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对策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几天,王府很平静,可王府外就热闹了。

    晋王府办宴会,结果晋阳郡主和晋王世子妃一起**于顺平侯世子的消息根本就瞒不住,很快就传开了,而且是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顺平侯世子回府后,就被顺平侯摁在板凳上,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出气,当然,最后板子没打成。

    顺平侯世子厉害啊,两锅米饭都煮熟了,人家东王世子只是不小心被北鼎侯府三姑娘给扑倒,都急着把人姑娘娶进门,晋阳郡主都是他们儿子的人了。

    这亲事当然要尽快办,不然回头晋阳郡主还没出阁就怀了身孕,晋王府和皇家脸面往哪里放?

    这时候把顺平侯世子揍的趴床上起不来,回头怎么迎亲,让人代娶成何体统?

    顺平侯夫人把板子夺过去,扔给了丫鬟,再扶着顺平侯进屋,温声软语一通好劝。

    其实这事,顺平侯夫人是最高兴的,这要不是出了意外,以顺平侯府的门第怎么可能娶的到晋阳郡主呢,那可是太后的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主,他们儿子娶了晋阳郡主,就等于娶回来一个锦绣前程,就是顺平侯府摇身一变,将来再进一步封国公府也大有可能。

    顺平侯夫人也知道顺平侯是做样子给晋王府和太后看的,其实完全没必要,好死不如赖活着,就不信晋阳郡主舍得死,一天是她儿子的人,一辈子就都是她儿子的人!

    顺平侯望着顺平侯夫人道,“那晋王世子妃呢,你打算怎么办?!”

    顺平侯夫人是晋王世子妃的姨母,从小疼到大的,要不是颜色生的太好,入了晋王世子的眼,不然早就是她儿媳妇了。

    都是她儿子的人,理应都娶回来,但晋阳郡主嫁给顺平侯世子已经够委屈了,再同一天进门一个……还不知道该给什么身份合适的,这是把人家郡主往死里头委屈。

    顺平侯夫人也是一脸为难,她儿子的桃花要么不开,要么开的灿烂的叫人一个头两个大。

    毕竟左相夫人是她亲姐姐,顺平侯夫人去左相府找左相夫人商议对策。

    晋王世子妃就在左相府,虽然左相府少爷要带她回府,晋王妃不同意,但最后由左相夫人出面,这件事摆平了,左相夫人说她女儿不会嫁给顺平侯世子,出了这样的事,她也没脸再待在晋王府,她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只希望能时时看女儿一眼就足够。

    左相府打算修家庙,晋王世子妃就在府里代发修行。

    左相夫人通情达理,她不求别的,只求给她女儿一条活路,在镇南王府允许琅嬛郡主再嫁,还额外补偿了八万两的前提下,左相府只要求把女儿接回去代发修行,这已经是最低的要求了,敬酒不吃,那等着的就是吃罚酒,毕竟女儿和儿媳妇在晋王府,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人算计,晋王府理亏在前,若是不答应,左相夫人估计要来硬的了。

    只要不嫁给顺平侯世子,给她女儿添堵,带回左相府也无不可,就这样,晋王妃同意了。

    晋阳郡主嫁给顺平侯世子,晋王世子妃常伴青灯古佛,消息一传开,多少人骂顺平侯世子不是人,居然一次采两朵娇滴滴的鲜花,让他们这些连鲜花面都瞧不见的人活活妒忌死。

    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明妧耳朵里,喜儿一脸古怪,再一次觉得脑袋瓜不够用。

    晋王世子妃不是早和顺平侯世子勾搭成奸了吗,摆在眼跟前的机会可以和顺平侯世子长相厮守,居然就这样放弃了,这不合常理啊。

    明妧也在琢磨这事,因为她的不配合,让晋王世子妃的算计起了变化,却也不至于落到出家的地步,还是晋王世子妃怕晋王府会弄死她,不敢和晋阳郡主争,所以退而求其次?

    带着所有的嫁妆回左相府,一辈子不嫁人也吃喝不愁,隔三差五还能和表哥来个幽会,日子肯定比在晋王府好过。

    但晋阳郡主什么性子,顺平侯世子将来想去左相府私会她绝对没那么容易,晋王世子妃也没那么简单,更不是个会轻言放弃的人,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将来还有热闹瞧。

    晋阳郡主下嫁的日子很快就定下了,就在东王世子迎娶北鼎侯府三姑娘之后两天。

    这件事成为京都街头巷尾,茶楼酒肆的谈资,晋王爷气的几天都没上朝,而明妧最关心的还是她的铺子。

    她挑中的那两间铺子,由赵风出面去买,因为赵风时常跟着楚墨尘出府,不少人认得他,特意戴了面具,但两间铺子一间也不卖。

    赵风极力说服,价格远超过铺子本身的价值,多花一万六千两,也只说服其中一家把铺子卖给他,另外一家更干脆,压根就不和赵风商谈,说铺子是祖传的,多少钱也不会卖。

    赵风惨败而回,这些铺子背后的利益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赵风打算听听明妧和楚墨尘的意思再看接下来怎么办。

    明妧一听人家是祖传的,就打消了买人家铺子的念头,道,“换两家差不多的试试,只要在闹街就成。”

    赵风奔波了几天,要么两间铺子都不卖,要么就卖一家,对赵风来说,从跟了楚墨尘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事过,在京都,遍地权贵的地方,亮出镇南王府的身份,才好办事啊。

    哪怕乘坐镇南王府的马车去办事,让人知道他背后的靠山是镇南王府,这铺子估计早都买下来了,偏偏明妧固执的很,不许赵风打着镇南王府的旗号。

    碰了几回壁后,明妧还不改主意,楚墨尘瞅着她道,“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为离开镇南王府做准备?”

    明妧白了他一眼,“就是不开铺子,离开镇南王府,我也不愁吃喝。”

    一句话,把楚墨尘噎的半晌不知道怎么接话。

    而明妧开铺子的热情在买铺子时接连碰壁,热情消了一半,她道,“换条街试试,慢慢来。”

    赵风领命。

    外面,周妈妈打了珠帘进来,一般没有要紧事,周妈妈不进屋,有喜儿和雪雁伺候明妧,周妈妈放心,而明妧把沉香轩上下事务都交给她打点,她也忙的很。

    见周妈妈进来,喜儿眨眼问道,“我是又忘了什么事没提醒世子妃吗?”

    周妈妈赏她两记瞪眼,“倒还有点自知之明。”

    喜儿,“……”

    她就是随口一说啊,难道她还真忘记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