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弱者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噗嗤一笑,道,“开玩笑的,这世上有鬼,但也只活在一些人心中,不会出来,更不会青天白日的跑出来,又何惧之有?”

    顿了顿,明妧歉意道,“我来是向大少爷你赔礼歉意的,我应该连累你挨骂了吧。”

    琅嬛郡主那天明显很愤怒,以她的脾气,不会拐弯骂人的。

    楚墨枫看了明妧一眼,看着她干净澄澈的眸子,里面盛着最真诚的歉意,他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无需和我道歉。”

    怎么和她没关系?

    她要不是怕苏氏担心她,她不会告诉苏氏,谢婉华就不会听去,更不会说漏嘴传到琅嬛郡主耳朵里,“这两天,没听说花园闹鬼是假,看来琅嬛郡主虽然生气,却也替你保密,但你这办法好像不管用。”

    楚墨枫轻笑,他笑起来像凛然冬日里的一缕暖阳,让人浑身都觉得舒服,只是她没有说什么让人觉得好笑的事吧?

    观景楼上,琅嬛郡主居高临下,她看着明妧和楚墨枫站在湖畔,远远看去,宛如一对璧人。

    一片枯叶落在明妧发髻上,楚墨枫伸手将它取了下来,看到这一幕,秋露骂道,“真是不知羞耻!”

    琅嬛郡主搭在回廊上的手握的紧紧的,修长的指甲掐进木头里都没察觉。

    半晌之后,她松开手,问道,“东王府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郡主放心,和计划的一样。”

    “那就好……”

    琅嬛郡主眼底闪过一抹冷芒,示意秋露附耳过来,低语几句,秋露连连点头。

    等她吩咐完,再看湖畔时,又只剩楚墨枫一人了。

    明妧带着喜儿往前,她手从花瓣上拂过,柔软的花瓣在她指尖跳跃,那边有娇嗔声传来,“哥,哥,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就不能等等我吗?”

    询声望去,明妧就瞧见三少爷楚墨洐往前走,楚珂在后面追,苦口婆心道,“哥,你就和我一起去参加晋阳郡主举办的宴会吧,晋阳郡主邀请不少未出阁的姑娘参加,你不去,怎么挑喜欢的姑娘?”

    楚墨洐头大,“我还没退亲呢。”

    “退亲不是迟早的事吗?”楚珂不以为然。

    楚墨洐则道,“那等退亲再说也不迟。”

    看着楚墨洐走远,楚珂气的跺脚,“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要不去,我把你打晕拖去!”

    丫鬟则道,“杨家也真是的,要是早点退亲,姑娘指不定都做小姑姑了。”

    楚珂跺脚道,“我就想不明白了,舅舅疼柳表姐远不及菡表姐,娘也更喜欢菡表姐,为什么还要哥哥娶柳表姐?有那么胖的嫡妻,儿媳妇,他们都不觉得难堪吗,我可不想有那么胖的嫂子,出去都被人笑话!”

    丫鬟摇头,她不知道。

    楚珂虽然说狠话,但瞧见楚墨洐走远,又追了上去。

    明妧无语,镇南王府真是奇怪,怎么这么多不拿自己亲事当回事的,偏偏身边还都有一堆皇帝不急,大太监不急,小太监急的上火的。

    摇着脑袋,明妧闲庭信步,心情很好的回了沉香轩。

    但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明妧在书房内找书看的时候,一件糟心事就传到她耳朵里来了,青杏急急忙进来禀告,说是府里流言四起,都在议论琅嬛郡主给谢婉华下泻药的事。

    谢婉华是她的表妹,流言背后针对的是谁不言而喻。

    听青杏禀告,喜儿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叉腰怒骂,“本来琅嬛郡主就有点喜怒无常,这样的流言传开,她就更看我们世子妃不顺眼了。”

    雪雁连连点头,觉得传流言的人其心可诛,但她想的要多一点,“表姑娘被人下了泻药的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怎么会在王府里传开?”

    喜儿叉腰的手慢慢挪开,疑惑的望着雪雁,“是啊,这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怎么会传开呢,是谁说漏嘴了?”

    几个丫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齐齐摇头。

    表姑娘来王府探望世子妃,却被人下了泻药离开,这么丢人的事,她们不会往外传,传出去又没好处,琅嬛郡主针对世子妃的时候,世子妃都没把她怎么样,何况世子妃和表姑娘关系谈不上多好,就更犯不着替她出头了,而且这一回,表姑娘和丫鬟多嘴,差点给世子妃惹事,给她一点教训正好。

    可流言不是从她们这里传出去的,那又是怎么传开的?

    几个丫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

    想不通,喜儿望向明妧,只见她清澈明净的眸子闪着点点寒芒。

    外面,传来一阵咚咚敲门声,有小丫鬟说话声传来,“世子妃,老夫人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喜儿担忧,本来老夫人就因为江湖郎中和沐家的事恼了世子妃,恨不得把世子妃抽筋剥皮,那些流言不是把世子妃送到老夫人跟前给她出气吗?

    深呼一口气,明妧把手中拿着的书放下,迈步出书房。

    长晖院来传话的丫鬟就等候在院子里,见她出来,福身给她请安。

    明妧面色如常,从容不迫的往前,出了沉香轩没多久,那边一穿着淡黄色裙裳的丫鬟快步走来,福身,恭敬道,“世子妃,王妃让您去蘅芜院一趟,琅嬛郡主也在那儿。”

    明妧还未说话,长晖院的小丫鬟先一步道,“老夫人传世子妃去回话。”

    不论是尊卑有序,还是先来后到,明妧都应该先去长晖院。

    但偏偏,明妧先去了蘅芜院,长晖院的小丫鬟见明妧这么堂而皇之的不把老夫人放在眼里,愣在岔道处,回过神来,飞快的转身朝长晖院走去。

    一脚迈进蘅芜院,明妧就感觉到不少股视线围绕她周身打转,从那些眼神里,明妧剖析出一个最令她吐血的眼神:搅屎棍。

    明妧在心里默念: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这些丫鬟婆子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被流言所误导,毕竟琅嬛郡主没有给谢婉华下泻药的理由,就是她自己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再者人都是同情弱者的,琅嬛郡主孀居,本就招人心疼,但她就不同了,本来嫁给楚墨尘冲喜是件值得同情的事,但她有丰厚的报酬,不仅没人同情她,反而羡慕嫉妒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