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恶气
    ,精彩小说免费!

    秋露转身就回了屋,脸色难看的就跟咽了苍蝇似的,东王府的小厮信誓旦旦的跟她保证万无一失,居然还让她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上了药,喜儿穿好衣服,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雪雁拿了锦盒回来,随手打开看了一眼,她脸一白道,“喜儿,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往沉香轩带?!”

    喜儿却是大叫,“嘘,那是我特意买了带回来的。”

    雪雁把锦盒递给明妧看,雕刻还算精美的锦盒里赫然是一沓纸钱。

    “你要这东西做什么?”雪雁望着喜儿道。

    喜儿撅着嘴,狠狠道,“要不是我命大,我今儿就回不来了,这口恶气,我不出了,我会活活憋死的!”

    雪雁知道喜儿的性子,她道,“这里是镇南王府,你可别胡来。”

    喜儿点头,“我知道。”

    她知道雪雁是让她求世子妃帮她报仇,其实不用求,世子妃也会护着她的。

    但她的仇,她要自己报!

    喜儿粉拳攒紧,一脸凶残。

    喜儿要自己报仇,明妧不阻拦她,秋露要她的命,如果喜儿这都能忍,当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就不是一个有血性的丫鬟了。

    第二天,琅嬛郡主身子大好,去蘅芜院给王妃请安,回去的时候,想起一件东西落在了观景楼上,让秋露去取。

    秋露踩着台阶蹬蹬蹬上楼,拿了东西,见食盒没盖,就把食盒拿起来,然后身子一凛,食盒下面赫然压着一张纸钱。

    上面四个鲜红大字:还我命来。

    秋露当时就吓白了脸,再不敢在观景楼上多待,可就在她起身要走的时候,一阵风吹来,送来好几张写了血字的纸钱,吓的秋露三魂丢了七魄,顾不得琅嬛郡主吩咐,只想快点下楼。

    一着急,就容易出事,这不,脚下一滑,从观景楼上摔了下来,直接晕了过去。

    不只是晕倒,秋露撞伤了脑袋,胳膊折了一只。

    消息传来,趴在床上养伤的喜儿当时病就好了大半,叫她算计她,还想把她卖到勾栏院去,看她吓不死她!

    雪雁狐疑的看着她,道,“你什么时候出门的?”

    昨晚上还叫浑身疼,她给她打的洗脚水。

    喜儿就道,“我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出门啊,再说了,花园里有丫鬟,我可不敢偷偷上去塞纸钱。”

    雪雁更不解了,“那纸钱……”总不至于是纸钱自己飞上去的吧?

    喜儿趴在床上,一脸肉疼道,“我花银子请赵烈帮忙的,这么点小忙,他就收了我十两!”

    十两啊,差不多她半年的月钱了,她能不能跟世子妃报账?

    虽然花了十两,喜儿舍不得,但效果喜儿是不能更满意了,唯一不满的是不能亲眼去看看秋露摔的有多惨有多狼狈。

    不过喜儿不能去,但是她能打听,在丫鬟中,喜儿算出手大方的,和府里不少丫鬟都合的来,她想知道什么,丫鬟乐意帮她跑腿。

    对于秋露摔倒一事,秋露没敢提纸钱半个字,只说急着下楼,脚下一滑,才从台阶上摔下来的。

    喜儿哼唧道,“晾她也不敢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杀花园小丫鬟灭口,提纸钱,别人更怀疑是她杀的了。”

    雪雁给她倒茶,道,“就怕琅嬛郡主和秋露以为是大少爷让人干的,才什么都没说的,那样岂不是让大少爷替你背了黑锅?”

    喜儿捧着茶盏,眼睛眨巴眨巴,心虚道,“不会吧?”

    霁月轩,后院。

    楚墨枫正在练武,与他平常的温文尔雅不同,此刻的他,面容俊逸,矫健如龙,动作行云流水,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和浑然天成的贵气。

    暗卫赵七就站在一旁看着,直到楚墨枫收了手,方才把毛巾送上。

    楚墨枫把剑扔给赵七,接了毛巾擦拭额头和脖子处的汗珠,赵七则禀告道,“琅嬛郡主的贴身丫鬟秋露从观景楼上摔了下来。”

    楚墨枫手顿了下,多看了赵七一眼,“这么点小事,也要禀告我?”

    赵七摇头,如果只是这样的小事,怎么敢禀告大少爷,赵七道,“琅嬛郡主的丫鬟是被纸钱吓丢了魂,从观景楼上摔下来的,那纸钱是世子爷的暗卫赵烈偷偷放在观景楼上的。”

    “四弟?”这回,楚墨枫的眉头拧紧了。

    就是因为和楚墨尘有关,所以赵七不得不上心,他道,“世子爷此举,不知是何用意?”

    赵烈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出动赵烈吓唬一个小丫鬟,赵七百思不得其解,这分明是杀鸡用牛刀,直接杀了秋露,不更干净利落?

    “你确定是吓唬丫鬟的?”楚墨枫皱眉问。

    “属下亲眼所见。”

    赵七点头,并从怀里摸出一张用血写着还我命来的纸钱。

    楚墨枫瞥了纸钱一眼,眉头拧成川字,四弟什么时候热衷玩这样的小把戏了?

    外面,走过来一丫鬟道,“大少爷,琅嬛郡主请你去观景楼说话。”

    楚墨枫神情淡淡,转身回屋。

    练武出了一身汗,黏在身上难受,换了身锦袍,楚墨枫这才去观景楼。

    观景楼下,丫鬟春雨守在那里,瞧见楚墨尘过来,忙福身见礼,“见过大少爷。”

    丫鬟喊的很大声,算是提醒楼上的琅嬛郡主,她要等的人来了。

    琅嬛郡主一直就望着楼下,从楚墨枫出现起,眸光就一直追随着他,她脸色冰冷,神情淡漠中藏匿着愠怒。

    等见到楚墨枫,琅嬛郡主劈头盖脸就质问,“你就那么想轰我离开镇南王府?!”

    显然,琅嬛郡主误会纸钱是楚墨枫的手笔。

    楚墨枫眉头一皱,淡漠而疏离道,“你是镇南王府二少奶奶,你不愿意走,没人能轰你离开。”

    琅嬛郡主自嘲一笑,“镇南王府二少奶奶?一个任人欺凌的二少奶奶吗?!”

    楚墨枫看着她,因为愤怒,琅嬛郡主娇美的脸有些扭曲,就如同她那颗心一般,楚墨枫道,“没有人能欺负你,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琅嬛郡主粉拳攒紧,她手里一张纸钱扔在楚墨枫身上,“一样的把戏,吓唬了我一回,还想吓唬我第二回?!”

    楚墨枫没有接纸钱,直接掉在了地上,他道,“郡主信也好,不信也罢,这纸钱,与我无关。”

    说完,楚墨枫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