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咋呼
    ,精彩小说免费!

    周妈妈望着明妧道,“过不了多久苏大姑娘可就要嫁给工部尚书府钟大少爷,世子妃得准备添妆了。”

    喜儿一拍脑门,道,“奴婢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周妈妈抬手再拍一下,“一整天就知道咋咋呼呼的,正经事没几件放在心上。”

    喜儿吐了吐舌头,这次她是真忘了,理亏,她望着明妧道,“世子妃要送表姑娘针线做添妆吗?”

    明妧恨不得补她一脑蹦才好,这是要她丢脸丢到姥姥家呢,她那针线活,拿的出手吗?

    不过苏蔓出嫁,这添妆她还真不知道送她些什么好,苏家疼她,当初她出嫁,送了不少好东西给她,再加上苏蔓这么急的出嫁,全拜她出的馊主意所赐……

    手托着腮,明妧琢磨送些什么给苏蔓好,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最后脑袋灵光一闪,有了好主意。

    不但苏蔓,就连将来送给苏梨她们的添妆,她都一并想好了。

    起身,明妧去了书房,这一忙,就忙到了天擦黑,知道海棠禀告她晚饭准备妥了,她才放下手中狼毫笔起身。

    这边明妧出书房,走在回廊上,那边楚墨尘推了轮椅走过来,秀美俊逸的容颜,夕阳打在他身上净白如瓷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漾出一层淡淡的光晕,美的人神共愤,明妧一时间看愣了神。

    明妧的反应,似乎取悦了楚墨尘,只见他浅浅一笑,唇瓣一抹淡笑流泻,如同雪莲绽放,云雾散开,美丽的凤眼里全是流泄的碎碎灼光,如浩瀚星光里最明亮的一颗星辰,明妧心漏跳了几拍,不着痕迹的把眸光挪开。

    嗯,明妧自认为自己是不着痕迹,实则她眸底的潋滟,楚墨尘一览无余,还有她那莹润淡粉色的耳垂也出卖了她。

    楚墨尘推着轮椅上前,问道,“娘子在看什么呢?”

    明妧一直在想她方才震撼于他的美色,不知道他发现没有,乍一听楚墨尘问话,她随口道,“看月亮……”

    喜儿眼珠子倏然睁圆,天上那不是落日吗?

    明妧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撇头就看到楚墨尘似笑非笑的脸,她强忍着发烫的脸,镇定道,“什么时候爬上来。”

    楚墨尘轻咳一声,醇厚的声音绵长道,“娘子这口气喘的有点长啊。”

    明妧妙目一瞪,三分羞七分恼,她喘气长点,碍着他呼吸了吗,方才还觉得他那张脸养眼,这会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这厮脾气太差,白瞎了这副好容貌。

    不想搭理他,明妧迈步往前,楚墨尘歪在轮椅上道,“为夫怎么觉得娘子在嫉妒为夫的容貌?”

    明妧脚步蓦然一滞。

    嫉妒?

    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么,不过,就算他看出来了,她也不会承认的,明妧转身回眸一笑,“容貌能当饭吃吗?”

    她清澈灵动的眸子流光溢彩,如上好的琉璃,楚墨尘笑道,“这么简单的问题,让丫鬟回答你。”

    喜儿站在一旁,她四下看了看,确定只有她跟在一旁,再加上楚墨尘瞥眼过来,喜儿就望着明妧道,“容貌当然能当饭吃,像世子爷这么好的容貌,上街找小摊贩要包子,就是没钱,小摊贩也会给的,长的丑,小摊贩理都不理。”

    楚墨尘脸黑了黑,这举的什么例子,可是是他让丫鬟回答的,答的不好,他也得忍着。

    明妧则瞪了喜儿道,“你见过?”

    喜儿点头,“见过啊,不止奴婢见过,世子妃你也见过,不过你不记得了,就在城西,那时候……”

    明妧,“……”

    喜儿巴拉巴拉倒豆子,明妧心累,这丫鬟有没有点她贴身丫鬟的觉悟,净帮着楚墨尘拆她的台,见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明妧打断她道,“世人都是先敬罗裳后敬人,他生的再好看,穿的衣衫褴褛,看人家可会给他包子啃。”

    喜儿想了想,认真道,“那么可怜,应该会施舍两包子吧?”

    明妧,卒。

    那边周妈妈拿着账册过来,正好听到喜儿和明妧说的话,见明妧扶着额头进屋,楚墨尘一脸黑线,周妈妈过来,揪着喜儿的耳朵下去调教,没见过这么蠢的丫鬟,一下子得罪两个主子。

    喜儿一路疼的哇哇直叫,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容貌真的能当饭吃啊,宫里头选妃,还会挑好看的大家闺秀,五官不正的,怕污了皇上的眼,都不许做官。

    周妈妈罚喜儿晚上只许吃两个包子。

    屋内,明妧和楚墨尘净手后,就坐下吃饭,两人细嚼慢咽,谁也没说话,屋外大树上藏着的赵风和赵烈不淡定了,以往世子爷和世子妃吃饭都会说话,这都半天了,一句也没听见,不会又闹掰了吧?

    世子爷吃不好饭,世子妃待会儿忙自己的事,只能他们在一旁伺候,世子妃对待他们的态度很温和,远不像和世子爷似的抬扛,以至于世子爷看他们都不大顺眼,万一拿他们当出气筒……

    这不是他们想太多,这是件极可能发生的事。

    越想,赵风就越觉得眼皮乱跳,他纵身一跃,从树上跳下,他走到窗户处,轻敲了两下。

    “进来。”

    得了准许,赵风这才打开窗户,跃身进屋。

    明妧头也未回,继续吃菜,赵风上前,道,“有件事,属下忘记禀告了。”

    楚墨尘看着他,道,“什么事?”

    赵风忙回道,“白天,属下为买铺子,请客吃饭,无意间看到沈二少爷和恒王在把酒言欢。”

    楚墨尘眉头狠狠的皱了下,望向赵风,这事白天他在练习走路的时候,不是禀告过了吗?

    赵风回了一记眼神:爷,您知道这事,但世子妃还不知道啊。

    果不其然,明妧眉头一皱,之前沈大少爷送给她一开玉佩,但有所求,一定会竭尽全力相助,恒王和卫明柔知道后,是想方设法的要那块玉佩,现在恒王又和沈二少爷把酒言欢,明妧望向楚墨尘道,“沈家这是要帮恒王了?”

    难得,明妧主动和他说话,楚墨尘朝赵风投去一记赞赏的眼神,赵风功成身退,跳出窗外后,还顺带把窗户关上。

    楚墨尘思岑了片刻道,“我倒觉得这有可能只是沈二少爷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