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真迹
    ,精彩小说免费!

    晋阳郡主气的想把明妧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那眼神围绕周身,明妧淡笑相对,晋阳郡主只觉得嘴里都有了血腥味。

    喜儿看看晋阳郡主,又看看明妧,她还是很难相信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晋王郡主这不是往她家世子妃手里头栽吗?

    那边卫明柔走过来,望着明妧道,“你不会是早认出那幅画是假的,所以故意毁掉,把事情闹大来落晋王府脸面吧?”

    卫明柔说话声不大,但四下有大家闺秀,能听的见,当时看她的眼神就变了,觉得她心机深沉,不知好歹。

    明妧冷冷一笑,她还真不怕别人说她胳膊肘往外拐呢,既然她不怕,那她就更不怕了,明妧道,“在三妹妹心目中,我这个做长姐的就这么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吗,在毁掉画作的时候,我都还没有仔细看一眼画,如何知道这幅画是假的?

    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画,大家都不敢拿手碰,何况毁掉,相公是有这幅画,谁又能保证相公手里的就一定是真迹?落晋王府和太后的脸面,对我有什么好处?”

    先前责怪明妧的大家闺秀,在听到明妧这话后,脸上就闪过一抹羞愧,好像当时她真的没有看到画作,远远的看一眼,的确难看清画作,而且没人会蠢到嫌命长和太后为敌。

    本来觉得镇南王世子妃不是善茬,现在看来恒王妃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差点被她误导。

    那大家闺秀转身走远。

    卫明柔磨牙道,“你落太后和晋王脸面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回声音更小了点,明妧勾唇道,“你说什么?说大点声,我没听见。”

    不怕别人知道你做妹妹的不向着长姐,向着晋王府你就往大的说,她兵来将来,水来土掩。

    卫明柔气的胸口堵着一团气,丫鬟忙道,“王妃,你别动怒,小心动胎气。”

    明妧瞥了她小腹一眼,道,“悠着点,在晋王府动胎气,保不齐会泄露你怀孕四个月的事。”

    明妧真怀疑她是不是知道晋阳郡主会对她发难,所以跑来晋王府看热闹,别看不成热闹,自己倒成为了热闹。

    懒得和卫明柔多说,明妧打算告辞了,那边晋王世子妃走过来道,“方才耽误了不少时间,大家都没玩好,晋阳亲自斟茶给大家赔罪。”

    这头一个就是要给明妧赔罪,因为一幅赝品,让她担惊受怕,受了不少冷眼。

    明妧摇头道,“太后赏赐给晋王爷的画背会,晋阳郡主身为女儿心急是情理之中的事。”

    晋王世子妃笑着,亲昵的握着明妧的手,都把明妧握懵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她才落了晋王府脸面,晋王世子妃却对她这么亲昵不大好吧,还是说这也是坑?

    明妧心中忐忑,觉得自己有点像惊弓之鸟,快杯弓蛇影了,明妧心中苦笑,只听晋王世子妃道,“只听过人用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形容人性子沉稳大气,今儿我是真的见识到了。”

    这是晋王世子妃第二次夸她了,有点受宠若惊。

    明妧连忙谦虚,她想把手抽回来,然后晋王世子妃握的很紧,她道,“走,去那边喝茶。”

    明妧不好甩开她,只能任由她拉着了,而且晋王世子妃选择和她坐一起,关系好的都令晋阳郡主侧目。

    花园空地出摆了台子,两边设了桌椅,晋阳郡主坐在中间,正用纯熟的手法泡茶,优雅娴熟,每一个动作都美到令人窒息。

    明妧觉得就是没有方才的不愉快,晋阳郡主也会泡茶给大家喝,这就和孔雀似的,时不时的抖一下绚烂的羽毛,收获惊艳的眸光。

    晋阳郡主泡了茶,让丫鬟端给大家,她自己则端了两杯茶过来。

    晋王世子妃起身,不等晋阳郡主开口,她就先端了一杯,晋阳郡主嗔道,“大嫂,你有这么口渴吗?”

    晋王世子妃愣了下,随即笑道,“这件事,错在我,该我向世子妃赔不是。”

    说着,她把茶端给明妧。

    明妧惶恐啊,端杯茶而已,至于还抢来抢去吗?

    明妧接了茶,她看了看色泽,清澈见底,再闻一闻清香,她眸光微闪,笑道,“有幸能喝到晋阳郡主亲手泡的茶,不枉此行,方才那点不愉快,咱们以茶代酒,一笑泯恩仇。”

    说着,明妧将另外一杯茶端给晋阳郡主。

    晋阳郡主接了茶,很爽快的一饮而尽。

    明妧把茶递到嘴边,没人注意到,一颗极小的如米粒般的药丸掉进茶杯里,瞬间融化开,明妧仰头把茶喝完。

    晋王世子妃捂嘴笑道,“你们两喝茶,还真有点喝酒的架势,那待会儿喝酒,不会当茶喝吧?”

    晋阳郡主朝晋王世子妃一努嘴,就过去继续泡茶了,毕竟一次泡茶供应不了所有人。

    一人一杯茶,之后就是大家闺秀自告奋勇的抚琴,跳舞,世家少爷舞剑……

    约莫两刻钟后,明妧抬手扇风,大口喝茶。

    晋王世子妃见了就道,“这么渴?”

    明妧惭愧道,“我这人最怕热,在太阳底下晒不了一会儿就口渴头晕。”

    晋王世子妃便道,“我扶你下去歇会儿。”

    明妧忙道,“不用,我去洗把脸就可以了。”

    说着,她起身离桌,一边拿绣帕擦额头上的汗珠,晋阳郡主斜了丫鬟一眼,丫鬟低声道,“郡主放心,王爷已经让暗卫查了,王府里没有镇南王府的暗卫了。”

    其实想也知道,那幅画摆出来,晋王府就猜到暗处有人帮镇南王世子妃,算他们跑的快,否则逮到了一定活剥了他们的皮。

    看这一回,还能不能救得了他们世子妃!

    “机灵点儿,”晋阳郡主面带笑容,借着喝茶的时候道。

    丫鬟点头,“奴婢办事,郡主只管放心,出不了岔子。”

    丫鬟转身离开,只是丫鬟走了没几步,晋阳郡主突然感觉到头一阵晕眩,看谁都两个影子。

    她狠狠的合上眼睛,然后睁开,清清明明,仿佛刚才是她的错觉。

    刚松一口气,又觉得口干舌燥,浑身热的不行,想脱衣服……

    晋阳郡主心头一震,像是被人蒙头敲了一榔棒似的,她这症状怎么也像是中了媚药?

    不可能!

    晋阳郡主心中急急否认。

    可那感觉和丫鬟给她形容的一模一样,晋阳郡主心沉到了谷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