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埋怨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猜不透她们的来意,毕竟昨天她才落了大太太和三太太的脸面,亲娘颜面受损,做女儿的肯定会愤怒。

    明妧请她们进花厅说话,一边吩咐雪雁泡茶。

    楚珂嫣然一笑,道,“四嫂自打嫁进镇南王府,一日不落的去长晖院请安,比我们这些孙女儿还要恭敬孝顺,今儿却是没去,想来不会还在生祖母的气,不愿意再日日请安,可能和琅嬛郡主一般病了,便过来瞧瞧。”

    明妧嘴角往上勾了勾,不过才一天没去长晖院请安,就使唤两个虾兵蟹将来敲打她,要是她不日日晨昏定省,就是还在生老夫人的气,可怜她还打算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看来是她奢望了。

    昨天闹的那么不愉快,老夫人喜欢瞧见她吗?

    不可能。

    老夫人只是习惯了身为镇南王府的长辈,被小辈环绕,更想借此扳回点颜面,只要她一日是镇南王世子妃,一日待在镇南王府里,就得乖乖的去给她请安。

    不就是请安么,又不会少块肉,明妧笑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老夫人不生我的气就好,怎么敢埋怨老夫人?”

    楚珂笑了笑,埋怨老夫人谁都不敢说没有过,但逼的老夫人服软,还真没谁敢。

    看着明妧净白的脸,挂着一抹随和淡笑,不得不佩服她心够大,她以为得罪了老夫人,还能随便带着二十万两和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再嫁吗?天真。

    明妧坐下来,问道,“琅嬛郡主病了?”

    楚瑜轻颔首,“听丫鬟说是昨晚梦到二哥,哭了一夜,早上起不来,什么也吃不下,形容憔悴,已经给她请太医了。”

    听到琅嬛郡主四个字,明妧心肝都颤抖,这是一个惹不起还躲不起的人。

    巴巴的把消息送到沉香轩来,她还能当作不知道,不去探望一下吗?

    明妧脑壳一阵阵抽疼。

    消息送到,楚瑜和楚珂连茶都没喝一口就告辞道,“我们先来探望了四嫂,四嫂无恙,我们就放心了。”

    明妧笑着送她们离开。

    那边海棠和青杏端着饭菜进屋,香飘四溢,勾的人腹中馋虫翻滚。

    等明妧回屋,楚墨尘已经洗漱完毕,两人坐上桌,一起吃饭。

    这会儿距离午饭不过大半个时辰,明妧只吃了六分饱,免得午饭吃不下,她道,“喜儿呢,怎么没瞧见她?”

    海棠收拾饭桌,道,“喜儿去清雅轩了。”

    明妧轻拍脑门,才一晚上没睡好,记性就差了一大截。

    喜儿不在,明妧便带着雪雁去探望琅嬛郡主。

    银杏苑,内屋。

    琅嬛郡主靠在海棠花大迎枕上,脸色微白,神情憔悴,我见犹怜。

    楚瑜和楚珂走进屋,秋露端了凳子给她们坐,因为琅嬛郡主小产,闹出不愉快来,这两年楚瑜她们和琅嬛郡主几乎就没有往来,如今琅嬛郡主和大太太还有三太太结成盟友,走的反倒近了。

    看见她们来,琅嬛郡主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没想到你们还愿意来看我。”

    楚珂就道,“二嫂说的哪里话,一家人哪有隔夜仇,以前我们也是怕凑到你跟前,让你想起伤心事,不敢来,如今你病了,我们怎么能不来探望你?方才我们也问了太医,太医说你这是忧思成疾,终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与外人接触导致的,太医建议你多出去走走,放松心情。”

    楚珂说完,楚瑜就道,“晋王府办宴会,晋阳郡主也给你送了请帖,要不后天,你与我们一起去晋王府?”

    琅嬛郡主眼帘垂下,道,“晋阳郡主邀请世子妃去,她都不去,我一个孀居的二少奶奶怎么好意思去抛头露脸?”

    楚瑜握着琅嬛郡主的手道,“二嫂这么想就不对了,四嫂不去那是她的事,与你何干?”

    琅嬛郡主不说话,秋露就道,“郡主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才会活的这么累。”

    楚珂叹息一声,“在乎别人看法的何止二嫂一人,四嫂其实也一样,是四哥不许她去晋王府,我感觉的出来,她其实挺想去的。”

    琅嬛郡主揪着被子,懊悔道,“昨儿都是我不好,听信流言,误会了她,还连累她和大伯母她们生了嫌隙,差点搬回定北侯府,也不知她肯不肯原谅我……”

    楚瑜就道,“四嫂性子温婉,和谁说话都是一副笑脸,昨儿肯定是被流言气着了,我相信她不是爱记仇的人……

    王妃来探望琅嬛郡主,走到屏风处,就听到这么一段对话。

    在屏风处站了会儿,王妃没有进去打扰她们说话,转身离开。

    等她一走,琅嬛郡主脸上的懊悔之色尽敛,眼底浮现一抹寒芒。

    再说明妧,刚瞧见银杏苑院门,就看到王妃走出来,大丫鬟春兰紧随其后。

    明妧迎上去,福身给王妃见礼,这里是银杏苑,明妧来这里,只可能是探望琅嬛郡主的,王妃脸上带了些欣慰,世子妃真的不记仇。

    王妃盯着明妧的脸,明妧还以为脸上有脏东西,伸手摸了两下,王妃笑道,“母妃之前拘着你和尘儿,不许你们出去,是母妃错了,做人不能因噎废食,你想去晋王府参加宴会就去吧。”

    明妧一脑袋问号,她什么时候想去晋王府了?没有的事啊!

    明妧在想是哪里给了王妃这样的错觉,就听王妃道,“你现在毕竟是镇南王府世子妃,和皇室宗亲也该有些往来,尘儿欺负你,你就告诉母妃。”

    明妧脑门上的问号更大了一点,直到王妃走远,明妧都还没有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妃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去晋王府的事,莫非和琅嬛郡主有关?

    雪雁见明妧没有拒绝,有些担忧道,“世子妃真打算去晋王府参加宴会?”

    明妧唇畔勾起一抹冷笑。

    变着法的要她去晋王府,她若是不去,她们的算计岂不要落空?

    明妧迈步朝银杏苑走去,那边两个丫鬟走出来,看到她从一旁悄悄走了,有对话传来:

    “昨儿那么对我们郡主,把我们郡主气病的都下不来床,还敢来,是不把我们郡主活活气死不罢休吗?”

    “就是,气了人再来探望,假好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