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生病
    ,精彩小说免费!

    丫鬟知道,小少爷嘴里喊的娘是指陶姨娘,在进府之前,他就是这么称呼陶姨娘的,只是府外头可以随意,进了府,却是不能这么没规矩,三太太也不会允许,硬是逼着小少爷改了口。

    这一病,当然是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喊,丫鬟心知是怎么回事,却也只能当做不知道,否则惹怒三太太,回头还能有好日子过?再者陶姨娘被罚在佛堂替三太太诵经祈福,没有老夫人准许,陶姨娘也没法从佛堂出来。

    见老太太脸色越来越冷,三太太忙呵斥丫鬟道,“灏哥儿病了,为什么不禀告我?!”

    小丫鬟有些委屈,她怎么没有禀告,只是天色太晚,丫鬟不敢打扰三太太,只说让她们小心照顾着,明儿天一亮就请大夫,她和另外一丫鬟衣不解带的伺候了一晚上,小少爷非但没好转,还越来越严重,一等再等,也没有大夫来。

    她们也知道三太太不待见小少爷,另外一丫鬟就偷偷溜去佛堂,是陶姨娘让她等三太太来给老夫人请安,再来长晖院当着老夫人的面禀告三太太。

    三太太嘴一张,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老夫人眸光扫过来,道,“还不赶紧请太医!”

    这话是冲着三太太喊的,但是三太太不为所动,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丫鬟念夏福身道,“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念夏前脚走,后脚三太太就起了身,虽然她不喜欢那庶子,但身为嫡母,人家喊她一声娘,又是老夫人的心尖儿,她没必要为了一个庶子惹老夫人不快。

    只是老夫人不大放心,三太太走后,老夫人使唤钱妈妈去南院盯着点。

    原本计划的是三太太她们都去东王府道贺,小坐了一刻钟,王妃就和大太太起身去东王府。

    明妧回了沉香轩,一头扎进书房,把昨晚没有完成的图纸画完,然后交给暗卫。

    窗外,天空一碧如洗,连一朵云彩都找不到,只有偶尔掠过的飞鸟点缀。

    门吱嘎一声推开,喜儿端了茶进来,道,“世子妃,小少爷怕是要夭折了。”

    喜儿的声音有些惆怅,毕竟那么一条生命,他还那么小。

    明妧听得一怔,回头道,“病的这么严重?”

    喜儿点头如捣药,“来了两位太医,都没法给小少爷降温,说是再烧下去,就是不死也会傻掉,老夫人都在小少爷床前守了半个时辰,陶姨娘也从佛堂出来了。”

    两位太医都没法给小少爷降温,那是真危险了,明妧抬脚往外走,喜儿端着托盘跟着转身,道,“世子妃,你要去救小少爷?”

    喜儿相信这世上没有她家世子妃治不好的病人,就是这么盲目自信。

    只是救人就要暴露她会医术的事啊,陶姨娘不是好人,老夫人和三太太也不是,为了他们暴露,喜儿觉得不划算,偏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先去看看,”明妧丢下四个字。

    喜儿跟着出了门,随手把手里的托盘递给了海棠。

    这边明妧刚下台阶,那边一丫鬟跑进来,道,“世子妃,老夫人让你去明月苑。”

    明月苑,正是陶姨娘和小少爷的住处。

    明妧正打算去明月苑,但那是出自她自愿,老夫人让她去,明妧就捉摸不透了,将心中疑惑压下,明妧迈步朝明月苑走去。

    一般姨娘住的院落小,而且伺候的下人也不多,但这会儿明月苑里站着的丫鬟婆子可不少。

    明妧迈步进屋,就听到陶姨娘的哭声传来,“老夫人,你可要想办法救救宝儿啊。”

    紧接着就是三太太不耐烦声,“还没有哪家庶子瞧病一连请三位太医,甚至连赵院正都请来的,你还想怎么样呢?!”

    明妧猜测是不是赵院正束手无策,向老夫人提议请她来的。

    明妧迈步进屋,丫鬟瞧见她,提醒老夫人道,“老夫人,世子妃来了。”

    明妧眼睛轻眨,修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老夫人回身望着她,三太太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笑,道,“道士说你福泽深厚,老夫人让你来,是想让小少爷沾沾你的福气,福到病除,你往床边站点。”

    明妧瞬间凌乱,敢情请她来就是让她做木头桩子的?

    明妧往床榻望去,就看到赵院正抽搐的嘴角,这已经不是杀鸡用牛刀形容的,这是切豆腐用牛刀!

    明妧抽搐着嘴角站到床边,背脊挺直,赵院正哭笑不得,世子妃,你要不要这么听话?

    赵院正帮小少爷把脉,然后开药方,让丫鬟抓药,他则帮小少爷降温。

    明妧在一旁看的心急,恨不得把赵院正拉开自己上,她道,“用酒吧。”

    赵院正望着明妧,道,“酒?”

    明妧点头,睁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话,“在江湖郎中那里,我见过高烧不退的患者,江湖郎中用帕子沾酒擦拭病人的额头和胳膊,有助于降温。”

    赵院正赶紧吩咐道,“快拿酒来。”

    院子里没有酒,丫鬟赶紧去厨房拿了一坛子酒来,咕噜噜倒在铜盆里,霎时间,酒香扑鼻。

    赵院正拿帕子沾酒,小心帮小少爷擦拭额头,然后问道,“然后呢?”

    明妧就道,“再施针。”

    赵院正拿出银针,帮小少爷施针,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明妧肯定会提醒他,到第四根针扎下去的时候,明妧抬手一指道,“在三商穴这里,放三滴血。”

    老夫人脸色一阴,“不同的病人,怎么能用同样的方子医治,你不要干扰赵院正医治灏哥儿。”

    只是人是她让丫鬟请来的,老夫人不好轰她,否则早让明妧回去了。

    明妧不说花,只见赵院正照做,很快小少爷泛着异红的大拇指就被扎破,鲜血冒出来,疼的小少爷哇的一声哭起来。

    明妧看了老夫人一眼,云淡风轻的一瞥,却是把老夫人气的心口一堵,没办法,赵院正虽然没说话,却是用行动认同明妧。

    在治病方面,她哪有赵院正懂的多。

    三太太看着明妧,似笑非笑道,“看来世子妃跟江湖郎中学了不少,这要多学个一年半载,咱们镇南王府怕是要多一个医术高超的大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