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流言
    ,精彩小说免费!

    进了屋,还没绕过屏风,就听到一阵嘤嘤抽泣声传来,哭的肝肠寸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丫鬟秋露哽咽道,“王妃,您可得给我们郡主做主啊,郡主和谢姑娘无冤无仇,只是请她上观景楼坐了会儿,就被人如此诋毁,要不是奴婢拦着,刚刚郡主就差点从观景楼上跳下去了。”

    琅嬛郡主哭的双眼肿的跟核桃似的,王妃拿帕子帮她擦眼泪,心疼道,“一点小事,怎么就到寻死觅活的程度了,查出是谁传的流言,母妃给你做主就是。”

    对于琅嬛郡主,王妃一直心存愧疚,明妧敬茶那天,她也当众向东王妃承诺,不会亏待琅嬛郡主。

    明妧走上前,听着琅嬛郡主的哭泣,再见她那消瘦的肩膀一颤一颤的,宛如一朵娇艳的牡丹被狂风暴雨摧残,如何叫人不怜惜,如何叫人怀疑她是在倒打一耙,就是叫她开口说自己是无辜的,她都说不出口。

    可她说不出口,有人说的出口,秋露抬手一指,就指向了跟在明妧身后的喜儿,“王妃,奴婢去打听过,就是世子妃身边的丫鬟喜儿传的流言!”

    居然往她身上泼脏水!

    喜儿的小暴脾气,差点没撸起袖子就和秋露干架了,但是当着王妃的面,除非明妧借她胆子,否则喜儿是决计不敢任性胡来的,扑通一声跪下,喜儿望着王妃道,“王妃明鉴,奴婢没有往外传过这样的流言!”

    喜儿用词很准确,她不是没说过,她是没往外传过。

    秋露揪着不放,“空穴不来风,不是你传的,世子妃身边丫鬟那么多,为什么不说别人,就说你!”

    喜儿气咻咻的,却无法反驳,谁让她倒霉呢,但什么都不说,任由人污蔑不是她喜儿的性子,喜儿背脊挺直道,“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件事谁传开的,谁不得好死!”

    就是这样的简单粗暴,反正她没做过,她不怕赌咒发誓。

    秋露一脸的怒气,在听到喜儿这一句后,怒气凝固,细细看,还添了几分苍白。

    琅嬛郡主抽泣道,“琅嬛只是想最后在王府替相公守几个月,就这么容不得琅嬛,要赶琅嬛走吗?”

    明妧从不说脏话,但这一回她真的忍不住了,谁容不得她了,到底谁容不得谁,别说她只是给过世的二少爷守几个月,她就是守一辈子也没人拦着。

    明妧望着琅嬛郡主,要开口反驳,结果王妃朝她摇头,明妧话都蹦到嘴边了,硬是给咽了下去。

    王妃帮琅嬛郡主擦眼泪道,“既然世子妃的丫鬟敢赌咒发誓,应该就不是她往外传的,这件事传开对世子妃并无好处,你们两都是聪明姑娘,莫要受流言左右。”

    明妧是以冲喜的名义嫁给楚墨尘的,尚未圆房,当的起姑娘二字,而琅嬛郡主,王妃允许她回东王府再嫁,也算是恢复了姑娘之身。

    两人都是她儿媳妇,却又都不算是,王妃在告诉琅嬛郡主,她对她们是一视同仁的。

    这话明妧听懂了,琅嬛郡主则忍着眼泪道,“赌咒发誓,这世上有谁信誓言,相公娶我时,还说过会一生一世待琅嬛好……”

    豆大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巴拉巴拉往下掉,王妃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琅嬛郡主咬着唇瓣道,“就因为琅嬛要回东王府嫁人,所以母妃就偏袒世子妃吗?”

    明妧两眼望着天花板,眼底是浓浓的无力,明明王妃偏袒的是她琅嬛郡主好不好。

    秋露跪在地上,一路跪到琅嬛郡主脚步,哀求道,“郡主,咱们回东王府吧,你天生胆小,王府闹鬼把你吓回东王府,你强忍着回来,可镇南王府已经没有咱们容身之处了,您本就没有什么朋友,难得和谢姑娘相谈甚欢,甚至送她金簪做谢礼。

    在观景楼上,你只是亲手斟了一盏茶,就被人拿做借口污蔑你在茶里下泻药,说你心狠手辣,喜怒无常,你是东王府众星捧月的郡主,何苦留下来受气,只是替二少爷守身而已,在东王府守也一样,二少爷泉下有知,他不会怪你的。”

    秋露说着,曲妈妈走过来,祈求的望着明妧,都是儿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叫王妃该怎么办,流言之事,想查出源头谈何容易,要是琅嬛郡主真的想不开,又或者一气之下哭着回了东王府,以东王妃的脾气,她肯定会兴师问罪,事情只会越闹越大,世子妃就当是看在琅嬛郡主孀居可怜的份上让着她点。

    曲妈妈一个字也没说,但是所有的话都写在了脸上,明妧心口像是被块巨石压的喘不过气来,她这回算是碰到对手了。

    就冲着琅嬛郡主死了夫君,怀着孩子被人害的小产了,王妃就觉得愧对她,担心她会想不开寻死觅活,所以就来委屈什么都没做过,无辜背黑锅的她?

    要王府里只有王妃,她认了就认了,可别忘了还有等着抓她错处的老夫人,她不先去长晖院,而是先来蘅芜院,不就是想把事情解决了,不给老夫人呵斥她罚她的机会吗?

    还有认了之后呢,要怎么罚她,罚到什么程度才能消琅嬛郡主的怒气?

    王妃望着明妧,明妧拳头攒紧,把先前和楚墨枫说的话默默的收回来,谁说大白天不会见鬼,现在不就见着了吗!

    深呼一口气,明妧上前走了一步,正要开口,身后传来一阵轮椅滚动声。

    赵风推着楚墨尘走进来,王妃见了就道,“尘儿怎么来了?”

    楚墨尘眸光从琅嬛郡主脸上扫过,淡淡道,“我是为世子妃表妹被下泻药之事来的,那泻药是我下的,流言也是我让人传的,我希望二嫂愤怒之下搬回东王府,好好嫁人,相夫教子,永远不要再回这伤心之地。”

    楚墨尘说的煞有其事,把所有过错一溜烟全往自己身上揽,琅嬛郡主眼泪涌出来,她猛然起身,抹着眼泪跑了,秋露紧随身后。

    看着琅嬛郡主跑远,王妃让曲妈妈跟去瞧瞧,替楚墨尘向琅嬛郡主赔不是,然后望着楚墨尘,狐疑道,“真是你下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