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羞愧
    ,精彩小说免费!

    赵院正羞愧,想他学医的时间都比世子妃的年纪大,医术却远不及世子妃,他甚至怀疑世子妃学医是不是真的只花了一年半载,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位江湖郎中,再救世子妃的时候,将一身绝世医术一并传给了她。

    明妧听得出来三太太话里的讥讽之意,她脸不红气不喘道,“明妧会专心研读医书,争取能早日治病救人。”

    三太太嗤笑一声,真是说她胖,她还喘上了,“医死人容易,医活人可没那么简单。”

    明妧不再说话,安安静静的看着赵院正帮小少爷擦拭身子,其实以他院正的身份,宫里不够等级的后妃都不够资格让他诊脉,这也就是镇南王府,让他给一个庶子看病,还请了三位太医来。

    小半个时辰后,赵院正欣喜道,“小少爷开始退烧了。”

    老夫人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下,开始退烧了就好,她都不敢想象要是真烧成傻子会怎么样。

    明妧站的双腿发酸,也没人给她端个凳子,她道,“我可以回去了吧。”

    老夫人淡淡道,“等灏哥儿退烧了,你再回去。”

    明妧无语,留下赵院正还不够,还要她陪着,这都快吃午饭的时辰了好么,知道的这是三老爷的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老夫人的眼珠子呢,这稀罕的过了份了。

    不过明妧没反驳,因为要不了一会儿楚墨尘就会让丫鬟来传她回去吃饭,那时候,老夫人没理由留下她。

    一刻钟后,果然海棠就来传她回去。

    出了明月苑,喜儿古怪道,“还没有谁像老夫人这般疼庶孙的,那小少爷会不会像戏文里写的,不是三老爷的儿子,而是皇上或者哪位王爷的儿子,寄养在王府的?”

    明妧失笑,“要真这样,三太太还生气做什么?”

    “……说的也是。”

    三太太的怒气就挂在脸上,丝毫不加遮掩,不是三老爷的儿子,她犯不着。

    明妧以为回了沉香轩,小少爷也开始退烧,就没她什么事了,谁想她陪楚墨尘吃完了午饭,打算小憩一会儿,老夫人又差人叫她去。

    喜儿当时就想骂人了,老夫人也太过分了!她疼小少爷就算了,左右不妨碍别人什么事,可她为什么要逼着世子妃围着小少爷打转,赶明儿府里来个少爷病了,是不是都要世子妃去他床前一站大半天?!

    不止是喜儿,就是明妧也怒火中烧,在屋子里不许她妨碍赵院正治病,又还要她去,还真拿她当木头桩子使唤了,使唤牛马,还得喂草呢。

    “世子妃,咱们别去!”喜儿气咻咻道。

    雪雁则道,“还是去吧,小孩子发热容易反复,万一世子妃不去,小少爷出了什么事,老夫人肯定会怪世子妃的。”

    喜儿性子冲动,雪雁谨慎小心,但出发点都是为了她好,明妧知道,但她可不是任谁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不去落人话柄,就这么去了,她心头不痛快,明妧眼珠子一转,道,“去告诉老夫人,就说世子爷说,使唤我做木头桩子,一个时辰一千两,少一两都不行。”

    喜儿连连点头,屁颠屁颠的就往明月苑跑。

    屋外,楚墨尘推了轮椅进来,妖魅凤眸笑意流泻道,“拿我做挡箭牌就算了,你这时间也太不值钱了吧?”

    明妧手撑着下颚,望着楚墨尘道,“你断腿回府,老夫人有守在你床榻前寸步不离过吗?”

    楚墨尘怔了下,道,“来看过我一回,待了大半盏茶的功夫。”

    明妧点头,和她猜测的差不多,望着楚墨尘,明妧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你好歹是父王唯一的儿子,又伤的那么重,老夫人只看了你一回,待了小会儿,可三老爷的庶子,老夫人却急的不行,好像那是她唯一的孙儿,一旦有什么万一,三老爷就会绝后一般。”

    这是老夫人给明妧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害怕失去孙儿,可她明明有孙子啊,楚墨洐都二十了,要是楚墨洐不洁身自好,老夫人早抱重孙儿了。

    楚墨尘也觉得奇怪,他道,“这事的确透着古怪,好像陶姨娘给老夫人灌了**汤一般。”

    明妧深以为然。

    楚墨尘问道,“这世上有**汤吗?”

    “……大概有吧?”

    “你能配?”楚墨尘问道。

    明妧两眼一翻,“我要能配,你不早对我言听计从了?”

    楚墨尘则扭眉道,“我说怎么对你言听计从,原来给我灌了**汤。”

    明妧脸一哏,他什么时候对她言听计从了?

    明妧打算狠狠的瞪楚墨尘一眼,就在瞪眼送出去的时候,明妧眸光一转,咧嘴一笑,道,“是吗,相公这么听话,那你去墙上趴半个时辰。”

    楚墨尘,“……”

    屋外,赵风和赵烈笑的差点从树上摔下来,身子直抖,不知道抖落多少落叶。

    自己说的话,不能当场打脸,楚墨尘望着明妧道,“有劳娘子扶我过去。”

    明妧瞅着他,“你不是能走几步了吗?”

    楚墨尘摇头,“还不能走。”

    明妧呲牙,拜托,你的小断腿还是姑奶奶我帮你治的呢,练习走路这么多天了,几步都不能走可能吗,但楚墨尘说走不了,明妧也不能逼他走,腿长他身上,她又使唤不了,没法取证。

    只是见他一脸你不扶我过去,那不能怪我不听你话,明妧的小暴脾气,还真和他杠上了,就扶你过去,我看你趴不趴半个时辰!

    明妧起身,笑脸盈盈道,“我这就扶你过去。”

    楚墨尘眼珠子睁圆,不是吧,这么狠。

    明妧要扶他,这时候退缩没面子啊,在明妧的半扶半拽的帮助下,楚墨尘还真站了起来。

    明妧扶着他往墙边走,每走一步,肩膀就沉三分,几步之后,楚墨尘半边身子都压在明妧身上了,看的雪雁脑门上全是黑线,她要怀疑世子爷和世子妃是不是脑子有病了,她想起世子妃说的一句话,用在这里很合适:有病就吃药,一瓶不够吃两瓶。

    明妧扶不动,打算叫雪雁帮忙,结果楚墨尘回头扫了一眼,雪雁果断转身走了,喜儿说的对,世子爷和世子妃同处一室的时候,她们做丫鬟的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好随时脚底抹油闪人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