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记恨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清宜郡主好心劝慰,明妧心底暖洋洋的,其实清宜郡主有些心疼明妧,她和镇南王世子帮着江湖郎中,让晋王吃了那么大的苦头,晋王府怎么可能不记仇,她怎么就不知道避开点,还往晋王府凑呢。

    在晋阳郡主心情糟透了的情况下,那些大家闺秀也没心情赏花扑蝶了,就在凉亭里坐着,三三两两的闲聊。

    楚珂望着楚瑜道,“都说四嫂福泽深厚,求仁得仁,诸事皆宜,好几回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今儿要是也能平安无事,我就真信她真的好福气。”

    楚瑜勾唇一笑,让小厮回镇南王府,不过是向四哥通风报信,找救星来救她而已,怎么可能有画,还是真迹呢,太后赏赐给晋王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她们等着看好戏就够了。

    约莫小半个时辰,镇南王府小厮就来了,除了毁掉的半幅画,手里还真拿了幅画来,有点出乎楚瑜和楚珂意料。

    看着小厮快步走过来,晋阳郡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小厮走到明妧跟前,恭敬道,“世子妃,世子爷让你小心点,别再把这幅画也给毁了。”

    明妧接了画,松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是我看花眼了,还好,我没记错。”

    看着明妧长呼一口气的样子,众人都很无语,虽然画是拿来的,但谁能保证这幅画就是真迹,要是假的,毁掉真迹的罪名也没那么好担待。

    明妧就在凉亭内,她拿了画,看了眼石桌,喜儿就过去把茶杯和糕点端走,明妧把画展在桌子上,以供大家过目,而且这样也不容易撕毁。

    石桌很大,摆了画还有空地儿,明妧把毁掉的半幅画也摆上,道,“大家都先来瞧瞧,这两幅画哪个是真迹,哪个是假的。”

    两幅画看上去一模一样,肉眼很难分辨真假。

    但细细对比,就能发现差别,首先就是纸张不同,还有几处细微差别,临摹的再以假乱真,也毕竟是假的,是假的就成不了真。

    好像……镇南王世子送来的这幅画是真的?

    两位世家少爷互望一眼,达成共识。

    但晋王府毁掉的这幅是太后赏赐的,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说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生辰贺礼是幅假画啊,这不是当众落太后和晋王的脸面么?

    两位世家少爷齐齐摇头,“这两幅画看起来一模一样,我辨别不出来真伪。”

    小厮一直站着凉亭外,他道,“世子爷说,如果大家辨认不出来,就让晋王辨认,如果晋王也认不出来,就把画送进宫,请皇上和左右相爷他们一起辨认。”

    让皇上辨认,或许向着明妧,但带上左相和右相,这就保证了公平公正。

    晋阳郡主吩咐丫鬟道,“去请父王来。”

    丫鬟忙出了凉亭去请晋王。

    又等了一刻钟,晋王和晋王妃一同过来,大家忙把路让开。

    晋阳郡主撅嘴道,“父王……”

    明妧则道,“还请晋王爷先辨画作真伪。”

    和晋阳郡主一样,来之前,晋王也笃定这画是假的,可真看了会儿,眉头就拧成了一团麻花。

    这画是真迹啊。

    可真迹不是在晋阳手里头吗?

    不可能有两幅一模一样的画。

    清宜郡主忍不住好奇道,“王叔,镇南王世子这幅画是假的吗?”

    晋王直起身子,道,“是真的。”

    晋阳郡主眼睛睁圆,声音拔高了好几个音调,“这怎么可能?!”

    明妧站在一旁,她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那边卫明柔则道,“晋王爷是怕我长姐受太后责罚,才承认自己的画是假的吗,四嫂毁了太后赏赐给您的画,理应受罚,您无需顾及镇南王府。”

    看来都知道这幅画不可能是真的,明妧淡笑道,“那就把画送进宫吧。”

    现在知道太后赏赐给晋王一幅假画的还只有他们,一旦进了宫,太后丢的脸可就捂不住了。

    晋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画是晋阳在找人临摹的时候被人掉了包?胆敢掉包晋王府的话,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深呼一口气,晋王道,“这幅画的确是真迹,本王并未偏袒之意。”

    晋王妃也惊讶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妧把画卷起来,递给晋王道,“明妧无意毁了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画,理应赔偿,现将这幅真迹送给晋王,以表歉意。”

    真迹两个字,明妧咬的格外重,晋王额头一跳一跳的。

    但是,这画晋王能收吗,真画价值连城,假画可值不了几个钱,况且这画还不是镇南王世子妃的,是镇南王世子的,她在擅作主张。

    晋王忙道,“这画是镇南王世子心爱之物,本王怎么好夺人所爱,一幅赝品,毁了也不可惜,你们继续办宴会吧。”

    说完,晋王转身离开。

    明妧眉眼含笑,也懒得在把画给晋阳郡主,递给小厮道,“送回给世子爷。”

    小厮接过画作,再不多留,转身离开。

    晋阳郡主一方绣帕没差点扯碎,那边楚瑜和楚珂互望一眼,这也太邪门了点吧?

    等没人注意,楚瑜问晋阳郡主道,“到底怎么回事?”

    晋阳郡主没好气,问她,她还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那边,丫鬟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凑到晋阳郡主耳边嘀咕两句,楚瑜离的近,听到一点,丫鬟说,“郡主,书房里那幅真迹不见了。”

    晋阳郡主脸色一僵,“不见了?!”

    丫鬟缩了缩脖子,她到处都找了,那幅真迹是真的不见了。

    晋阳郡主气的没差点倒仰,她再傻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明妧不是让人回镇南王府取真迹来,是去她书房拿的!

    偏偏,这事她就算知道,她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难道要闹大,让人知道她舍不得把真迹拿出来,所以拿一幅假画给大家欣赏,这是瞧不起人!

    而且,她明知道画是假的,毁了也不可惜,还在镇南王世子妃不小心撞毁画后,做出那副害怕急切的姿态来,明摆着就是挖坑算计人。

    镇南王世子妃是笃定她就是知道她让人偷了她的画,也不敢指出来!

    闹了一通,非但没能定她的罪,她还搭进去一幅画,还连累太后和晋王府被人笑话,这叫什么,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