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演技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在走神,那边丫鬟高呼救命,那急切声听得明妧直翻白眼,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晋王世子妃出事了,她孀居,出了这么丑的事,她肯定要表现的贞洁烈女一点,反正跳湖了会被捞起来。

    如果明妧猜的不错的话,接下来就是左相府少爷出马,把晋王世子妃带回左相府。

    毕竟晋阳郡主也**于顺平侯世子,晋王世子妃再留下来,保不齐会被毒死,晋阳郡主身份尊贵,嫁给顺平侯世子算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何况和别人共享一坨牛粪。

    和明妧猜测的一样,丫鬟把跳湖的晋王世子妃捞了起来,估计刚跳下去就被捞了起来,没喝几口水,丫鬟一掐人中,她就醒了过来,扑在丫鬟怀里哭,“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绝对是演技派,眼泪哗哗的流,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晋阳郡主卷进来,她是真伤心。

    晋阳郡主不可能给人做妾,她又是孀居,即便能嫁人,正妻之位肯定没她的份了,千算万算,棋错一招,令人惋惜啊。

    左相府少爷则道,“你死了,爹娘怎么办,你忍心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晋王世子妃只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啦往下掉。

    左相府少爷吩咐丫鬟扶晋王世子妃回去换衣裳,他要带她回左相府。

    再说晋王妃,歪靠在贵妃榻上,任由丫鬟拿着美人锤帮她捶腿,突然,她心口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好像要出什么事一般,她身子一动,丫鬟手里的锤子敲下去,疼的她倒吸一口气,呵斥道,“想锤死我不成?!”

    丫鬟连忙磕头求饶,道,“是奴婢笨手笨脚,王妃恕罪。”

    晋王妃心情不好,抬手要把丫鬟拖出去杖责,外面跑进来一丫鬟,急急道,“王妃,不好了,出事了。”

    这一打断,倒是解了丫鬟之危,晋王妃心乱的厉害,连声音都颤抖,“出什么事了?”

    丫鬟凑上前,把小屋发生的事禀告晋王妃知道,当时,晋王妃的脸就难看的找不到词来形容,她猛然起身,却因为起的太急,身子没站稳,又跌坐了回去。

    还是丫鬟扶着她去的花园,看到晋阳郡主眼神空洞的抱着被子,眼泪糊着头发,晋王妃心如刀绞。

    晋阳郡主扑到晋王妃怀里痛哭,她这辈子全毁了。

    晋王妃看着自己从小疼大的女儿,眼泪也止不住的流,尤其晋阳郡主皮肤上的红印和吻痕,晋王妃想活剐了顺平侯世子的心都有。

    外面,丫鬟进来道,“王妃,左相府三少爷要带世子妃回左相府。”

    晋王妃脸色一变,冷笑道,“我晋王府世子妃,岂是他想带走就带走的?!”

    晋王妃安慰晋阳郡主,她怎么也不能让左相府把人带走,只是晋阳郡主拉着她,不让她走,晋王妃心疼道,“让你大嫂回左相府,你就得和她共侍一夫了。”

    晋阳郡主哭道,“母妃,我不要嫁给顺平侯世子……”

    晋王妃心疼的像是被藤蔓缠的紧紧的,连呼吸都觉得痛楚,她也不愿意把女儿嫁给顺平侯世子,可出了这样的事,还有那么多人知道,府里的知情丫鬟她能灭口,那么多外人,她能怎么办?

    外面,又进来一丫鬟,小心翼翼禀告道,“王妃,那些来参加宴会的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要走了。”

    晋王妃一口银牙没错差点咬碎,“镇南王世子妃呢?!”

    丫鬟忙回道,“奴婢先前看见她和清宜郡主在说话……”

    晋阳郡主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怎么可能会没事?!我是亲眼瞧见她把那杯茶喝下去的……”

    晋王妃恨不得捂晋阳郡主的嘴,虽然是府里的丫鬟,但谁能保证丫鬟的嘴就很严,晋王妃瞥了丫鬟一眼,丫鬟忙道,“奴婢什么都没听见。”

    说完,赶紧退出去,顺带把门关上。

    屋内,晋王妃问晋阳郡主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给别人下媚药,最后中媚药的反倒是她,晋阳郡主很确定,那杯下药的茶她没有喝错,就是端给了镇南王世子妃,而且那药也不是假药,之前她不过多闻了两下,就心神激荡。

    在宴会上,她觉得不对劲,就离开了,打算叫大夫,可是看到有小厮,她就想走过去,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她怕了,只能往人少的地方走。

    可是走了没一会儿,跌跌撞撞间撞到了顺平侯世子,她身子软绵绵的,被他一撞,差点没摔倒。

    他及时抱住了她,然后……

    晋阳郡主越说越小声,她不想提后面的事,可她想不通的是,大嫂怎么也在,她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嫂衣衫不整的揪着顺平侯世子打,为了护着她,不让人知道她在屋子里,她明知道屋外有人,还慌乱的把衣服穿好走了出去。

    大嫂一片好心,可是谁也没料到左相府少爷会替她出气进屋揍人,想到这事,晋阳郡主就恨不得把左相府少爷给砍了,要不是他多事,本来这事可以瞒过去的!

    再说那些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本来高高兴兴来参加宴会,没想到晋王府事情一出接一出,尤其有好几位世家少爷倾慕晋阳郡主,想到晋阳郡主的遭遇,脸拉的比马脸还长。

    晋王府管事的送大家出府,委婉的提了几句,让大家不要把这事传的沸沸扬扬,怕他家郡主会崩溃,会想不开寻死觅活。

    大家都很同情晋阳郡主的遭遇,纷纷表示不会泄露半个字。

    管事的道谢,虽然他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不可能瞒的住。

    明妧跟在大家身后走到二门,一丫鬟走过来道,“镇南王世子妃,镇南王世子来接您回府,马车就停在府外面。”

    他时间掐的还真准,明妧轻提裙摆,脚步加快几分,喜儿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还没上台阶,明妧就瞧见那驾她坐惯的马车,低调奢侈,宽敞大气,仿佛听出了她的脚步声,楚墨尘掀开车帘,露出那张人神共愤的妖孽容颜,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舍不得宴会不出来,走,为夫带你逛街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