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儿戏
    ,精彩小说免费!

    他说的是大实话,然而没人信,三太太道,“琅嬛郡主请回来的,可不是那些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道行高深,琅嬛郡主还特意把道士请回了东王府,你大伯母本不信道士的话,让丫鬟去府外一问,虽然不用抄一千遍,八百遍佛经不能少。”

    明妧嘴角抽了下,未来儿媳妇还没过门就淹死了,这事随便拿去问哪个道士,都会说要抄佛经祈福,这和算命毛线关系都没有好么。

    就这样就断定道士灵验,也太儿戏了点吧?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琅嬛郡主走了进来,三太太笑道,“刚说到你,你就回来了。”

    琅嬛郡主一脸笑容,道,“说琅嬛什么?”

    三太太笑道,“在夸你请的道士好,东王府没事吧?”

    琅嬛郡主摇头轻笑,“东王府没事,只是道士给我大哥和北鼎侯府三姑娘测了八字,两人八字不是特别匹配,将来不是我大哥克姜三姑娘,就是姜三姑娘克我大哥,合着两人八字,挑了个大吉大利的日子。”

    “哪一天?”大太太随口问道。

    “就在七天后。”

    三太太惊讶,“这么急?”

    琅嬛郡主点头,“我母妃也觉得急,但是道士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道士前脚走,后脚就赶着去了北鼎侯府,好在姜二太太通情达理,答应了。”

    明妧多看了琅嬛郡主一眼,先前还怀疑姜三姑娘扑倒东王世子可能不是东王府算计的,现在要七天之内娶姜三姑娘过门,这么心急,不是东王府干的好事才怪,只是东王府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东王世子被姜三姑娘迷得神魂颠倒,不早早的娶回来不放心?

    明妧很快就否定了这猜测,要真是这样,东王府大可以直接和姜二太太说,未来女婿把她女儿看的这么重要,做娘的会高兴的做梦都笑醒。

    那边,大太太怅然道,“当初姜三姑娘和枫儿定亲,差点没命,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嫁人了。”

    三太太则道,“姜三姑娘好歹和东王世子定亲了,大家都有心理准备,晋阳郡主才真是……”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楚瑜和楚珂她们一回府,老夫人她们就知道晋阳郡主和晋王世子妃的事了。

    当时一个个呆若木鸡,在晋王府,晋王爷和晋王妃眼皮子底下,女儿和儿媳妇一起被人给拱了,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当初要不是北鼎侯府插手楚墨枫的亲事,再加上老夫人不同意,大太太是打算给楚墨枫求娶晋阳郡主的,只是后来姜三姑娘落水,大太太怕楚墨枫真克妻,没敢跟晋王妃开口,在知道晋阳郡主**之前,大太太都还没有放弃这念头。

    对于晋阳郡主,无人不唏嘘同情,除了明妧和楚墨尘。

    楚墨尘懒得听她们说晋阳郡主有多可怜,一个咎由自取,作茧自缚的人有什么好同情的,楚墨尘掩去眸底的不耐烦,望着老夫人道,“老夫人找我和娘子来是有事?”

    说完,他看了眼沙漏,意思不言而喻,有事赶紧说,他肚子饿了,要回去吃饭。

    老夫人瞥了楚墨尘一眼,望着明妧道,“听瑜儿说,你在晋王府不小心毁了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画?”

    果然,找她来就没好事,这是又要帮晋王府吗,明妧道,“明妧打算先斩后奏,把那幅真迹送给晋王爷,晋王爷没要。”

    楚瑜站在一旁,对明妧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偷晋王的画,来应付晋阳郡主的刁难,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最后还不把画物归原主,堂而皇之的送给晋王,晋王说不要,她就把那幅画据为己有了。

    还有晋阳郡主,本来应该是算计她的,不知道怎么就自己倒霉了,真是邪门的很。

    楚瑜望着明妧道,“晋王世子妃出现起,就一直和你待在一起,吃的喝的都是一张桌子,听晋王府丫鬟说,你先前离桌也是满头大汗,和晋阳郡主症状相同。”

    这是怀疑她给晋王世子妃下毒,还是怀疑她也中了媚药**了?

    她离开那么小会儿能干什么?

    明妧望着楚瑜道,“出门之前,我带了颗解毒药丸放身上,先前头晕的时候,我服了药,没一会儿就无恙了。”

    楚瑜震惊,“你去晋王府参加宴会,你还随身带解毒药丸?”

    明妧耸肩,道,“倒也不是每回都带,自打嫁进镇南王府,出门都会碰到点意外,丫鬟习惯了出门之前翻翻老黄历,今儿不宜出门,母妃让我多出去走走,不要因噎废食,我觉得母妃说的对,便在出门时,把解毒丸带在身上,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三太太关心的是,“你服的是那颗价值两万两的解毒药丸?”

    明妧摇头,“那么珍贵的药丸,明妧哪敢轻易服用,是之前,江湖郎中救我时,给了我三颗解毒丸,一般的毒可解,烈性霸道的毒解不了但保住一时三刻的命不成问题。”

    明妧不想提解毒丸的事,她道,“沐表姑娘中的毒解了?”

    这都好几天了,没见沐家把药膏送来,也没见拿钱来买解毒丸,难道是放弃沐嫣了?

    三太太笑道,“中的毒哪那么容易解,只是中了那毒,除了不能说话之外,倒也没有别的影响,不伤性命,表姑娘接连出事,沐家为了她那张脸花费不少,算给她点教训,过些日子再给她解毒。”

    明妧无语,这也太草率了吧,虽然那毒不伤性命,但毕竟是毒啊,要给沐嫣教训,大可以罚她跪佛堂,抄家规禁足,只要狠的下心,还怕管教不好沐嫣?

    明妧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为了沐嫣,可是连沐老夫人都来王府找老夫人说情了。

    大太太则笑道,“那解毒丸不知道能不能解表姑娘的毒?”

    明妧为难的看着楚墨尘,楚墨尘神情慵懒道,“大伯母是要世子妃把解毒丸送给沐嫣表妹吗?”

    大太太忙道,“大伯母是觉得如果世子妃的解毒丸能解表姑娘的毒,就不用浪费那么珍贵的药丸了。”

    楚墨尘淡淡点头,“还能省两万两。”

    丫鬟憋出内伤来,世子爷说话就是杀伤力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