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针对
    ,精彩小说免费!

    方才还针对她,自打王爷来了之后,就全针对王爷了。

    看着王爷青筋跳动的额头,明妧想以王爷的性子,不是丫鬟去请他来,他不会管内院的事,这会儿应该觉察出有人给他挖坑了吧。

    偏偏这坑还不好填,外人都知道那二十万两是给她冲喜的报酬,但王爷很清楚,那二十万两是给她的诊金,他没有亏待过琅嬛郡主。

    如果今日他给琅嬛郡主二十万两,那就得再给她二十万两,那才是真的一视同仁。

    这是给王爷出了一道难题啊。

    要是琅嬛郡主她们知道她们拉着她找王爷要多少银子都有她一份,而且只多不少,估计会气的吐血吧,明妧心中腹诽。

    王爷冷肃的眸光在正堂内扫了一眼,道,“当初,我是在什么情况下承诺世子妃二十万两,许她再嫁的,都还记得吧。”

    当初,孙贵妃和卫明柔都在争取,要明妧嫁给四皇子,也就是如今的恒王,承诺给明妧的四皇子妃的位置。

    如果王爷给的筹码不够,明妧未必会嫁给楚墨尘。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无需王爷多言。

    王爷淡淡道,“都说我偏袒世子妃,亏待琅嬛郡主,那二十万两是弥补世子妃失去四皇子妃的位置,琅嬛郡主要二十万两,本王可以给她,但她这辈子就不要再想着离开镇南王府,回东王府再嫁的事了。”

    再嫁和二十万两,她只能选一个,王爷不会让她带着二十万两另嫁他人的,这是王爷的底线。

    “琅嬛郡主留在王府,每年琛儿忌日,本王会差人给她送两万两去,十年为期,十年之后,每年四千两,本王如果出了什么万一,只要琅嬛郡主在王府一日,这笔钱由爵位继承人出。”

    王爷的声音像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琅嬛郡主心头,她的脸隐隐苍白。

    甘蔗没有两头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所有人都望着她,看她怎么选择,琅嬛郡主手攒的紧紧的,这样的选择对她来说太艰难,二十万两再加上她丰厚的嫁妆足够她锦衣玉食一辈子,可她一辈子孀居,再精美的衣裳首饰,她也没法穿出去给别人看,难道她要一辈子数着银票过日子吗?

    做不出选择的她,抬眸看了三太太一眼,三太太眼眸冷了一瞬,望向王爷道,“这让琅嬛选太难了,青春韶华的年纪,终日待在内院,犹如一具行尸走肉,况且之前也答应东王爷、东王妃等琛儿忌日后,就接琅嬛郡主回府,我听说东王府已经在替琅嬛郡主物色夫君,指不定这会儿都定下了。

    我们也知道那二十万两是弥补世子妃放弃四皇子妃的位置的,但如今的四皇子妃是世子妃的胞妹,当初又是替她上的花轿,她也不好意思要四皇子妃把嫡妃之位让给她,区区一个四皇子侧妃的位置如何比的过镇南王世子妃的位置,算不得委屈她,琛儿要不是……如今的镇南王世子该是他,他生前最宠爱的就是琅嬛郡主,要天天的星星月亮,都会想办法摘下来给她,如果让他替琅嬛选择,他肯定希望有人能替他守护琅嬛郡主。”

    三太太帮琅嬛郡主,大太太帮腔,再加上大老爷、三老爷还有老夫人一边倒的护着琅嬛郡主,王妃又心软,众怒难犯,再者的确亏欠琅嬛郡主,王爷松口了。

    但给琅嬛郡主二十万两是不可能的,否则对明妧不公平,王爷松口给五万两,最后大太太和三太太帮着争取到了八万两。

    “琅嬛郡主胆小,府里花园闹鬼,那八万两就先给她,让她早些回东王府,也省得待在王府里担惊受怕,”三太太格外宽厚道。

    琅嬛郡主眼眶红肿,声音哽咽道,“等相公忌日后,琅嬛再回东王府。”

    王爷淡淡道,“八万两等离开那天再给。”

    丢下这一句,王爷起身要走。

    明妧适时来一句,“父王,流言一事还没有查清楚呢。”

    到这时候,还一心记着流言一事的也只有明妧了,这样也更能证明明妧身正不怕影子斜,与此事无关。

    大太太就道,“世子不是承认是他做的吗?”

    明妧耻笑一声,还记得这话呢,真是难得,“之前相公承认的时候,不是说他是为了袒护我,才把罪名揽在身上的吗,琅嬛郡主委屈的还差点投湖自尽,老夫人找我和相公来,不也是为了这事,我不想委屈任何人,我卫明妧也不是任谁都能泼脏水的,方才那些指责我的话,犹言在耳,今儿要是找不到丫鬟证明是喜儿传的流言,不给我和喜儿赔礼道歉,镇南王府就是权势再滔天,我卫明妧也不屑和一群凭着喜好和摆长辈架子的人同处一个屋檐下!”

    揪着流言一事不放,借机要王爷掏八万两补偿琅嬛郡主,补偿完,流言一事就不重要了。

    可惜,她卫明妧不是她们的踏脚石,更不是她们想数落就数落的,既然和她没完没了,那大家就好好算算清楚。

    王爷回头看着大太太和三太太,道,“我镇南王府不是凭着流言就能断案的地方,既然你们都信了流言,认定是世子妃和她的丫鬟在败坏琅嬛郡主名声,就帮着好好查清楚,查不出来,就给明妧赔礼道歉。”

    明妧坐下道,“我就坐在这里等,证明是喜儿之过,御下不严,我和她一同受罚,给琅嬛郡主赔罪,去佛堂跪三天,就是再严厉的惩罚,我也接受,查不出来,今儿哪些人冤枉了我,指责了我,你我心里都有数,不消了我这口气,相公另外找人冲喜吧,二十万两和镇南王府郡主身份,我卫明妧要不起!”

    这些话,明妧说的很平静,越是动真格的时候,她反而喜怒不形于色。

    楚墨尘知道她这一回不是开玩笑,二十万两听起来很多,但对她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也比不上她对皇上的救命之恩。

    楚墨尘脸拉的很长,眸光横扫,“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查!”

    三老爷就道,“你都承认是你传的流言,查到最后,不还查到你这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