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药钱
    ,精彩小说免费!

    大太太脸色僵硬,尴尬一笑,“沐家怎么会少世子妃的买药钱?”

    不可能才怪了,沐家不止会少,而且会逼着她主动不收好么,明妧拒绝道,“那药丸,我不能保证能解表姑娘的毒,治好了固然好,要是解不了,那就白白浪费了一颗药丸。”

    楚墨尘继续把话补齐,“那时候收沐家钱,沐家不痛快,不收钱,世子妃不痛快,沐家又不缺那两万两,大伯母别最后落了埋怨才好。”

    言外之意,最后他肯定会帮明妧,解毒丸没有效果,沐家也是要付钱的。

    到时候没准儿沐家会怪大太太多事,大太太笑了笑,端茶轻啜,再不管沐家的事。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手中佛珠拨弄着道,“虽然晋王府那幅画是赝品,但毕竟是太后赏赐的,又是给晋王的生辰礼物,你们折损了太后对晋王的一翻心血,理应进宫给太后赔礼。”

    明妧两眼望向天花板,老夫人一把年纪了,为什么就不好好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呢,非要管那么多,损毁画作一事,王爷和王妃肯定会过问,无需她管啊,还是说今儿送上门,晋王府没能啃了她这块肥肉,反倒晋王府被人给啃了,太后这会儿肯定在气头上,他们进宫赔礼,正好给太后做出气筒?

    太后和晋王弄死他们,王爷绝后,镇南王府的爵位就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就算弄不死,和太后斗,至少也脱掉几层皮,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他们没有那么傻啊。

    楚墨尘望着老夫人,若有所思道,“我和世子妃在回来的路上就在想这事了,还不知道怎么向太后赔罪好,老夫人和两位婶娘可有什么好主意?”

    明妧朝楚墨尘投去一记赞赏的眼神,就该怎么把皮球踢回来,别仗着是长辈,动动嘴皮吩咐一声就可以了,要么就别管,要么就一管到底。

    大太太忙笑道,“这我哪知道你们怎么才能让太后消气?”

    三太太则看着明妧道,“祸是世子妃闯的,该怎么赔礼,世子妃心里有数。”

    明妧摇头,“我没数……”

    三太太顿时嗓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你没数,那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明妧默默的往楚墨尘身后挪了挪,楚墨尘就道,“我和世子妃商议了半天,也只想到照着真迹临摹一幅假的送给太后赔罪,如果没有更好的赔罪办法,又催着我和世子妃进宫的话,太后动怒,我就说是王府上下一致的决定。”

    老夫人脸色一沉,“你这到底是进宫赔罪,还是想把太后活活气死?!”

    楚墨尘慵慵懒懒的,妖冶的凤眸是牲畜无害的笑容,瞥了明妧道,“把你的想法和老夫人说说。”

    刚夸她,就拖她下水!

    明妧狠狠的剜了楚墨尘一眼,然后才望着老夫人道,“明妧觉得这事当作没有发生最好,送真迹给太后,太后难堪,堂堂皇宫居然收了幅假画,太后还从宫里那么多奇珍异宝中挑了幅假画给晋王做礼物,颜面尽失,送临摹的画给太后,难堪的还是太后,既然这是一件怎么办都难堪的事,而太后又不好为一件赝品斥责我们,何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她都能想到的事,不信老夫人想不到,只听老夫人冷道,“你这是在藐视太后威严,没人要你围着那幅画赔罪。”

    楚墨尘讥讽一笑,“连皇上的威严都能蔑视了,何况区区太后?”

    老夫人脸色一变,三太太就道,“谁蔑视皇上威严了?”

    楚墨尘斜了三太太一眼,“还能有谁,不就是三叔吗,皇上让他去边关办正事,他可是顺带办回来一庶子,这么久了,我也没瞧见三叔进宫和皇上负荆请罪,世子妃不过是不小心撕毁了一幅赝品,也当众和晋王赔礼,甚至要把真迹赔给晋王,礼数周到,不进宫赔罪也是顾忌太后的颜面,却被说成蔑视太后威严,要不要我们进宫给太后赔礼的时候,顺带帮三叔向皇上认个错?”

    楚墨尘嗓音醇厚如酒,却是把老夫人气的脸一阵阵发青,他这是顺带帮忙认错吗?他是在威胁!在告状!

    三太太无话可说,楚墨尘提到陶姨娘和庶子,就是拿刀在捅她的心窝子。

    大太太则道,“这不一样,你三叔的事没人知道。”

    明妧无语,没人知道就能欲盖弥彰,粉饰太平吗,这样教育晚辈,也太跌长辈的份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小辈,做错了事只要遮掩的好,就能当作没有发生,遮掩不住,那就要受罚。

    这样三观不正的长辈,怎么可能受人敬重?

    而且,大太太碰到的是腹黑狡诈睚眦必报,什么都吃就是不肯吃亏的楚墨尘,这不是捉两只虱子放身上咬自己吗,明妧屏气凝神,就听楚墨尘好听的声音飘来,“大伯母的意思是在进宫帮三叔赔罪之前,要先把三叔在边关养庶子的事捅的人尽皆知?”

    咳!

    真的,明妧发誓,她已经极力忍了,但是没忍住,她真的不是故意笑的。

    不过,她现在是越来越欣赏楚墨尘了,老夫人刁难他们,存心让他们不好过,楚墨尘就抓着三老爷的把柄不松手,谁让他们不痛快,那大家都别想痛快了,对于没事就爱端长辈架子指手画脚的人,就应该蛮横相对,不然真当你好欺负。

    方才还只是老夫人脸色发青,转眼又多了大太太。

    琅嬛郡主看看明妧,又望望楚墨尘道,“老夫人和大伯母也是为了你们好,不希望你们惹怒太后。”

    为了他们好,还被他们气的嘴皮都哆嗦,这不是说他们不知好歹吗?

    明妧都糊涂了,琅嬛郡主让道士出面让大太太抄佛经祈福,现在又帮着大太太,她到底想做什么?

    楚墨尘懒得说话,明妧则道,“太后母仪天下,雍容华贵,怎么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和我们这些小辈过意不去呢,我相信太后不会责怪我们的。”

    看着明妧净白的脸上,一双剪水瞳眸如寒潭一般清澈,仿佛清晨被雾霭笼罩,让人分不清她是太天真还是口齿伶俐,宫里的人有几个好说话的,最不好说话的那个就是太后,可这话没人敢说,这不是在背后编排太后的不是吗,传到太后耳朵里,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挨个的劝了一通,明妧和楚墨尘的态度一点没变,老夫人摆手道,“退下吧。”

    明妧福了福身,推着楚墨尘告退。

    走到屏风处时,明妧回头,就触及到老夫人一双冰冷眸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