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毁坏
    ,精彩小说免费!

    晋阳郡主唇畔微扬,笑道,“天下藏书,苏家占一半,一些旁人难得一见的孤本善本,镇南王世子妃只怕没少见,苏老太爷可是最喜欢字画的,耳濡目染,世子妃肯定学了不少,正好让我们听听你是怎么点评这幅画的。”

    明妧还没说话,楚瑜就道,“四嫂,大家还等着呢,你就别推辞了。”

    不就是点评几句,不是什么难事,明妧迈步上前,那些人自动让开几分。

    就在明妧靠近画作的时候,那边有丫鬟高呼,“恒王妃到!”

    所有人的眸光都往身后望去,只见丫鬟扶着恒王妃走过来,一袭宫装,雍容华贵,见之忘俗。

    明妧也下意识的朝那边看了一眼,就这一眼,脚腕被什么东西砸了,身子往前一踉跄,撞在了楚瑜身上,楚瑜和晋阳郡主展示画作,来不及松手,那幅让大家叹为观止的画就撕成了两半……

    突然被撞,楚瑜啊的一声惊叫出来,把所有人的眸光都吸引了过来。

    看的那副画撕成了两半,一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替明妧捏一把冷汗。

    晋阳郡主的脸难看的就跟掉进了茅坑一般,带着惶恐和不安,她身后的丫鬟则六神无主,声音颤抖,语无伦次道,“怎么办,这是太后赏赐给王爷寿辰礼物啊!”

    明妧知道晋王府的宴会不好参加,人家挖着坑等她呢,但是她千防万防还是掉人家挖好的坑里去了,宴会还没开始呢,不应该宴会到一半再坑她吗?

    楚瑜手里拿着一半的画,就跟拿了烫手山芋一般,她气急败坏道,“四嫂!”

    她快步走过来,把那一半的画塞明妧怀里,祸是明妧惹出来的,要明妧承担。

    那边,丫鬟扶着卫明柔走过来,看着晋阳郡主和明妧手里一人一半画,皆面色难看,心下有几分了然,还是故作不知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一旁的大家闺秀忙道,“镇南王世子妃不小心撞到楚大姑娘,把太后赏赐和晋王做生辰贺礼的画给毁了。”

    卫明柔啊了一声,望着明妧道,三分着急七分责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毕竟在外人眼里,明妧是卫明柔嫡亲的长姐,她肯定是要护着明妧的,她望着晋阳郡主和晋王世子妃道,“我长姐肯定不是故意的……”

    晋阳郡主声音带着哭腔道,“父王肯定要骂死我了。”

    言外之意,不是故意的,就能不赔了,连累她挨骂吗?

    那些大家闺秀看明妧的眼神带了责怪,好好的宴会,都还没开始,就被她给弄砸了,毁了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画,晋阳郡主哪还有心情招待她们?

    不远处,那些世家少爷得知晋阳郡主把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画拿来给大家欣赏,闻讯赶来,就看到两截画,顿觉惋惜。

    楚瑜暗瞪了明妧一眼,走到晋阳郡主身边道,“现在画毁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修补好?”

    一旁成国公府大姑娘徐娇冷冷一笑道,“就算修补的再好,白玉有暇,这幅画的价值也大打折扣,何况这是太后赏赐之物,又是给晋王做寿礼的,不止贵重还是太后的一份心意,岂是修补就算了的?”

    楚瑜面带薄怒道,“我又不是故意毁了画的,我相信四嫂也不是故意推我的,画毁了没人高兴,总不能把我四嫂拉出去砍了脑袋吧。”

    明妧是镇南王世子妃,就算太后和晋王再愤怒,也不可能杀她,这一点,在场的没人会怀疑。

    楚瑜望着明妧,急的跺脚道,“四嫂,你倒是说句话啊!”

    明妧清冽眸光从楚瑜脸上扫过,楚瑜蓦地背脊一寒,和明妧对视的眸光赶紧挪开,等反应过来,心下一恼,毁掉画的是她,为什么她要心虚?!

    从出事起,明妧就一直没说话,她在捋关于这幅画的信息,这幅画是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生辰礼物。

    晋阳郡主敢这么说,那说明这件事不是假的。

    明妧看了眼手里的画,缓缓卷起来,神情从容而淡漠道,“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这么半天,也没见暗卫把砸她脚脖子的人揪出来,看来也没注意到,只能靠她自己挺过难关了。

    众人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事不关己,他们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她居然还能走神?

    真是不值得同情,众人眼底的责怪更甚,只听明妧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幅画。”

    徐娇赫笑一声,“见过?这样的画都是独一无二的,你怎么可能见过,你是想拿一幅假画搪塞晋王郡主,还是说这幅画是假的?”

    明妧斜了徐娇一眼,“你也觉得这幅画像假的?”

    徐娇脸一哏,“我没这么说!”

    明妧恍惚道,“我想起来了,我在相公书房见过,喜儿,你去让车夫回王府书房把画拿来,快去快回。”

    喜儿懵懵懂懂,书房里哪有画啊,就是让世子爷临时画也来不及啊。

    不过明妧吩咐,喜儿只能照做,接了明妧递过来的半幅画,喜儿赶紧离开。

    明妧神情淡雅,仿佛撕毁画作的不是她,她这般神情,让那些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摸不着头脑,镇南王世子妃说在镇南王世子书房里见过一模一样的画,那意味着这其中至少有一幅画是假的。

    宫里头假画不是没有,前朝不就曾出现公公用一幅假画换掉真画,皇上不知情,把画赏赐给邻国使臣,最后被当场戳破,颜面尽失的事。

    晋王世子妃自责道,“都怪我多嘴,方才我若不来,这会儿画估计还摆在郡主的书房内,大家高高兴兴来参加宴会,还是先坐下来歇会儿吧。”

    晋阳郡主扭着绣帕道,“我哪有心情管其他事。”

    这是在等镇南王府的小厮把画送来。

    晋王世子妃则吩咐丫鬟道,“让厨房多送些糕点来,大家边吃边等,我去跟母妃解释下,免得她动怒。”

    一个没心情,一个会动怒,都在告诉明妧这事晋王府不会善罢了。

    清宜郡主走到明妧身边,小声道,“别担心,实在不行,让皇上出面,准能摆平。”

    这么点小事,还用得着劳烦皇上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