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代价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和楚墨尘的看法相同,沈二少爷和沈大少爷年纪相仿,绝非一母同胞,在定北侯府,为了爵位,作为亲弟弟的二老爷都要和晋王联手杀定北侯,何况不是亲兄弟?

    还有之前,沈大少爷被人刺杀,要不是碰巧躲在了她的马车上,只怕小命早就没了。

    恒王有雄心抱负,而且心胸狭隘,一旦他登上帝位,肯定会想办法除掉镇南王府,只怕连苏家和定北侯府都难幸免,沈家要做什么她管不着,但沈大少爷人不错,回头遇到了,得提醒他小心点,别让沈家被人利用了,将来被人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听到屋子里传来的说话声,赵烈对赵风佩服的五体投地。

    转眼,就到东王世子迎娶北鼎侯府姜三姑娘的日子。

    这一天,天气晴好,阳光灿烂。

    和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后,明妧就溜达着去长晖院请安,和往常不同的是,王妃也在,一般时候,王妃是不来长晖院的。

    今儿是东王府世子娶亲的日子,镇南王府和东王府是亲家,东王府办喜事,王爷、王妃肯定要去,大太太和三太太也会去。

    一般只要王爷王妃去就够了,但镇南王府和旁人家府邸不同,因为以前是镇国公府,而镇国公是大老爷,掌中馈的是大太太,人情往来这些事由大太太负责,管了好些年,前两年王妃才接手,以前大老爷是镇国公,手里又有兵权,满朝文武争相巴结,那些年,大太太收礼收到手软。

    那些东西都入了长房,王妃接手后,还礼是从公中拿,代表的是王爷和王妃,和长房关系就不大了,但对王爷和王妃来说,需要他们送贺礼的人家并不多,不能因为当初大太太收了人家的礼,王妃就得去回礼,有些四品官家办喜事,王妃都差人送贺礼去,王妃没有那么清闲。

    王妃觉得没有必要,大太太觉得一定要送,而且得从公中送,当初王妃初掌中馈,没少和大太太发生矛盾,好在还有见不得长房捞足了好处,却要公中吃亏的三房,毕竟公中送多少出去,都有三房的一小半。

    后来达成协议,如果公中不送的,长房觉得要送,那就长房单独送,大太太无话可说。

    大太太怕别人误会是王府送的,只是王爷和王妃没时间,所以让他们来,大太太不甘心长房送出去的礼,最后还的礼归公中,所以在送贺礼的时候,会委婉的提一声,让人知道是长房和他们交好,与镇南王府无关。

    可长房爵位早就被夺,而且就算没有被夺,也远没有王爷如今的权势,深受皇上信任,他们巴巴的送贺礼来,只送给长房,万一惹得王爷王妃不快,不是得不偿失吗?

    再然后,大家送礼就送三份来,给王爷和王妃的是最重的,长房和三房差不多。

    本来没有三房什么事,但送了王府和长房,唯独三房不送,要知道如今的镇南王府老夫人可是三老爷的亲娘啊,亲生儿子被人不待见,还想来和镇南王府交好,这是不拿她老夫人当回事啊。

    索性也不差那么一点了,就都一起送了。

    礼尚往来,送了人家的礼,就得回礼,而且长房和三房有所图谋,少不得要和满朝文武打好关系,这送礼是必不可少的,就这样,王府除了没有分家之外,人情往来某种程度上算是互不干扰的。

    一般情况,如果大太太和三太太都去的话,王妃就不去了,让管事的送份贺礼去,以镇南王府的权势地位,也没人敢有微词,只是东王府是亲家,就当是看在琅嬛郡主的面子,王妃也得跑一趟。

    看到明妧进来,老夫人神情淡淡,三太太则道,“王妃不打算带世子妃去东王府参加喜宴?”

    为什么这么喜欢拾掇她出门呢,明妧没说话,王妃淡声道,“明妧要留下照顾尘儿。”

    上回晋王府出事,王妃还庆幸明妧毫发无损,事后才知道明妧也和晋阳郡主一样中了媚药,要不是及时服下解毒丸,就和晋阳郡主一个下场,当时王妃就后悔了,以后除非明妧主动,否则她不会要求明妧出王府一步。

    三太太笑了笑,道,“说世子妃福泽深厚,果真一点不假,当初花灯会上,要不是世子妃出手相救,姜三姑娘估计连命都没了,遑论嫁给东王世子。”

    大太太阴阳怪气道,“要不是福泽深厚,王爷也不会花二十万两娶回来给尘儿冲喜,不是十拿九稳,我想王爷也不会花这么大代价。”

    明妧看向大太太,只见她一脸抑郁,看见她仿佛气不打一处来,她没惹到她吧?

    明妧是没有招惹大太太,但是大太太气啊,姜大姑娘之死并非她所愿,可是楚墨枫至今没有娶妻,想要定亲,还得她抄一千遍佛经,这些天,大太太抄佛经到半夜,抄的手都抽筋,也才抄好四百篇,越抄越不耐烦,还得恭恭敬敬的,心诚则灵,心不诚,就是抄一万遍也是枉然。

    儿子定了三回亲,都没有遇到一个命好的姑娘,楚墨尘断了腿都能碰到,而且道士说邪祟看到明妧都怕,想到这事,大太太道,“道士说邪祟看到世子妃都怕,世子妃没事多去花园转转,权当驱邪了。”

    明妧囧了,道,“道士道法高深,不是已经在花园驱邪了吗,花园还闹鬼?”

    大太太哑然,半晌不知道怎么接话,因为抓不了鬼,那道士就是半桶水乱晃,他的话不足为信,那说明妧能驱邪的话自然也不能信了,如果道士有真本事,那就更不需要劳明妧大驾。

    三太太捂嘴笑道,“世子妃能言善辩,舌灿莲花,我和你加起来都说不过她。”

    外面,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丫鬟跑进来,道,“三太太,小少爷病了。”

    三太太脸上的笑容一僵,寸寸皲裂,那边老夫人眼神一冷,道,“灏哥儿怎么了?”

    小丫鬟忙上前两步,禀告老夫人道,“小少爷昨儿贪嘴吃了半碗冰镇莲子羹,晚上就有些食欲不振,夜里开始身子发热,这会儿开始说胡话了,只喊着要娘,奴婢不敢耽搁,就来找太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