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打发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冷冷道,“是我传的流言,你们让我给琅嬛郡主赔礼就是,揪着世子妃不放做什么?”

    一句话,把三老爷堵的嗓子冒烟。

    今儿这礼,他们是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了。

    到现在,大家才认识到明妧不是颗软柿子,她是一块铁板,她一怒起来,也是不管不顾,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换做任何人,面对二十万两和镇南王府郡主身份,都做不到说不要就不要,尤其世子现在有江湖郎中的药方医治他的腿,世子妃可有可无。

    琅嬛郡主有些心虚,她看了秋露一眼。

    秋露咬着唇瓣道,“是奴婢没能记得丫鬟的容貌,世子妃要怪就怪奴婢吧,大太太她们也是信了奴婢的话……”

    明妧眼底闪过一抹讥笑,指责她,逼她认错的时候是轮番上,到赔礼道歉的时候一个个都是锯嘴葫芦,以为一个小丫鬟就能打发她?

    明妧赫然一笑,慢条斯理道,“赶明儿你一个小丫鬟说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想必太阳就真从西边出来了。”

    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分辨能力都没有,要是大太太她们承认自己是猪脑子,那别说指责她几句,就是骂她三天三夜,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大老爷面色尴尬,道,“你大伯母她们也是心疼琅嬛郡主,与赔礼相比,她要真有什么万一,你不得愧疚一辈子?”

    明妧望向大老爷,淡淡一笑道,“我为什么要愧疚?我有逼她去死吗?我做的只是不愿意去承认莫须有的罪名,没有伤害任何人,放弃生命的是她自己,连她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性命,真轮不着别人来在乎。

    她丧夫丧子是可怜,杀她夫君的是王爷,更值得人同情,但王爷杀的人何止千万,我还真同情不过来,比起那些夫君战死沙场,家徒四壁无米下锅的人,还能回东王府再嫁的琅嬛郡主何止幸运百倍,三婶不是说东王府已经在替她物色夫婿了吗?相公怜惜她,怕她想不开,等不及查清,就把流言往身上揽还不够,一定要我给她赔礼道歉,莫非我卫明妧就无坚不摧,不怕流言积毁销骨?”

    大老爷张口无言,败下阵来。

    明妧冷冷淡淡道,“即便我顶着镇南王世子妃的名头,也改变不了我嫁进镇南王府只是一场交易的事实,我只需做好自己冲喜的本分,其他的事与我无关,下次要我背黑锅之前,请先谈好背黑锅的价格,否则别怪我恕不奉陪!”

    老夫人气的手直哆嗦,“你……你掉进钱眼里了不成?!”

    明妧望着老夫人,没有丝毫羞赫道,“至少我掉的正大光明,总比那些嘴上视金钱如粪土,暗地里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要强上百倍。”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一张脸八百年没那么臭过,他好不容易才说服明妧真的嫁给他,现在来这么一出,这女人铁定改主意了,以她一手高超的医术,在哪里混不开,想到一堆人拖他后腿,楚墨尘恼道,“说这么多,是拉不下脸给明妧赔礼道歉,想让明妧就此算了?做长辈的都不能以身作则,以后也别要求小辈知错就改了。”

    楚墨尘话音一落,那边王妃走到明妧跟前,明妧连忙站起来,就听王妃道,“是母妃不对,母妃不该顾着琅嬛郡主,让你委屈自己。”

    明妧连忙朝王妃摇头,“母妃只是让明妧别刺激琅嬛郡主,并不曾要明妧认下流言一事。”

    不过有王妃赔礼在前,大太太和三太太也就坦然了,只说自己有欠考虑,顾了琅嬛郡主就顾不得明妧,这是嘴上说的,还有一句写在脸上,没想到她这么玻璃心,受不了一点委屈。

    等她们赔礼完,明妧就望着老夫人,老夫人后槽牙都咬松动了,手里的佛珠捏的紧紧的,吩咐钱妈妈道,“世子妃今儿受委屈了,把我那根红玉簪赏给她。”

    老夫人一辈子就没跟人服过软,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这还是明妧拿回定北侯府逼的,为了琅嬛郡主逼她认错,气的她不要二十万两和镇南王府郡主身份,丢下楚墨尘不管怒回定北侯府,必定会传的沸沸扬扬,那时候丢的脸要远比赔礼大,查不出真正传流言的人,就逼无辜的世子妃认错,老夫人和镇南王府都丢不起这人。

    权衡利弊,老夫人才软三分,否则,早让她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了。

    楚墨尘望着明妧道,“消气了吗?”

    明妧眸光流转道,“我洗刷了冤屈,自然消气了,但琅嬛郡主应该还没有,还是尽快帮她查出散播谣言的人吧。”

    喜儿嘴快道,“奴婢看是查不出来了,不过世子妃福泽深厚,您说散播流言蜚语的人不会有好下场,别说这辈子了,她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有好下场。”

    说道理,喜儿可能说不过别人,但要论扎心,论气人,她绝对不比别人差。

    可偏偏,喜儿骂的是散播流言的人,这时候谁站出来说她嘴巴恶毒,那就是不打自招,再难听,怒火中烧,也只能憋着一口气忍着。

    琅嬛郡主脸青的发紫,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给自己出了恶气,王爷走后,明妧也福身告退,推着楚墨尘离开。

    等人都走了,钱妈妈抬手让丫鬟婆子退下,只留下大太太和三太太两人。

    老夫人一直强忍着的怒意,渐渐爬上长满皱褶的脸颊,眼角的皱纹在怒意熏染下更添了几条,她冷道,“敬茶那天,东王爷和东王妃来,没瞧见你们帮琅嬛郡主,今儿倒是事事强出头,同仇敌忾,我老婆子倒是想不明白了,帮琅嬛郡主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屋子里没外人,三太太实话实说道,“方才王爷答应给琅嬛郡主的八万两,三房和长房平分。”

    老夫人手中佛珠一滞,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大太太就道,“这些天,王爷是多宠着世子爷的,大家都看在眼里,同样是王爷的亲生骨肉,琛儿却因为钱被王爷给杀了,琅嬛郡主如何忍的了?琅嬛郡主是聪明人,上回东王爷和东王妃来,也只说服王爷让她改嫁,只有我们帮着她,她才能和世子妃一争高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