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痛快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争到最后,好处都落到长房和三房手里,但她出气了,心里痛快,不争馒头争口气。

    而她们,只要动动嘴皮子,荷包里就多四万两,何乐而不为?

    大太太则望着三太太道,“三弟妹是什么时候和琅嬛郡主商量的?”

    镇南王府以前是镇国公府,她是镇国公夫人,这王府里到处都是她的眼线,虽然后来大老爷爵位被夺,皇上册封了王爷,但眼线还在,三太太和琅嬛郡主私下见面,她不会不知道。

    三太太笑道,“还能是什么时候,琅嬛郡主跳湖不成,伏在我肩膀上哭的时候说的。”

    只可惜凭着三房一己之力,没法说服王爷一视同仁,否则那八万两何需分长房一半?

    再说明妧,推着楚墨尘出了长晖院,就直接朝沉香轩走去。

    半道上,一穿着淡黄色裙裳小丫鬟过来,福身道,“世子妃,琅嬛郡主请您去那边凉亭说话。”

    请她过去说话?

    明妧嘴角勾起一抹冷弧,她还真不知道她和琅嬛郡主有什么可聊的。

    不过人家之前还崩溃的差点投湖自尽,在王府里又没有什么朋友,找她去说话,她置之不理的话,又该有微词了,正好,她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要算计她。

    明妧迈步走过去,琅嬛郡主看着她迈步进凉亭,她淡漠道,“这王府里,本郡主还没佩服过什么人,你是唯一的一个。”

    这样的恭维,明妧并不稀罕。

    琅嬛郡主顿了顿,继续道,“逼着老夫人和大太太她们给你赔礼,让她们颜面尽失,看来你是真的打定主意一年后就离开镇南王府。”

    但凡明妧存了一点假戏真做,成为真的镇南王府世子妃的心思,今日都不可能把老夫人和大太太她们往死里得罪。

    明妧嘴角往上勾出一抹讥笑,“郡主再多闹几回今天贼喊捉贼,倒打一耙的把戏,无需等一年,我就离开了。”

    琅嬛郡主心情愉悦,比凉亭外的阳光还要灿烂几分。

    她今天赢的很彻底,不止拿到了八万两的补偿,还挑拨了老夫人对明妧的厌恶,更重要的是楚墨尘不快,在明妧说她不要钱,也要回定北侯府时,他那脸色难看的简直找不到词来形容。

    镇南王府的男儿都心高气傲的很,世子妃为了钱嫁给他,朝夕相处,却一心想着拿钱走人,将来另嫁他人,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羞辱。

    琅嬛郡主把玩着手中绣帕,道,“你既知道是我让人散播的谣言,为何不说?”

    好一句为何不说!

    她敢说吗?

    什么都没说,只是没有赔礼,她就寻死觅活了,她要真说是她琅嬛郡主自己散播的谣言,用诋毁自己的方式来嫁祸她,别人会说她倒打一耙,是把琅嬛郡主往死里逼。

    她还没有蠢到这地步,明妧眸光清淡的像是蒙了一层寒霜,明妧道,“你要替自己争取什么,我管不着,但要还敢像今天这样踩着我做踏脚石,我卫明妧不会像今天这么好说话了。”

    丢下这一句,明妧转身离开。

    她身姿纤合,背脊挺直,阳光打在她身上,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想着在长晖院,明妧说那些话时的镇定和从容,琅嬛郡主手攒的紧紧的。

    秋露站在一旁,眼神恶毒道,“郡主,世子妃和她的丫鬟明知道流言是怎么回事,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当面诅咒奴婢和您,尤其那贱婢喜儿,奴婢忍不下这口气。”

    琅嬛郡主把眸光收回来,道,“可善后了?”

    秋露点头道,“奴婢办事,郡主放心。”

    琅嬛郡主轻嗯一声,端起茶盏轻啜,半晌之后,她呢喃道,“断她一臂,也无不可。”

    再说明妧,回了沉香轩,周妈妈就走过来把她拉到一旁,面色凝重道,“我听丫鬟说,你在长晖院逼着老夫人和大太太她们给你赔礼道歉了?”

    喜儿跟在一旁道,“是她们欺人太甚!”

    周妈妈瞪了喜儿一眼,“你少说话!小不忍则乱大谋。”

    喜儿被骂的委屈,嘴撅的高高的几乎能悬壶,世子妃又没什么大谋,有大谋的是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不反抗,就等着挨板子。

    知道周妈妈是关心她,明妧宽慰周妈妈道,“没有相公帮我,不可能要她们给我赔礼的。”

    喜儿看了明妧一眼,心想没有世子爷帮忙,世子妃一个人也能逼的老夫人她们赔礼,不过这话喜儿只敢放在心底说,她知道明妧这么说是让周妈妈别那么担心的,有什么事世子爷能承担一半。

    果不其然,周妈妈担忧的神情去了一半,她道,“世子妃毕竟是小辈,今儿得理不饶人,赶明儿小鞋难穿。”

    明妧点头笑道,“我知道。”

    周妈妈一脸无奈,她知道明妧知道,世子妃那么聪慧,怎么可能不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在是世子爷腿疾未愈,王府纵容世子妃,回头世子爷站起来了,世子妃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离开镇南王府,抛开王府其他人不说,至少世子爷待世子妃不错。

    回屋后,明妧给自己倒了杯茶,捧着茶盏喝起来,楚墨尘推着轮椅走到她跟前,俊美如妖孽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他道,“今儿若是她们没有给你赔礼,你真的打算离开?”

    明妧瞅着他,嗡了声音道,“当然。”说到做不到,岂不成说空话了,回头谁还把她的话当真?

    楚墨尘的脸黑成锅底,虽然知道明妧的脾性,但是这屋子里没外人,她就不知道说两句好听的哄哄他?

    见他一脸气闷,明妧把茶盏放下,清澈的眸底泻出几抹淡笑泄露了她的好心情,她揶揄道,“你这么生气做什么,担心离开镇南王府跟我走,我养不活你?”

    楚墨尘愣了下,将明妧眉飞色舞的模样,只觉得心里痒痒。

    长臂一揽,就把明妧从凳子上拉到怀里来,软玉温香抱满怀,“为夫可没那么好养活的。”

    喜儿捂脸跑了出去。

    明妧脸红如霞,“你就是天天吃御膳,我也能养活你。”

    衣食住行这样的事,只要有钱都不是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