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贼心
    ,精彩小说免费!

    出了长晖院,明妧看了喜儿一眼,喜儿眼睛一眨,就领会了明妧传过来的意思,她和世子妃是越来越心有灵犀了,喜儿欢快道,“奴婢这就上街。”

    明妧扶额,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是让你去找暗卫,你不怕别人贼心不死,还要卖你?”

    喜儿,“……”

    她一高兴,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满脑子都是今儿得了十两银子的打赏,要上街买买买。

    明妧摇头无奈,推着楚墨尘往前,喜儿跟在身后,渐渐的,她清秀的脸上嘴角弧度越弯越大。

    她可以使唤赵烈啊,她要他帮忙,收她十两银子,世子妃吩咐的差事使唤他,看他敢不敢推辞!

    回了沉香轩后,喜儿就屁颠屁颠的去找赵烈,赵成帮忙还不行,就要使唤赵烈,这是这么公报私仇。

    事后,赵成拍着赵烈的肩膀,忍着笑道,“我看你是把世子妃身边最最最信任的丫鬟给得罪了。”

    当初在悬崖底下,世子妃和丫鬟救了他们世子爷,相依为命的情分,可不是一般丫鬟能比的,就是雪雁都要差一截。

    赵烈哭笑不得,他就是逗丫鬟玩的,谁想到这丫鬟这么爱记仇,不知道现在把十两银子还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一个时辰后,赵烈就办完了差事回来。

    如明妧所料,让大太太抄一千遍佛经祈福,抄完佛经才能给楚墨枫娶妻是琅嬛郡主的手笔,让东王世子七天后就迎娶北鼎侯府三姑娘过门,也是琅嬛郡主的安排,只是道士并不知道琅嬛郡主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是听吩咐办事。

    不过道士不止听琅嬛郡主的安排,喜儿吩咐他的事,他也办的很认真,而且喜儿让他办的事说的话,让琅嬛郡主对他将信将疑,觉得他是一个有本事的骗子,给了他一百两的赏钱,收获颇丰。

    明妧喝着茶,笑脸盈盈,“琅嬛郡主就没有针对我?”

    赵烈看了楚墨尘一眼,他眸底的小动作,明妧看在眼里,只听楚墨尘恼道,“你直说就是,看我做什么。”

    赵烈嘴角扯了下,琅嬛郡主是世子爷的二嫂,爷不是希望琅嬛郡主和世子妃能好好相处么,能不说还是不说的好。

    不过楚墨尘不阻拦,再加上喜儿在一旁用你居然偏向琅嬛郡主的眼神扫视他,赵烈硬着头皮道,“和大太太一样,琅嬛郡主让世子妃你也抄一千遍佛经,道士没敢照办,事后琅嬛郡主质问道士,道士说怕遭报应,钱好挣,也得有命花,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喜儿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胸口直起伏,居然想她家郡主抄佛经,她这么厉害,她怎么不上天啊,喜儿又气又懊悔,“我怎么就没想到让道士让她抄佛经呢!”

    明妧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这要不是道士是熟人,知根知底,不敢助纣为虐,她拿你大哥的亲事为难我,到时候一堆人施压,这一千遍佛经我是怎么也省不掉,我是哪里得罪她了吗?”

    明妧从不主动招惹别人,就是别人惹了她,无伤大雅,她是能让三分让三分,只有那些活腻味了自己找死的人,她下手才毫不留情,和琅嬛郡主,明妧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人无仇无怨,却处处针对她,难道还是因为那二十万两?

    她累死累活,死里逃生几回才挣二十万两,她琅嬛郡主什么都没做,就借着东风回东王府嫁人,王爷还给她八万两,她还想怎么样?!

    见明妧臭着张脸,楚墨尘劝她道,“要不了多久,她就回东王府嫁人了,没必要和她一般见识。”

    要不了多久,话说的轻松,她嫁给他冲喜也没多久,就出多少事了,一两个月都能翻天了,明妧冷哼一声,“这是最后一次,她再敢算计我,我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没人当明妧说的是句玩笑话,她有让人吃不了兜着走的本事。

    喜儿也在心底撂狠话,还有琅嬛郡主的丫鬟秋露,敢欺负她,她才不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她要让她当场噎死!

    想到她吩咐道士的话,喜儿摩拳擦掌,准备晚上去抓人。

    吃了晚饭后,喜儿在颈脖子和手背上涂上驱蚊药膏,就拉着青杏埋伏在假山里,等秋露出现,好将她一举拿获。

    只是从天刚刚擦黑,到华灯初上,再到花园里大半天都瞧不见一人影,喜儿等的不耐烦,难道她猜错了,那丫鬟不是秋露杀的?

    一等再等,青杏困的上下眼皮直打架,她道,“喜儿,你确定她会来吗?咱们还要等多久,我好困。”

    说着,青杏脑袋一歪,就靠在了喜儿肩膀上。

    喜儿推她,道,“你醒醒啊,你别睡,我一个人害怕。”

    青杏声音都黏糊了,“我扛不住了……”

    喜儿看看天色,虽然天色很晚了,但她还是不想放弃,就是夜深人静时,才敢出来祭拜啊。

    再等等……

    喜儿又等了两刻钟,这回,她自己都扛不住要睡觉了。

    突然,一声鸟叫声传来,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中的喜儿一个激灵袭来,就听到一熟悉的声音传来,“走吧,你要等的丫鬟睡下了,她不会来了。”

    是赵烈的声音!

    喜儿眼睛睁圆,朦胧月色下可见她脸上的震惊,“你怎么知道的?”

    赵烈回道,“我去她房间看过了。”

    “不要脸!”喜儿脱口三个字,快的她反应过来,话已经丢出去,收不回来了。

    世子爷也没少往世子妃闺房跑啊,她不是骂世子爷也不要脸么?

    未免赵烈逮她把柄,喜儿果断道,“我可没说世子爷不要脸。”

    赵烈:……

    他说什么了?他什么也没说啊。

    既然确保秋露不会来祭拜丫鬟,喜儿当然不会傻到继续等,把青杏叫醒,两人你扶着我,我扶着你,昏昏欲睡的仿佛喝醉了酒一般脚步深一步浅一步往沉香轩走。

    夜深人静,谁也不知道她们离开的同时,银杏苑内传来了一声凄厉惨叫。

    第二天,一大清早,明妧才刚醒过来,就得到琅嬛郡主带着丫鬟回东王府的消息,说是东王妃忙着准备东王世子和北鼎侯府三姑娘的喜宴,时间太紧,东王妃忙不过来,琅嬛郡主回府替母分忧。

    琅嬛郡主一番孝心,再加上镇南王府允许她回东王府再嫁,她住不住在镇南王府已经不重要了,她是去是留,也没人关心。

    可怜喜儿还想着抓秋露的把柄,结果秋露跟着琅嬛郡主回了东王府,喜儿的手再长,她也伸不进东王府啊,想到昨晚守株待兔到半夜,收获了好几个红包,喜儿就一脸不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