬟半个时辰前在街上瞧见北鼎侯府姜三姑娘出美人阁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往前一扑,好巧不巧的把正要进去的东王府世子扑倒在地,是真的扑倒了,当时好多人都瞧见了,小丫鬟还围观了下,据她说当时姜三姑娘脸红的能滴血,羞的恨不得钻了地缝。”

    从喜儿的描述,明妧都能感受到姜三姑娘的羞赫了,哪还用得着亲眼瞧。

    难怪喜儿说姜三姑娘可能要嫁给东王世子了,在古代,男女有了肌肤之亲,就要嫁人,何况姜三姑娘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东王世子扑倒了?

    这已经不是可能,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只是东王世子也忒弱了点吧,一个姑娘家扑过来,他抱不住,还被扑倒,弱成豆腐渣渣了。

    明妧吃着糕点,随口问道,“东王世子如何?”

    喜儿想了想道,“毕竟是东王府世子,肯定不会差啊,但除了家世之外,其他的比大少爷那是差太太太远了。”

    说完,喜儿在心底补了一句,有琅嬛郡主那样的妹妹,东王世子十有**不是什么好人。

    吃了两块糕点,明妧净了手,继续绣针线。

    陪楚墨尘吃了中午饭,明妧在院子里遛食,闲来无事,她溜达出了沉香轩,往前走的时候,听一丫鬟打趣道,“大少爷这会儿就在花园里呢,怎么没瞧见你凑上去了?”

    紧接着一丫鬟道,“你少打趣我,你以前也没少往大少爷跟前蹿啊,你说,你是怕花园闹鬼还是怕大少爷克妻?”

    另外一丫鬟挠她道,“大少爷是克妻,又不是克丫鬟!我可不敢有非分之想,我只是觉得大少爷好看……”

    “世子爷也好看啊,怎么没见你往世子爷跟前钻?”小丫鬟道。

    “世子爷当然也好看了,但世子爷脾气不好,大少爷脾气多好啊,温文尔雅,就像……就像……反正就是很好很好了。”

    喜儿就道,“这丫鬟真没规矩,居然敢说世子爷脾气不好。”

    “她们也没说错啊,”明妧笑道。

    喜儿,“……”

    世子妃,人家在背后说你夫君坏话啊,你不生气就算了,你怎么能觉得她们说的对呢!

    喜儿说的很大声,两丫鬟吓的身子一哆嗦还不敢跑,结果明妧的话让她们愣在当场,世子妃居然没生气,而且还说她们说的对……世子妃好惨,她肯定没少被世子爷欺负。

    看着明妧往花园方向走远,身后是两道同情的眸光,一路追随。

    明妧正愁找不到机会和楚墨枫赔礼,丫鬟说他在花园,明妧决定去碰碰运气。

    在花园走了会儿,就瞧见湖畔站在一身影,挺拔如苍松,如瀑般墨色青丝飞泻而下,风掀起他的锦袍,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仿佛神祗临世,不是楚墨枫,又是何人。

    他站的地方,正是北鼎侯府姜大姑娘落水溺亡的地方。

    不知道他是在缅怀那缘浅孽深的第一任未婚妻,还是在想杀人凶手?

    不过明妧不忌讳死人,更不惧鬼神,她迈步走过去,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楚墨枫稍稍转身,就看到明妧迎着阳光走过来,一袭天蓝色云锦裙裳,淡淡一笑,眉梢间漾开几缕春暖花开的美。

    明妧走上前,他开口道,“你不怕?”

    这有什么好怕的?明妧淡雅一笑,“我一直觉得人要比鬼可怕。”

    楚墨枫眸光闪过一抹异样,道,“为何这样觉得?”

    明妧把眸光投降远处粼粼水面,阳光照耀下,仿佛一池的碎金,耀眼夺目。

    一缥缈空灵,带着揶揄传来,“人要是被鬼吓死了,也就成了鬼,这要见面,岂不尴尬?”

    楚墨枫哑然失笑,“你这见解……倒是独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